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靈塔》江戶川亂步 第 4 頁


尤其是她左手上的那隻手套,更莫名其妙地勾起我的好奇心。在手腕的位置,綉着一朵薔薇花,而右手手套上卻沒有。我的腦際忽然隱隱冒出一個疑問,難道她想用手套掩蓋什麼?而且,隨着交往的加深,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4 / 62)

尤其是她左手上的那隻手套,更莫名其妙地勾起我的好奇心。在手腕的位置,綉着一朵薔薇花,而右手手套上卻沒有。我的腦際忽然隱隱冒出一個疑問,難道她想用手套掩蓋什麼?而且,隨着交往的加深,這個疑問也越來越強烈。時尚書屋

就在我心頭猶疑之時,神秘女子這次連招呼也沒打,就要走。我慌忙叫住她:
「對不起,剛纔你不是說要教我舅舅怎樣轉動時鐘嗎?請問您貴姓?」
話脫口而出,我卻發現她的眼神好像在訓斥我的無禮,我趕緊解釋說:
「啊,真是大失禮了,忘了作自我介紹,我叫北川光雄,我的舅舅叫兒玉丈太郎。」
「是那位當過法院院長的先生啊,我聽說過他。我叫野末秋子。」
我一下就把這個清爽的名字深深地記在了腦海中。時尚書屋
「還要打攪您一下,請問您住在哪裡?」
「那……請原諒我不能告訴您。不過,今天我住在花屋旅館。」
一聽見「花屋」兩個字,我的心頭一陣竊喜。時尚書屋
「啊,是嗎?那太巧了,我也住在那裡,我們一起走吧。」
她好像並不太願意接受我的提議,但也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為難的情緒,臉上的表情就像打磨過的鋼鐵一樣鎮靜。但是,如果我沒觀察錯的話,在她冰冷鋼鐵的內心卻燃燒着一團烈火,一國足以燃盡一切的熊熊大火。為了掩飾胸中那團火焰,她一直在竭盡全力。時尚書屋

疑雲密佈

我和美女並肩走在通往K鎮的長長的鄉間小路上。野末秋子雖然身體纖柔,但走起路來腳步飛快。而且,依舊似一塊冷冰冰的鋼鐵,一路沉默不語。但對我來說,能和她這樣一位絶色美女並肩走在一起,就已經讓我感到了莫大的快樂。時尚書屋
偶爾我們也搭幾句話,每到那時,我的心情都興奮得難以平靜。時尚書屋
走到將近一半路程的時候,天已完全黑下來。周圍的景物都昏暗不清,只有前行的道路還有點兒發白。這時,迎面過來兩團黑乎乎的東西,我仔細一看,原來是兩輛人力車。時尚書屋
就在人力車要從我們身旁經過的時候,忽然從車上傳來了說話聲。時尚書屋

「這不是光雄嗎?」
「啊,是阿光呀。」
透過說話的腔調,我馬上就分辨出來人是誰。先說話的是兒玉舅舅,後開口的是我的未婚妻三浦榮子。時尚書屋
突然冒出一個我的什麼未婚妻,可能弄了讀者一頭霧水,所以我想有必要再費點兒筆墨介紹一下這個叫三浦榮子的女人。時尚書屋
我從小就失去父母,成了孤兒。恰巧兒玉舅舅也遭遇不幸,妻子和才出生的女兒都去世了,他感到很孤單,於是就收養了我,把我當成自己的親生兒子一樣撫養長大。時尚書屋
舅舅資助我到東京求學期間,發生了一件實在令我頭痛的事情。我的乳母有個女兒名叫榮子,我們倆從小就像兄妹一樣。在我去東京讀書期間,乳母花言巧語說服了我舅舅,讓我和榮子締結婚約。然而之後乳母卻撇下榮子死了,也就是說,締結婚約一事成了她的遺願。時尚書屋
起初舅舅向我提起這件事時,我很不情願。但這是有恩於我的舅舅的決定,而且死人的遺願也不好違抗,我只好暫且答應了下來。當時剛好我還沒有特別的意中人,如果那之前要是能碰上野末秋子這樣的美女,我是絶不會答應和榮子訂婚約的。時尚書屋
儘管答應締結婚約,但我也提出了一個條件,就是舉辦婚禮的時間必須由我自己來決定。然而在我結束學業重返舅舅家後,隨着和榮子交往的加深,我卻討厭起這個女人來。雖說按世人眼光,榮子還算是個美人,但在我心目中,卻從來沒覺得她漂亮過。小時候我們在一起玩耍,她動不動把嘴噘得老高,滿肚子壞水,經常氣我。時尚書屋
想起這些,我就心生厭惡。時尚書屋
榮子總算從女子學校畢了業,但在我眼裡,她卻沒有什麼教養,如同一個低能兒。她母親本來就身世不明,她更是粗俗,肚子裡的壞心眼比別人要多出一倍。一想到要娶這樣的女人為妻,我心裡就非常不痛快。幸虧當時訂下條件讓我決定婚期,這樣,只要我不決定,就可以一輩子不娶她。時尚書屋
我和三浦榮子有這樣一層關係,所以對她來說,一口一個「阿光」倒不覺得如何,但對我來說,每當她叫我「阿光、阿光」時,就肉麻得我渾身起鷄皮疙瘩。時尚書屋
言歸正傳。舅舅這麼一喊我,倒讓我一下忘記了野末秋子的存在,朝人力車走去。能在此時此地碰上舅舅,實在意外。時尚書屋
「光雄,你的傷怎麼樣了?看你走路的樣子,好像不是很嚴重嘛。」
舅舅上上下下打量我,在車上急切地詢問。這一問倒把我問懵了。時尚書屋
「受傷?我?」
「嗯。看到電報我們就跑過來了,到旅館一打聽,說你去鐘樓宅院了,這不我們就又趕到這裡來了。」
我的感覺就像被狐狸精迷住了一樣。時尚書屋
「我這不是好好的嗎?誰說我受傷了?」
「電報,我收到的這份電報上說的。」
「這上面寫着『光雄負傷,速來』,儘管不知道發信人是誰,但我猜可能是照料你的人發的。」
一封電報讓舅舅信以為真,竟大老遠從長崎坐火車來到了這裡。時尚書屋
「真是莫名其妙,我這不是壯實得很嗎?一點兒傷也沒有。到底是誰發了這封假電報,把您騙到這地方來了?」
「是啊。不過我搞不明白這個人究竟有什麼目的,竟做出這種事來。」
我和舅舅交談之中,漸漸覺得不安起來。時尚書屋
「舅舅,我們還是先日旅館去吧,我再去郵局打聽打聽。」
就這樣,我徒步,舅舅和榮子還是坐人力車,調頭急忙返回K鎮。這時我才想起要把野末秋子介紹給舅舅,可等我四下一看,卻不見了她的蹤影。時尚書屋
「嘿嘿,阿光你在找什麼呀?是剛纔那個漂亮姑娘吧。人家早就走了。……阿光,她是你朋友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