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靈塔》江戶川亂步 第 6 頁


簡直就是預言家的口氣。這個謎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秋子的話我全都答應下來,暫時分了手。等到了晚飯時間,秋子和一位牽着猴子的神秘人物到舅舅房間來吃晚飯。這回,又發生了不祥的事情,令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6 / 62)

簡直就是預言家的口氣。這個謎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時尚書屋

秋子的話我全都答應下來,暫時分了手。等到了晚飯時間,秋子和一位牽着猴子的神秘人物到舅舅房間來吃晚飯。這回,又發生了不祥的事情,令謎團更深了一層。時尚書屋

何方人士

到了晚飯的時間,我如約叫傭人去迎請秋子。不多時,神秘的野末秋子帶著她奇特的同伴來到了舅舅的房間。時尚書屋
秋子的同伴是一個叫肥田夏子的中年婦人。人如其名,不僅身體肥胖,而且長相也很醜陋。正如秋子事先提醒我的,胖婦人果然用紅繩牽着一隻猴子,大搖大擺來赴宴。時尚書屋
秋子怎麼能和這樣低賤的女人同行呢。秋子風度翩翩,如夢幻般浪漫,似月中仙女。和她一比,眼前的肥田夏子從頭到腳都透着一身俗氣,看上去貪婪卑俗,一定是個謊話連篇的女人。時尚書屋
秋子入座後,向舅舅端莊施禮。因是初次見面,秋子抬頭看舅舅,舅舅也還禮注視她。就在兩人眼神相對的一瞬,卻一下子凝住不動了。不知什麼原因,舅舅的臉色變得煞白,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球好像要從眼眶裡蹦出來一樣。時尚書屋
他顯然很吃驚,很快就癱在地上昏了過去。時尚書屋
50多歲的大男子漢,長期擔任法官,可說是飽經滄桑,他竟然因吃驚而昏倒。實在是難以置信。一眨眼的工夫,舅舅就神智不清了,看來是秋子讓他受到了驚嚇,可到底這美麗女人的什麼地方潛藏着足以讓大男子漢失魂落魄的力量呢?神秘女子更加神秘了。時尚書屋
突發這種情況,周圍的人都嚇壞了,趕忙圍攏到舅舅身旁。大家都在慌亂之中,椎獨秋子冷靜機敏,她馬上從水瓶裡盛了一茶碗水,端到舅舅嘴邊。不過,接下來榮子的反應更快,她竟突然從旁邊伸手奪過了秋子手中的茶碗。時尚書屋
「不用你管。剛纔舅舅看到你才那樣吃驚的,你最好不要待在這裡。」
說完,榮子氣勢洶洶地瞪着秋子,端着碗要給舅舅喂水。時尚書屋
秋子枉費了一番好意,但她並沒有因榮子的無理而生氣。時尚書屋
「讓大家受驚了,真是對不起。」
秋子平靜地說。正要起身,這時倒在地上的舅舅有些緩過神來,伸出手來想要抓住什麼,冷不了抓住了秋子的左手。時尚書屋

秋子一下子變得非常驚慌,趕緊掙脫開左手,又伸出右手去攙扶舅舅。看到這裡,我趕緊繞到舅舅身後,用力將他抱起來。秋子的怪異舉動,當然逃不過專愛挑別人小毛病的榮子的眼睛,她在這方面比別人機敏一倍。榮子的眼睛裡充滿了敵意,緊盯着秋子那只怪異的左手不放。時尚書屋
因為是在屋裡,秋子的左手並沒有像我初次見到她時那樣戴着手套,而是在手臂上嚴嚴實實地纏了一塊與手套顏色相同的深灰色薄絹。在手腕的位置上,仍舊用同色的絲線綉着一朵薔薇花,特別醒目。難怪榮子那麼驚奇地盯着她這隻手。時尚書屋
此刻,舅舅已完全清醒,能自己坐起來了。看到秋子要走,趕緊叫住她。時尚書屋
「我沒事了。真是不好意思,請您入座。哈哈哈哈,可能是最近身體不太好,時常頭暈得厲害。是這麼回事,你長得和我過去認識的一個人有些像,所以我就產生了錯覺。時尚書屋
不可能的,那個女人已不在人世了。仔細看看,果然是我認錯人了。」
咦,舅舅過去相識的人中居然有人跟秋子相像,他講的是誰?我的好奇心一下子湧上來,但我還是控制住了自己,沒有冒冒失失張口詢問。看看榮子,她也一樣,目光裡閃着疑惑。時尚書屋
經舅舅輓留,秋子又再次入座,重新互致問候。閒談之中,傭人們已經把飯菜端上來了。時尚書屋
秋子的同伴肥田夏子非常健談,吃飯的時候也不住嘴,跟舅舅閒聊。本來是很無聊的事情,她卻聊得挺帶勁。看來她也是個非同尋常的女人。秋子為何要和這種女人結伴,我不禁充滿了同情。時尚書屋
肥田夫人的寵物猴子顯得格外聽話,像小孩一樣孤零零坐在一邊,時不時從夫人手上接過食物,津津有味地嚼着。時尚書屋
晚飯快結束時,舅舅切入了正題,問秋子:
「聽說你知道大鐘的轉動方法。你怎麼會對它感興趣呢?看來你經常到鐘樓去吧?」
「是的,我有時爬上去看看。也不知怎的,我特別喜歡那棟古老的建築,終於有一天我就搞清了時鐘轉動的秘密。」
「那太好了。我們想把那棟房子維修一下,搬進去住。維修的事情,正好想聽聽你的意見。」
「嗯,我也打算把這個秘密告訴未來的主人。據我查看,那處宅院有很多秘密。我講的內容肯定會對您有所幫助。」
「噢,是嗎。你連秘密都知道。比如說……」
舅舅湊身上前,馬上就想聽秋子講講秘密。這一來,秋子反倒有些難為情了。時尚書屋
「不過,我想找個別的機會……不是現在,我想只跟您一個人講。」
看著舅舅和秋子談得很投機,榮子從一開始就有些嫉妒,聽得很不耐煩。秋子一說這話,榮子立刻火冒三丈、用她那令我倒胃的愛稱招呼我說,
「阿光,我們在旁邊不是給人家添麻煩嘛!走,我們走吧!」
榮子故意大聲講話,毫不客氣。時尚書屋
「榮子!你在說什麼,真沒禮貌。」
舅舅非常不悅地斥責榮子,可她根本沒有收斂的意思。時尚書屋
「到底誰沒禮貌。我們特意準備好飯菜請她過來,但她話裡的意思分明是嫌我們添麻煩,難道不是她才沒有禮貌?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哼……」
榮子真是無禮,氣得我想揍她一頓。秋子也不堪忍受對她的這般污辱,起身離席,朝舅舅深施一禮,和肥田夫人默默離開了房間。其態度是年輕女子少有的毅然決然。時尚書屋
不用說,這下榮子輸了。我覺得都是榮子惹得秋子生了氣,把事情搞僵了,這個女人真是可惡。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