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靈塔》江戶川亂步 第 7 頁


榮子的任性也惹惱了舅舅,厲聲斥責她,平時他很少這樣。這樣一來榮子反抱起屈來,抽抽搭搭地說:「好呀,你們倆就知道欺負我。看來我非得把那個女人的來歷弄清楚不可,她肯定隱瞞了不可告人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7 / 62)

榮子的任性也惹惱了舅舅,厲聲斥責她,平時他很少這樣。這樣一來榮子反抱起屈來,抽抽搭搭地說:

「好呀,你們倆就知道欺負我。看來我非得把那個女人的來歷弄清楚不可,她肯定隱瞞了不可告人的秘密。好呀,阿光,到那時你可別後悔!」
榮子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把嘴噘起老高,一臉不服氣。她用白眼珠瞪了我一眼,然後就「叭噠、叭噠」走出了房間。她的樣子看上去有些可憐巴巴,可要是我追出去勸的話,她反而會更加得意忘形,大耍性子。所以我和舅舅相互使了個眼色,乾脆不去管她。時尚書屋
「舅舅,剛纔您為什麼那麼吃驚啊?秋子到底像誰呀?」
「噢,沒什麼。剛纔我有些累了。沒什麼,沒什麼,你不要再問了。」
舅舅的口答吞吞吐吐,不願細講。如果我再追問下去,恐怕會弄得他很難堪,只好默不作聲。時尚書屋
過了好一會兒,還沒有見榮子回來,舅舅有些放心不下,就讓我出去找找。我倒不怎麼擔心,但還是遵命離開了房間。來到走廊裡,剛踏上樓梯,卻看到榮子和一個上了年紀的女傭躲在樓梯的角落裡嘀嘀咕咕。看樣子偷偷摸摸的,像是有什麼陰謀。時尚書屋
於是我就站在樓梯上,側起耳朵旁偷聽她們的談話。時尚書屋
「死了的那個老太婆有個養女,名叫和闐銀子。不過銀子在監獄服刑,已經死在裡頭了。……」
「那我也聽說了,難道就再沒有別的年輕女人知道大鐘的轉動方法了嗎?」
「是啊。啊,想起來了,是還有那麼一個。據說老太婆還有個女傭人叫赤井時子,長得十分漂亮,那時我還沒到鎮上來,所以沒親眼見過。但大家都說她姿色超群,又愛打扮,在村子裡很有名。時尚書屋
就在案發前不久,她勾搭了個男人,兩個人一塊私奔了。事發後,她也作為謀殺嫌犯受到審訊,但經過調查,當時她和那男人不在長崎,證據很確鑿,所以就無罪釋放了。啊,現在她會在哪裡呢?有人說她和那男人到上海去了。……」
「她有多大年紀?」

「當時大概十九二十歲,現在恐怕得有二十五六歲了吧。」
「是嗎,不過要是漂亮女人的話,看上去肯定顯年輕。」
我正聽著,腳下的樓梯由於陳舊,經不住我的體重,發出「吱——」的一聲。機警的榮子馬上就發現了我。時尚書屋
「原來是阿光呀,幹嘛躲在那裡偷聽呀,怎麼樣,剛纔的話都聽見了吧?」
榮子有些得意洋洋。時尚書屋
「噢,我偶然間聽到的,那又怎麼樣?」
無奈,我只好走下樓梯,來到她身旁。上了年紀的女傭見事不妙,悄悄地走開了。時尚書屋
「你還問怎麼樣,難道你就不明白嗎?阿光那麼尊敬的女人居然有這麼光彩的來歷呢。一個私奔的女傭人居然裝模作樣換了個野末秋子的假名字來糊弄人。」
「你是說秋子就是那個女傭人?混蛋,你!」
「對,就是混蛋!可是老太婆的養女死了之後,知道大鐘轉動方法的,除了那個女傭還有誰?誰是混蛋,現在你可要好好看清楚。」
我一下子無言以對。秋子參拜和闐銀子墳墓的舉動實在不可思議。如果她原來是和銀子一起生活過的傭人的話,那一切不就全講通了嗎?可這有點荒唐。不不,事情肯定不是這樣。時尚書屋
不管抓到了什麼證據,秋子端莊有禮、氣質高雅,怎麼會是一個私奔的女傭人?肯定搞錯了,搞錯了。時尚書屋
我沒理睬榮子的猜測,回到了房中。到了第2天早上,卻發生了一件對我形勢不妙的事情。時尚書屋
吃完早飯,我實在忍不住,就藉口為昨晚的事情道歉去找秋子。但是,去了一看才發現秋子的房間已空無一人。女傭講她們兩人大清早5點鐘左右就急急忙忙離開了旅店。我很失望,正要回去,卻在走廊裡碰上了早已等候着我的榮子。時尚書屋
她有些得意,不懷好意地嘲諷我說:
「嘿嘿,真是可悲啊。怎麼樣,眼睛還沒睜開來吧。您那位尊敬的秋子小姐真是禮節周到啊,連句話都沒留,就像賊一樣趁着天還沒亮偷偷摸摸不辭而別了。啊,我終於出了口問氣,痛快呀。」

神秘的咒語

秋子本來說要教給我們時鐘的轉動方法,現在卻不知去向,舅舅很失望,但好不容易來這裡一趟,於是就打算到鐘樓宅院去看看。那天早上,舅舅、榮子和我分乘三輛那種破舊的人力車,一字排開,沿昨天的路朝幽靈塔趕去。時尚書屋
同昨天一樣,宏大的庫房式建築裡昏暗潮濕,陰森可怖。我們挨個房間看,舅舅好像對其獨特的建築方法,複雜的房間佈局都非常感興趣,這裡要這麼建,那裡要這麼改,他在腦子裡構思房間的維修方案,樣子非常投入。時尚書屋
不久,我們來到了昨天我與秋子相遇的那個房間,也就是老太婆被殺的房間。一進門才發現在房間的一面牆上還開着一個小門,昨天竟然絲毫沒留意到。小門裡還有一段狹窄的樓梯,不用問,這裡肯定就是登上鐘樓的入口了。時尚書屋
然而昨天這裡關得嚴嚴實實的,根本看不出這裡還有個門。到底是誰、什麼時候打開了這扇門呢?莫非是秋子一大清早離開了旅館,特意趕到這裡打開門,給我們指示通向鐘樓的路徑?時尚書屋
我很自然地聯想到了秋子。那麼會不會有什麼可以確定秋子來過這裡的東西呢?我環視了一下整個房間,有了,在那張老太婆被害的陰森森的鐵床上,放著一朵如鮮血一樣紅的山茶花。時尚書屋
「哎呀,這有朵花……咦,早上好像有人來過這裡,山茶花是剛從樹枝上摘下來的,還很鮮艷呢。」
還是機敏的榮子手快,撿起了那朵山茶花。我想這朵花可能是秋子留給我的紀念物,不能被榮子搶去,就跑過去伸手去奪,但一個空當,還是稀里糊塗地讓榮子搶了先。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