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靈塔》江戶川亂步 第 10 頁


「不,你就是很厲害呀。赤井時子裝扮成野末秋子,這手段我實在覺得精彩。」榮子的用意終於暴露出來。她實在過分,竟然認定秋子就是那個在幽靈塔伺候過老太婆的女傭赤井時子,她要當眾揭開這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10 / 62)

「不,你就是很厲害呀。赤井時子裝扮成野末秋子,這手段我實在覺得精彩。」

榮子的用意終於暴露出來。她實在過分,竟然認定秋子就是那個在幽靈塔伺候過老太婆的女傭赤井時子,她要當眾揭開這張「畫皮」。時尚書屋
「啊呀,你在說什麼,我不太明白,怎麼出來個赤井時子?」
秋子仍然並不十分在意。時尚書屋
「我說的是叫赤井時子的女傭巧妙地裝扮成了大小姐。」
「什麼?你的意思好像是說我和那個赤井時子是同一個人了?」
「嗯,就是。你就不要再隱瞞了,我還知道時子去過上海的事呢。」
從小就任性慣了的榮子,現在的樣子簡直就是個不聽話的孩子。在禮節禮貌上她簡直就是個弱智。舅舅和我為了不再讓她丟人現眼多次阻止她,但她根本不聽。時尚書屋
不管說什麼,秋子都面帶沉着的笑容,這反倒引得榮子更加急躁。時尚書屋
「那,你是說你不認識赤井時子?」
榮子還在逼問。這回秋子甚至笑出聲來,她並沒有迴避問題,而是巧妙地回答:
「哪裡,我很熟悉赤井時子。雖然現在不知道她到哪裡去了,可小時候我們倆成天像朋友一樣在一起玩呢!」
這是多麼輕鬆的回答啊。秋子口答得直率甚至天真,反弄得榮子無話可說,啞巴了。舅舅和我都忍不住笑起來,不只我們,榮子的任性無禮惹得旁邊幾位客人也忍不住發笑。時尚書屋
榮子看到大家在笑她,知道她已經徹底失敗了,又羞又惱,眼淚掉了下來。時尚書屋
「好呀,你們都這麼欺負我。」
大家都瞧不起榮子的無禮,她感到待不下去了,一捂臉扭頭跑了。時尚書屋

舅舅非常不好意思,一個勁兒地向秋子道歉。時尚書屋
光道歉我覺得還不夠,又把榮子的不禮貌狠批了一通。時尚書屋
「不不,讓榮子姑娘那麼生氣,全是我的不對。她去哪裡了,去找找看吧。」
秋子的胸懷是多麼寬廣啊。她和榮子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差別太大了。時尚書屋
「不用啦。待會兒說不定她就知道自己錯了,會回來道歉吧。」
大家閒聊了一會兒,但氣氛不太融洽。正在這時,輕澤家的書僮手裡拿着一張紙條向我們走來。時尚書屋
「這是一位客人讓我交給您的。」
他把紙條遞給了秋子。時尚書屋
我瞥了一眼,紙條上用鉛筆寫着幾行小字,似乎是榮子的筆跡。上面到底寫了些什麼內容,難道會是她們女人間的決鬥書嗎?時尚書屋
「是榮子寫的吧?信上講了些什麼?」
我問秋子,她仍然是如鋼鐵般冷峻的表情。時尚書屋
「沒什麼,她說在那邊一個房間等我,那我現在就過去跟她和好。」
說完,秋子不聽我們的勸阻,一個人出了大廳。時尚書屋
我非常瞭解榮子的乖戾暴躁和反覆無常,所以替秋子捏了把汗。說不定又會引起無謂的爭吵,豈不更加丟醜,於是我也想去看看情況,就悄悄跟在了秋子身後。時尚書屋
秋子並不知道我跟着她,出子大廳,她向着長長的走廊盡頭的樓梯走去。進了樓梯旁邊的一間屋子。時尚書屋
我和輕澤家來往比較密切,經常出入這裡,所以我知道那間屋子就是輕澤的槍具室。榮子那傢伙把秋子騙到槍具室來,不知道她想要幹什麼。我又上前走了幾步,這時突然從樓梯後面閃出個人來,是榮子。我納悶她為什麼役在房間裡等候秋子,只見她像貓捉老鼠一樣躡手躡腳走到槍具室門外,從外面一下子把門鎖上了。時尚書屋
然後像是怕被別人發現一樣,撒腿跑了。時尚書屋
「咦,真是太奇怪了。她把秋子鎮到槍具室裡,到底想要幹什麼?」
我越來越不安。幸好我知道在樓梯中段牆上有槍具室的通風窗,於是我就輕輕登上樓梯,從窗戶前屋裡觀望。時尚書屋
這一看不得了,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身子像化石一樣一下子僵得不能動了。時尚書屋

虎口驚魂

啊,當時的驚恐至今回想起來還歷歷在目,恰似昨天才剛剛發生過一樣。我往檢具室裡只看了一眼,身子立刻就僵得像塊石頭,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頭髮像針尖一樣一根根倒豎起來。時尚書屋
屋裡不光是秋子一個人。除她以外還有一隻動物。那是……啊,這是真的嗎?不是在做夢吧。諸位讀者聽我說,那是一隻老虎,一隻嗜血如命的猛虎。時尚書屋
老虎正一副餓虎撲食的架勢,死死地盯着秋子。時尚書屋
輕浮家裡竟然有隻老虎,此等怪事簡直無法想像。我懷疑自己是不是花了眼,難道輕澤的魔術還在繼續?不過,我很快就明白過來了。時尚書屋
我們來輕澤家的路上,警察告知我們附近馬戲團的一隻老虎衝破鐵籠跑了出來。輕澤家也接到了通知,而且輕澤夫人還告訴我們說已經在槍具室裡的獵槍中裝了子彈。時尚書屋
真是太湊巧了,那只闖了禍的老虎居然溜進了槍具室。也許是老虎跳過輕澤家後院的院牆,在院子裡亂轉的時候,從開着的窗戶跳進了槍具室。時尚書屋
原來榮子這傢伙暗地裡發現老虎在這裡,她就企圖利用這一變故來報復秋子。而且,她裝作若無其事,用紙條把秋子騙到這裡來,然後又把她反鎖在屋裡,想讓秋子成為老虎腹中的美餐。我根本想不到她竟然是這麼惡毒的女人!就算忌妒心讓人昏了頭,就算她再怎麼小孩子脾氣,也不該如此毫無人性。這個女人恐怖的復仇心深深震驚了我。時尚書屋
可我看房間裡秋子,看來我還是不瞭解女人啊。在這危急關頭,她卻仍然似鋼鐵般沉着。要是普通人,早就嚇得魂飛魄散了,但她卻全然不知害怕一樣,冷冷地和老虎對視着,腰板兒筆直,一動也不動。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