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被妻子謀害的男人 第 4 頁


但是,什麼地方不對呢?——倉田醫師獨自思索着。翻到「星圖」頁不是偶然的。絶不是一時高興才翻到此頁,或者是風將書吹到此頁。當然翻到此頁是具有其必然性的。藤井都久雄翻開那頁時,
作者:[日]松本清張 / 頁數:(4 / 5)

但是,什麼地方不對呢?——倉田醫師獨自思索着。時尚書屋

翻到「星圖」頁不是偶然的。絶不是一時高興才翻到此頁,或者是風將書吹到此頁。當然翻到此頁是具有其必然性的。時尚書屋
藤井都久雄翻開那頁時,一定是看見了什麼而立即死去的。當然見到的和死亡也許沒有必然聯繫。不過,一定有什麼說道。時尚書屋
倉田醫師覺得再往下深追,自己是無法勝任的了。時尚書屋

矢島警部補眨着細長的眼睛,聽完了倉田醫師的說明,不太感興趣地說:「確實很有意思啊!記得當時桌上有本百科辭典翻到『星圖』頁。怎麼處理的呢?」矢島警部補悠閒自得地坐在那裡,反倒對促使藤井都久雄進京求學的頑童們的搗蛋極感興趣。時尚書屋
「我也是鄉下人,所以,兒時也喜歡那樣嚇唬老師。」矢島接着又說:「當時藤井都久雄的死任何人都認為是正常死亡,現在更不想追究。但對於您的高見,我們一定參考。」
倉田醫師就這樣被委婉地驅逐出來了。時尚書屋
是自己說的過于離奇古怪了嗎?還是由於正常死亡,無須重新談起呢?倉田醫師對矢島警部補的敷衍態度頗感失望。時尚書屋
但是,倉田醫師對警部補講了長期壓在心頭的藤井都久雄死亡一事的疑惑之處後,卻象把憋在肚子裡的東西吐之一空似的,這樣就可以乾淨、徹底地忘掉他。把心收回到繁忙的醫療世界之中了。時尚書屋
時間流逝,一個月又過去了。醫師往診轉了一圈剛回到家,就接到矢島警部補的電話。警部補的聲音在電話裡也是平淡無味的。時尚書屋
「啊,近來身體好吧!藉此機會向您表示感謝。承蒙您的協助,罪犯抓住了。」
倉田醫師大吃一驚:「什麼?犯人?是他殺嗎?」
「是啊,藤井都久雄確實是被人謀害而死的,我想和您談談。您若不忙的話,請到署裡來一趟。」
「正好有空,請您等一下我馬上就到。」
倉田醫師駕駛着汽車向警察署方向駛去。在途中他沉思着:如果說有罪犯,那麼藤井都久雄就是被害死的了。但是他的死亡確實是正常死亡,絶不會是他殺。時尚書屋
當然,若說僅僅是正常死亡,那麼還實在是想不通。雖然說不清道理,但自己總有一種疑惑不解的感覺。如果是他殺案件並且抓住了兇手,那麼又如何解釋實際上的正常死亡呢?醫師在反覆琢磨尋思着。時尚書屋

「您好!」矢島警部補以溫和的態度忘過來迎接醫師,細長的眼睛越發細了。時尚書屋
「請裏邊坐。」說著,讓他到一個窄小的房間。那裡好象是他個人的辦公室。時尚書屋
「罪犯抓住了。」警部補看著醫師的臉,平淡地重複着電話中說過的話。時尚書屋
「真有罪犯了?」倉田醫師也重複電話中的話,「那麼,藤井都久雄的死亡是謀殺?」
「是的。」
「但是,他確實是正常死亡,不是他殺。這已經過三個醫生的診斷的啊!」
「他殺,這個觀念……」警部補懶洋洋地說,「只侷限在橫死屍體上恐怕是錯誤的吧!由其它行為導致自然死亡,那更是高明的他殺。其行為本身難道不構成犯罪嗎?」
「還是不太明白。」
「不,這還要感謝您。實際上是由於您的話,才使我得到了啟示。」
警部補開始了談話,沒有立即接觸案犯的情況,而是有氣無力,細聲細語地說道:「藤井的死亡確實是心肌梗塞。但是說起誘因,當時的情況是由於三天的絶食鬥爭疲勞過度,並且正是7月末盛夏之時。就是健康的人也累垮了,何況心臟不太好的人呢。」
「嗯,是這樣。不過,其中有什麼行動呢?」
“舉行絶食鬥爭以前的過程中,沒有對藤井先生的特定行為進行調查。那以前純屬學校的騷亂,只是在參加絶食後,有人利用了這個事件。我的調查工作雖然晚了一些,但一經調查,就明白了當時並非必須立即舉行絶食鬥爭的形勢,並且根本沒有這種必要。所以,一舉行絶食鬥爭,局內人和局外人都批評那是過火的舉動。時尚書屋
有人把騷亂硬搞成絶食鬥爭,是預謀的核心步驟,那個人早就從別人那兒聽說藤井心臟不好。“
「請停一下。那麼,是有人看準了藤井,才舉行的絶食鬥爭?」
「那樣的假設看來是成立的。當然,那就是如果藤井不參加絶食鬥爭就沒有意義了,熱情的藤井自願地參加了絶食鬥爭。反過來說,為了讓藤井一人參加絶食,就必須讓其他四人也參加。誘引的策略成功了,那個人也是絶食,鬥爭的五人中的一個。時尚書屋
藤井的心臟不太好,對他來說,三天的絶食和酷熱就可以致死。」
倉田醫師象聽故事一樣都入了神,連煙滅了都未察覺。時尚書屋
「我訪問了當時給絶食鬥爭老師看病的校醫,說藤井的脈搏比其他4個人都弱,因此,輸液多次並注射了強心劑。在絶食的第2天,校醫曾勸藤井退出鬥爭。但是也許出於對同伴們的信義,或者是熱心腸人的脾氣,他終於堅持到最後,筋疲力盡地回家了。策劃者自始至終地注視着藤井的情況。」
「原來如此。」
「回家後,他吃了妻子準備的牛奶、鷄蛋、粥。但這是沒有目擊者的。」
「啊?」
倉田醫師不由地瞪大了眼睛,可是警部補毫不在意地繼續說:「總之,過了8個小時左右,藤井進了書房。即使再累也非查閲不可的。這正如您的推斷,是由於受同事之托,查閲管野真道的事。藤井的這個性格也在策劃者算計之中的。」
「但是……」醫師說到這頓了一下:「百科辭典打開的頁是『星圖』啊?」
「是那樣的,不是管野真道那條。為什麼翻到那頁呢?」警部補故意難為人似地反問着。時尚書屋
「不明白,所以才反來複去地思索着。」
「是書籤!」警部補簡短地說。時尚書屋
「哎!什麼?」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