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靈塔》江戶川亂步 第 5 頁


榮子這傢伙,這時候她還吃醋,真是不懂事。可秋子啊秋子,你先走一步怎麼也不跟我打聲招呼?這舉動等於澆了我一盆冷水。想到這些,我心裡煩亂,也沒搭理榮子,催促車伕調轉車把往K鎮趕,我就跟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5 / 62)

榮子這傢伙,這時候她還吃醋,真是不懂事。可秋子啊秋子,你先走一步怎麼也不跟我打聲招呼?這舉動等於澆了我一盆冷水。想到這些,我心裡煩亂,也沒搭理榮子,催促車伕調轉車把往K鎮趕,我就跟在車後面小跑着。時尚書屋

一到K鎮,我向舅舅要來了那封假電報,去郵局查看到底是什麼人發的。郵局的職工很熱情地替我查了一下發電報的登記紙,發信人的姓名是久留須次郎,在住址一欄中填的是一個我從未聽說過的長崎市的一條街名。時尚書屋
「可能是從長崎來的人,連旅館也沒住,就來發了這封電報。而且好像發電報的不是本人,是個髒兮兮的小伙計。」
鄉下的郵局平時人很少,郵局職工連細枝末節的情況也記得很清楚。時尚書屋
為了慎重起見,我向郵局職工要來那份登記紙,看到上面歪歪扭扭寫着幾行鉛筆字。字寫得太差,但不像是故意寫潦草的,而是實實在在出自一個連自己的筆跡都改不了的沒有文化的人之手。而且,我隱約感覺這好像是一個女人的筆跡。時尚書屋
什麼長崎市的久留須次郎,肯定是瞎編出來的。與其去找這個子虛烏有的人物,倒不如先去找那個來郵局發電報的小伙計。時尚書屋
「您還記得那個小伙計是從哪兒來的嗎?」
「就是這鎮上的人,像個流浪漢,整天在鎮上游遊蕩蕩,經常可以碰到他。」
「那我就拜託您,如果下次您見到那個小伙計,請替我捎個話,讓他到花屋旅館找一個叫北川光雄的人。您給他說如果他去找會得到很多獎賞,我猜他或許會去找我吧。」
我立刻拜託郵局職員幫忙,熱情的職員愉快地答應下來。時尚書屋
我把名片留在郵局,回到了花屋旅館。我找到店主和掌柜,交待他們如果碰上有個小伙計來找我,就讓他馬上到長崎我舅舅家去。我還特地把路費預先支給了掌柜的。雖說為了這封假電報的事不至于如此費神,但是我不是那種半途而廢的人。時尚書屋
等辦完這些,我才鬆了口氣。來到舅舅的房間,我向他彙報了剛纔的經過,另外也把在鐘樓宅院碰上野末秋子,她知道大鐘的轉動方法,還想教給房主等情況告訴了他。沒想到舅舅對此格外感興趣,說如果能碰上此人,反倒不虛此行,該感謝這封假電報了。還說今晚就想請秋子來吃飯,讓我去邀請她。時尚書屋
看到舅舅興緻高,我也挺高興。推門出去,正要下樓到帳房去打聽一下秋子的房間,沒想到卻在走廊裡遇上了她。時尚書屋
「啊,秋子小姐,剛纔失禮了。當時坐在車上的就是我舅舅,他今晚也住在這家旅館裡。我把你的事情給他講了,舅舅很高興,非常希望能見你一下,想請你到他房間去吃晚飯。這不,我正要去問你的房間呢。」
我一口氣講了一大串。聽完我的話,這位神秘女子的表情很平靜,有些難為情地說:
「嗯,謝謝。不過,我不是一個人,還有一個同伴……」

秋子欲言又止。時尚書屋
「不要緊,那就請你的同伴一起來,不就行了嗎?」
「不過,我的同伴還帶著個奇怪的東西。」
「哎?奇怪的東西?」
「是隻猴子。我的同伴特別喜歡那只猴子,片刻也不能分開,簡直有點不正常。能讓猴子一同去嗎?」
我常聽說有的女人愛貓愛得不離手,可從來沒聽說過還有喜歡猴子的女人。看來神秘女子背後,還隱藏着謎團。時尚書屋
「沒關係,猴子不會惹事吧。要是因為一隻猴子錯過這次見面的好機會,那多遺憾,舅舅一個勁兒地囑咐我請你務必賞臉。」
我誠懇地請求。不過只要為了她,再怎麼懇求我都願意。終於,秋子被我說服了,不好再推辭。時尚書屋
「那麼到時候我讓傭人來叫你。」我和秋子約好,正要道別,秋子卻又叫住了我。時尚書屋
「你說過你舅舅要修繕一下那棟房子作住所是吧,那你也搬進去住嗎?」
秋子問得我莫名其妙。時尚書屋
「嗯,那當然啦。舅舅待我就跟親生兒子一樣。」
「那……真是不好意思,我有事相求。還記得今天我們見面的那個房間吧,你能不能把它作為你的房間,而且到晚上要在那裡睡覺?」
莫名其妙。謎越來越深了。時尚書屋
「可是,那個房間不是傳說中鐵婆遇害的房間嗎?」
「哈哈……難道你還害怕鐵婆的幽靈嗎?沒關係的,當初你不是都坐到了鐵婆被殺的那張鐵床上了嗎?」
「可是為什麼要讓我這麼做呢?我在那個房間睡覺,和你有什麼關係?」
「早晚有一天你會明白的,現在我還不能告訴你。」
「為什麼,為什麼現在不能告訴我?」
我執拗地追問。時尚書屋
「我在心裡發過誓的,我有個使命。不完成那個使命,我什麼都不能說。」
想不到從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子口中會突然冒出「使命」兩個字,實在不可思議。「使命」這個沉重的字眼好像不應該從她口中冒出來。但是看她一臉嚴肅,又不像在撒謊。假若不是有「使命」,原本一個溫柔美麗的女子怎會變得如鋼鐵般冰冷。時尚書屋
而且,如果不是有使命,她怎會做出潛入幽靈塔,坐在死人的床上,還跑到殺人犯墓前跪拜等等這些怪異的舉動。時尚書屋
「那麼,是什麼人讓你去完成命令呢?」
「不,我不是為別人做事。我自己對自己發誓,必須完成這個使命。啊,我講了這麼多,不行,不行。請你不要再問了,我什麼也不會再說了。」
「是嗎?一那我就不問了。我什麼都不問,就聽你的命令,一定把那房間當作我的房間。」
「不不,我絶沒有命令您的意思。不過你能這麼決定,我真是太高興了。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住進那個房間後,你會得到一本古老的聖經,那是從前渡海屋的物品。要是你能細細研讀那本書,肯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