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靈塔》江戶川亂步 第 16 頁


這些話不假思索脫口而出,但冷靜地想一想,我也沒有不重蹈黑川覆轍的自信。「多謝了,可是你做不到。在這個世界上,能夠幫助我的只有黑川一個人。」秋子有些悲涼,撂下這句話,就從我身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16 / 62)

這些話不假思索脫口而出,但冷靜地想一想,我也沒有不重蹈黑川覆轍的自信。時尚書屋

「多謝了,可是你做不到。在這個世界上,能夠幫助我的只有黑川一個人。」
秋子有些悲涼,撂下這句話,就從我身旁選也似的離開了。時尚書屋
我一個人茫然站在那裡,越想越糊塗。現在迷霧重重,我根本弄不清是怎麼一回事。但秋子實在是讓我覺得可憐。以一個弱女子之身,如何能承受這般重負,就連惟一能幫她的黑川,現在也快成了她可怕的敵人。時尚書屋
秋子孤苦伶仃,一個人在與無盡的艱難爭鬥。時尚書屋
溫室裡發生的事情暫且告一段落,但秋子的前方依然是荊棘密佈,一難過去,又蒙一難。這回,第2個傢伙又氣勢洶洶地向她襲來。時尚書屋

復仇之戰

人夜,盛大的晚餐會在鐘樓宅院的大廳裡舉行了。宴會菜餚特邀長崎烹飪店的名廚掌勺。席間服務的也是從該店請來的服務員,他們身着艷麗的服裝,在酒桌間穿梭忙碌。收秋子為養女的儀式總算沒發生什麼意外。時尚書屋
用餐完畢,在大廳裡臨時搭建的舞台上,長崎市的藝人們為來賓們友情表演了三合奏①和少女的手舞。其間還穿插輕澤表演的小魔術。長夜無盡,歡歌無盡。時尚書屋
①箏、三弦、胡琴或尺八三種樂器的合奏。時尚書屋
我和秋子並肩坐在大廳的一個角落裡。我這樣可以在看節目的同時保護着她。忽然,我看到胖得像肥豬一樣的肥田夏子抱著心愛的小猴子,神色慌張地向秋子跑過來。這個胖婦人頗為令人不快,就連舅舅收秋子做養女之後,她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眼下,她作為客人暫住在鐘樓宅院。時尚書屋
肥田夫人慌慌張張地跑到近前,在秋子耳朵邊嘀咕着:
「秋子,不得了了,大壞蛋來了,我們趕快逃吧。好不容易熬到現在,沒想到又殺出個攔路虎,實在是太糟糕了。」
肥田說著些莫名其妙的話,毫不客氣地拉起秋子就往大廳外面走。時尚書屋
我想瞧瞧到底是什麼人來了,朝大廳裡四處看了看,發現身着禮服的舅舅正站在與秋子出去不同的另外一個門口,不停地向我招手。時尚書屋
我趕緊跑過去,問道:

「舅舅,有什麼事?」
「榮子來了。她說來道歉,也來祝賀。她已經知道我收秋子做養女的事了。既然是來道歉的,我們也不好回絶人家。時尚書屋
現在她在那邊的房間裡等着。榮子還帶來了一個奇怪的男子,而且那個男的還說想見見秋子。」
舅舅的語氣有些猶疑。看來雖然榮子壞事做盡,但畢竟是舅舅親手撫養大的,他還是割不斷對她的疼愛之情。時尚書屋
聽到有奇怪的男子要見秋子,直覺馬上告訴我剛纔讓肥田夫人大驚失色的肯定就是這個人。我想看看這奇怪的男子是個什麼樣,於是就跟在舅舅身後,來到了那個小房間。時尚書屋
「啊,北川,好久不見了。先前給你添了很多麻煩,不過今天特來道賀。」
看到我來了,榮子這傢伙竟面不改色心不跳,假惺惺地跟我打招呼。好長時間沒見面了,我原以為她會瘦,但她卻有些胖了,穿著華麗的洋服,濃妝艷抹,真是越來越沒有品味了。時尚書屋
不過,比起她來,倒是其身旁那位身着禮服,瘦高個子的紳士才讓我吃驚。不是別人,來的正是早晨我在殺人犯和闐銀子墓前見到的木屋別墅的主人「大青蛇」。噢,那麼說早上從別墅窗戶裡偷看我的人就是榮子了?這傢伙居然找了個這麼奇特的搭檔。時尚書屋
她佯裝不知,煞有介事地說:
「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朋友長田長造。你或許不知道,他就是鐘樓宅院原來的主人鐵婆的養子。因此,今天特來問候舅舅,另外還想見見野末秋子小姐。」
說完,臉上露出得意的微笑。時尚書屋
「大青蛇」原來是鐵婆的養子。既然如此,他去參拜和闐銀子之墓也就不用大驚小怪了,因為老太婆被殺之前,他一直在這棟房子裡生活。時尚書屋
明白了,明白了。榮子這傢伙不知從哪裡找到了這個長田,今天是來找秋子對證的。為報老虎事件失敗之仇,她特地瞅準今天這個日子前來複仇。時尚書屋
既然是鐵婆的養子,他該相當瞭解老太婆的傭人赤井時子,榮子認定秋子就是那個赤井時子,今天帶長田這個證人來,肯定是想讓秋子出醜。時尚書屋
無論如何,我都不相信氣質高雅的秋子是那個女傭人。可肥田夫人那麼驚慌,而秋子也答應和她一起逃走,這弄得我也不敢肯定了,心裡頭有些不安。時尚書屋
「我們就在這附近住。北川,你知道那座別墅吧,我們就住在那裡。既然是鄰居了,今後我們就能常見面了喲。」
榮子完全像外人一樣跟我們假客氣,她這樣全不念舊情,才可以這樣寸步不讓,氣勢洶洶。時尚書屋
沒想到榮子臉皮這麼厚,她無情,我也無義。時尚書屋
「啊,是嗎。那我就對上號了,早上從那別墅裡向外偷看的就是你吧,好像看到我以後還躲到窗帘後頭去了。」
本以為這回戳到敵人的要害了,誰知榮子臉皮實在太厚了,一點兒也不在乎。時尚書屋
「嗯,就是我。有些失禮了,不過當時我是怕冷不丁嚇着你呀。嘿嘿,對了,秋子在哪裡,我早想見見她,長田也說非常想見她。」
她的口氣簡直就是說「快叫秋子出來」。時尚書屋
「我在宴會廳裡沒見到她,可能是出去了。那我出去找找她。」
說罷,我逃出了房間。我實在不願再看榮子恬不知恥的厚臉皮。其實我也沒有去找秋子的意思,心裡反倒祝願秋子能躲得遠遠的,兔得碰上這條可怕的「大青蛇」。時尚書屋
我在院裡散步,又在走廊裡溜躂,無意間看到厚顏無恥的「大青蛇」和榮子把舅舅夾在中間,在宴會廳裡到處搜尋,一副毫不罷休的架勢。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