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靈塔》江戶川亂步 第 14 頁


想必諸位讀者還記得,那裡有殺害老太婆的兇手和闐銀子的墳墓,我還曾在那裡目睹秋子落淚。想到當時的情景,禁不住朝和闐銀子的墳墓瞅了一眼,沒想到,令我吃驚的是,在她墓前居然又站着一個人。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14 / 62)

想必諸位讀者還記得,那裡有殺害老太婆的兇手和闐銀子的墳墓,我還曾在那裡目睹秋子落淚。想到當時的情景,禁不住朝和闐銀子的墳墓瞅了一眼,沒想到,令我吃驚的是,在她墓前居然又站着一個人。時尚書屋

不過,今天不是女人,而是一個叨歲年紀,身着西服,儀表堂堂的青年紳士。如此一位堂堂的紳士,竟然來參拜人們都厭惡的殺人犯之墓,難道不太奇怪了嗎?時尚書屋
我難以抑制心中的好奇,為了不讓他發現,偷偷躲在一棵樹後面監視着他的一舉一動。這位紳士雖然沒有像感情用事的女人那樣流淚,但卻和秋子一樣面帶誠意,無限懷戀地凝視着墓碑,久久不願離去。時尚書屋
他站了足有五分鐘,讓我得以有時間仔細觀察他。這位紳士身材瘦削,個子很高,臉像演員一樣平板而無表情。在一般女子的眼中,他還算英俊,但我卻不知為何挺討厭這種臉型的人。打個不恰當的比方,青年紳士那平板而無表情的臉讓我聯想到了蛇,那種在樹枝間蜿蜒爬行的陰險的大青蛇。時尚書屋
正胡思亂想之際,紳士要走了。我原以為他大概是K鎮旅館裡的住客,要回鎮上,沒想到正相反,他卻大搖大擺順着小道向鐘樓宅院的方向走去。時尚書屋
真是把我給弄糊塗了。離宴會開始的時間還早,他不可能是我們的客人。或許是預感吧,我隱約感覺這位城市人打扮的紳士可能就住在這村裡。我放心不下,在他身後悄悄跟蹤。時尚書屋
我一直偷偷地跟在他身後。不多久,眼前出現了一幢小木頭洋房。啊,莫非他就住在這裡?這棟建築和鐘樓宅院近在咫尺,我當然很清楚。據說,這是數年前長崎一位好事的富翁在此修建的別墅,最近一年已人去樓空,正在出售。時尚書屋
最近我來鐘樓宅院時,這裡還荒廢着無人居住,現在看上去則粉飾一新,能看見窗戶裡還新掛上了窗帘。時尚書屋
也許是突然有了買主,這位青年紳士說不定就是這棟房子的主人吧。時尚書屋

我正看著,果不出我所料,紳士打開洋房的小門,消失在木屋別墅裡。自始至終,他都沒有發現我。我目送紳士的身影,無意間掃了一眼,卻沒想到發現了奇怪的事情。時尚書屋
在木屋別墅的窗戶裡,有一雙眼睛一直在盯着我。被我發現後,沒等我仔細看清那人長得什麼樣,對方就立刻躲到了窗帘後面。不過,這一瞬間我還是能看清好像是個身着華麗洋裝的女子,也許是「大青蛇」的老婆吧。不過,他老婆看我時的眼神卻有些異樣,而且生怕被我看到,才趕緊躲了起來。時尚書屋
我很奇怪,隱隱約約預感到在這棟小洋房裡,可能躲藏着對我懷有可怕敵意的人。時尚書屋
我當然不可能立刻闖進去看個究竟,所以就掉轉方向,回鐘樓宅院了。後來才知道,在這棟木屋別墅裡,確確實實躲着對我懷有強烈敵意的人。她詛咒我們的幸福,惡念像毒蛇一樣的歹毒。沒想到那個身着華麗洋裝的女子竟然是她。時尚書屋
不,比起她來,那個臉長得平板而無表情的青年紳士才真是條令人生畏的「大青蛇」。時尚書屋

黑川律師

下午3點過後,應邀參加宴會的客人們陸續到來了。舅舅社交很廣,加上幽靈塔的神秘名聲早就廣佈,另外大家還都想一睹閨秀作家野末秋子的芳容,所以那天來的客人將近100人,盛況空前。時尚書屋
太陽還未落山之前,舅舅帶領着來賓里奇外外地參觀鐘樓宅院。不愧是費盡渡海屋心機的建築,鐘樓宅院的基本結構絲毫沒有改動,說是維修,其實僅是粉刷了一下脫落的牆皮,更換破損的門窗,描繪褪色的天井,而房間的佈局則全部保持原貌。地麵舖上鮮艷的地毯,窗口掛上華麗的窗帘,房間里布置嶄新的傢具,整個建築面貌煥然一新,簡直讓人認不出這就是原來閙鬼的舊宅。時尚書屋
大門重新修建,石牆也重新砌過,原來雜草叢生的庭院裡,現在種上了綠油油的草坪,中間還栽上了幾棵綠樹。在房子的後面,新建了一個大溫室,裡面栽種着舅舅喜愛的熱帶植物,讓這棟房子和整個院落又平添了一份異國情調。時尚書屋
在正房後面,還有一個天然的池塘,碧波蕩漾,為庭園添了份雅緻。不過與其說是池塘,倒更像個古老的沼澤,讓我覺得不太舒服。我曾勸舅舅乾脆把它填掉算了,但他卻認為庭園要是沒有水太煞風景,而且到了夏天,還可在此游泳,所以他不同意我的主張。要是當初他能聽我的,把池塘填掉,到後來也就不會發生從塘底打撈起無頭女屍這樣可怕的事情了。時尚書屋
我和舅舅一起,帶著眾賓客參觀內外結構,轉了一圈又一圈。天快黑的時候,我實在累得撐不住勁,想找個地方歇一歇。站在院中四下一看,發現新建的溫室比較僻靜,就立即奔向那裡,在一棵熱帶植物的大樹葉底下坐下來,悠然地點起一根菸。時尚書屋
當我的煙剛抽到一半的時候,耳畔傳來了腳步聲,好像有人進溫室來了。還不只一個人,是兩個人,而且是一男一女。時尚書屋
他們顯然根本沒留意到我這個先到的人。兩人像是怕別人看見一樣,想找一塊僻靜地,卻偏偏選擇在我坐的地方的背後,熱帶大樹的另一邊坐下來。我想他們既然躲到這裡,肯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話要講,雖不想偷聽別人的隱私,但現在我想走也走不開了。只好屏息凝神,悄悄地待在原地。時尚書屋
「就我們兩個人跑到這裡來,被人看到了不好,有什麼話請你快點兒講。」
咦,說話的居然是秋子。我吃了一驚,禁不住站起來,透過樹葉向對面窺視。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