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靈塔》江戶川亂步 第 2 頁


人們傳說,這座建築不是簡簡單單的倉庫,裡面還設計了無人知曉的地下迷宮。就算大名把整棟房子搜個底朝天,也找不到藏寶的地方。渡海屋是個機械迷,修建地下迷宮藏寶完全符合他的性格。然而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2 / 62)

人們傳說,這座建築不是簡簡單單的倉庫,裡面還設計了無人知曉的地下迷宮。就算大名把整棟房子搜個底朝天,也找不到藏寶的地方。渡海屋是個機械迷,修建地下迷宮藏寶完全符合他的性格。時尚書屋

然而,這座地下迷宮的機關太巧妙,進出的方法過于複雜。渡海屋市郎兵衛親手設計了密室,又偷偷把財寶搬進來,但是當他再想出去時,卻找不到出口,只好在密室裡拚命地呼喊救命。時尚書屋
家人們隱隱聽見他淒涼的喊叫聲,卻無法判定聲音來自何處。迷宮的設計除了主人以外沒有人知道,所以大家束手無策,想救人也使不上勁。這麼大一棟建築,要拆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家人們只能是急着四處尋找迷宮的入口。時尚書屋
兩三天之後,入口仍然沒找到,渡海屋的喊聲也漸漸微弱,最後消失了。渡海屋作繭自縛,困在自己設計的迷宮裡餓死了。時尚書屋
後來,這座別墅也因此得名幽靈塔。人們傳說,每當夜深人靜之時,渡海屋的幽靈就會發出淒慘的聲音,在樓裡遊蕩。時尚書屋
以上就是關於鐘樓宅院的古老傳說。不過,為了舅舅的名譽,我需要說明的是,舅舅絶非是眼紅傳說中的財寶才來買這棟房子的。時尚書屋
渡海屋死了多年以後,不斷有貪婪的人企圖挖掘樓中的財寶,但要把這麼大一座牢固建築拆除,耗費必然巨大,萬一傳說中的財寶純係無稽之談,豈不得不償失?所以至今尚未真正有人來挖掘寶藏。舅舅更是對這捕風捉影的財寶之說嗤之以鼻,他只是想找個養老的地方面已。時尚書屋
傳說就講到這裡,接下來,該講講我那天的行動了。時尚書屋

怪美人

我來到了鐘樓宅院的院牆跟前,院牆已經破敗不堪了。時尚書屋
雖說我不信鬼神,但心裡頭仍然有些不踏實,不像訪問普通人家時那樣輕鬆坦然。時尚書屋
烏雲越來越厚,天空更加昏暗。鐘樓上的那只「大眼睛」惡狠狠地瞪着我,就算我不想去看它,但是它卻好像有磁石般的魔力一樣把我的眼神吸過去,不看都不行。時尚書屋
我正看著錶盤,想不到錶盤上已鏽蝕了的指針簡直就像又活過來一樣竟「咕嚕咕嚕」轉動起來,嚇了我一大跳。時尚書屋
不會是我的錯覺吧?可仔細一看,時針和分針的確都在轉動,像在跳雙人舞一樣。時尚書屋
和傳說中的迷宮一樣,給這個大鐘上弦和轉動指針的方法,除了死去的渡海屋以外,也沒有人知道。附近的村民當然不會動它,難道是傳說中的幽靈一直不甘心,躲在機械室裡轉動了指針嗎?時尚書屋

我是26歲的青年,正血氣方剛,不過就算我膽子再大,可一個人獃在死氣沉沉的大山裡,面對這座充滿幽靈傳說的陰森鐘樓,而且還看到指針像妖怪一樣忽然轉動起來,感覺還是挺可怕的。時尚書屋
但我還不至于嚇得退縮,越是奇怪,反而更勾起我的好奇心。就算真的有渡海屋的鬼魂,可我和他無冤無仇,他該不會作祟於我。怕什麼,進去瞧瞧,要是有幽靈,正好會會他。時尚書屋
我手持文明杖,大步流星走向宅院的大門。看來舅舅事先交給我的鑰匙已沒有用了,大門早壞了,輕輕一推就開了。時尚書屋
有些窗戶也破損了,但大多數都關得嚴嚴實實,屋內如黃昏般黑暗,腳底下還得當心。時尚書屋
地板上堆積了厚厚的塵土,我小心翼翼沿走廊往裡走,來到一座牢固的樓梯前。時尚書屋
「先到鐘樓頂上看看。」
我「噔、噔、噔」爬上樓梯,來到了三樓,但好像已經到頂了,我想或許在別處還豎有通往鐘樓的梯子,摸黑往裡走,來到了一個房間前。時尚書屋
房門敞開着,我沒在意正要往裡走,可前腳剛踏進去,就像釘子一樣邁不動腿了。時尚書屋
房間裡有東西。儘管窗戶緊閉,房間裡漆黑,但我仍然能看到黑暗中有一團白乎乎的東西在游移。時尚書屋
我打了個寒戰,猛然想起一件驚人的事情,嚇得我想撒腿逃離這裡。時尚書屋
這回可不是什麼傳說,而是發生在僅僅6年前的真人真事。時尚書屋
當時,這座幽靈塔已經轉到了一個名叫鐵婆的老太婆手中。鐵婆年輕時是渡海屋家的傭人,渡海屋家族沒落之後,不知怎的,鐵婆就成了這房子的主人,和她的養女住在這裡。傳說鐵婆花了將盡一生的精力尋找埋藏在迷宮中的財寶。時尚書屋
然而6年前,鐵婆卻被她的養女殺害了。被害時,她痛苦萬分,一下咬住了兇手的手腕,硬是咬下一塊肉來。就這樣,她滿口鮮血,不甘心地斷了氣。時尚書屋
這一殺人事件為幽靈塔的怪誕又增添了一筆。除了渡海屋的幽靈,這裡又增加了鐵婆的幽靈。時尚書屋
好像老太婆被謀害的地方是在三層鐘樓正底下的一個房間。傳說每當有人走進這房間時,嘴裡銜着肉、滿臉是血的鐵婆幽靈,就會從她死的鐵床上慢慢走下來。時尚書屋
我發現的房間剛好在鐘樓的正下方,難道這裡就是傳說中鐵婆的房間?看到那團白東西,立刻讓我想起了這件事。時尚書屋
我有些膽怯,但我還是抑制住恐懼,不能自己嚇唬自己。我猛然向那團東西大聲喝道:
「是誰?誰在那裡!」
聽到我的喝問,那團白東西晃動起來,漸漸變大了。可怕的是,那東西居然發出人的笑聲。時尚書屋
「是我,嚇着您了,真對不起。」
還是個女人的聲音。時尚書屋
這下我倒不怎麼害怕了,只是有些疑惑。我衝進屋,直奔窗前,用力推開已經生鏽的鐵窗。時尚書屋
「多謝您打開了窗戶,剛纔我費了好大勁兒都沒打開。」
藉著窗外射進來的光線,我朝坐在鐵床上的那團說話的東西看過去。這一看不得了,我又驚獃了,老半天說不出話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