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靈塔》江戶川亂步 第 9 頁


「我可真的不知道。知名的女作家中好像沒有她的名字。」秋子是小說家,讓我很意外。後來我才知道,其實秋子並非小說家,說她是女評論家更合適。最近,東京一家著名的出版社剛剛出版了她的一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9 / 62)

「我可真的不知道。知名的女作家中好像沒有她的名字。」

秋子是小說家,讓我很意外。後來我才知道,其實秋子並非小說家,說她是女評論家更合適。最近,東京一家著名的出版社剛剛出版了她的一本隨筆集,名叫《上海》,憑此書她在文壇上嶄露頭角。她曾在上海待過一段時間,此書便是根據她的親身經歷著述而成。時尚書屋
總之,我們接受了輕澤家的邀請。或許是要監視我們吧,榮子也提出一同去參加。時尚書屋
到了那天晚上,我們三人乘人力車前往。來到離輕澤家不遠的地方時,卻突然被警察擋住了去路。出事了。時尚書屋
「馬戲團的老虎衝破鐵籠跑了出來,好像是跑到對面的山上去了,現在我們正搜山圍捕。如果你們要是沒有特別緊急的事情,為安全起見,還是請回吧。」
警察來到我們的車前,好心地提醒我們注意安全。四下一看,街上確實已行人稀少,青年團員和消防隊員們正手持棍棒和獵槍,忙忙碌碌如臨大敵。時尚書屋
我們在車上商議了一下,覺得都已經來到輕澤家眼皮子底下了,就此返回實在遺憾,最終決定還是去一趟。時尚書屋
要是普通的邀請,我們肯定毫無異議回去了,這回是野末秋子的魅力,才讓我們這麼勇敢。我甚至幻想萬一秋子有什麼不測,我就會像中世紀的騎士一樣,來個英雄救美。時尚書屋
於是,我們以有萬分緊急的事情為由,拒絶了警察的好意,繼續驅車前行。不多久,就來到輕澤家的大門前。時尚書屋
這是一座木結構的西洋建築,外牆整個漆成綠色。它建於明治中期,是一位英國商人的府第。他回國時,輕澤從其手中買下了這棟建築。它的內部結構完全是一種日本式房屋所感覺不到的西洋風格,怪人輕澤引以為傲。時尚書屋
一位身着洋裝、十分摩登的女傭把我們領進了大門旁邊的接待室,輕澤夫人出來迎接我們。時尚書屋
「啊,歡迎歡迎。剛好大魔術馬上就要開演了,請趕快人場吧。」
夫人待客總是那麼快活熱情。時尚書屋

「夫人,路上聽說出了件大事,這附近有個馬戲團在演出,團裡的老虎跑了出來。」
舅舅省去寒暄,急忙向她報告了聽到的嚴重情況。時尚書屋
「嗯,我們也已經接到了通知,但是主人害怕驚擾了客人,所以還沒有跟大家講。不過,為了防止出現意外,槍具室的槍支全部都已子彈上膛了。」
「那就好。演出沒結束前,還是不要向大家講明的好。」
舅舅對主人的用意表示了贊同。提到槍具室,其實這也是輕澤的一大愛好,他花重金買來各式各樣名貴的獵槍,專闢一室收藏,冠名槍具室。時尚書屋
隨後,夫人帶領我們走進了表演魔術的大廳。剛找到座位,屋裡的電燈就立刻全熄滅了,變得漆黑一團。夫人向我們小聲解釋:
「現在表演就要開始了,待會兒舞台上會出現一位美人,你們可別吃驚喲。」
輕澤到底想讓大家看什麼呢,我往舞台上一看,只見舞台的正面出現了一幅小小的幻燈片。上面是一個一尺來高的倡人一樣的活人的身影。由於太小看不清臉,但還是能分辨出是位身着晚禮服的年輕女子。時尚書屋
不可思議的是,那女人的身影在一點一點不斷變大,二尺、三尺,眼看著在伸長。一會兒工夫她就變得和常人一般大小,面對台下的客人微笑致意。啊,原來是她。我差一點就要叫出聲來。時尚書屋
是秋子,野末秋子。我感覺就像一整年都沒有見到她一樣,沒想到在這魔術的舞台又再次相遇。時尚書屋
與前幾天樸素的和服不同,秋子今晚一身洋裝,依然那麼光艷照人。其美麗絶非俗氣的女優之美,而是那種社交場中貴婦人的典雅之美。不過,只有一處不太協調,今晚她的左手手腕上,戴着一隻鑲嵌珍珠的手鐲,有和服腰帶那麼寬,和她的裝束很不相配。時尚書屋
輕澤的所謂大魔術,看來也不是什麼稀罕的戲法。像幻燈變活人這一套,是很早就有的魔術。不過作為業餘愛好來說,能練到這個程度,技藝也是相當不錯了,而且有秋子這麼一個絶色美人站在舞台上,觀眾席上的喝彩聲頓時響成一片。時尚書屋
在大家為表演喝彩的時候,電燈重又亮起來,舞台上霎時亮如白晝。這時,秋子向觀眾深施一禮,來到舞台右側的大鋼琴前坐下,輕輕彈奏起蕭邦的小夜曲。時尚書屋
我雖不懂音樂,但還是能聽出秋子彈的是一首很難的曲子。她高超的演奏技巧令在座的客人全都如痴如醉。啊,秋子是多麼才華橫溢啊!不僅是文章,你看她的鋼琴演奏技藝也是如此嫻熟,真是多才多藝。也難怪我對她的愛憐之情令我陶醉了。時尚書屋
一曲終了,熱烈地喝彩聲又比剛纔表演魔術時多出一倍,經久不息。客人們不停地鼓掌,很明顯是請她再彈奏一曲。秋子略帶羞澀,含笑再次登台,彈了一首輕快的曲子才謝幕。掌聲又似潮水般湧起,席間充滿了對這位才女的溢美之辭。時尚書屋
等氣氛稍稍平靜下來的時候,秋子看到了我們,急忙向我們跑過來。舅舅要讚揚秋子的才氣,她卻搶先說:
「那天真是太抱歉了,我的同伴突然急着催我走,因此沒來得及跟你們道別。還有,今晚又在這裡丟醜,讓你們見笑了……」
秋子禮貌地問候我們。榮子這時又從一旁插嘴說;
「啊,演出太精彩了。不說鋼琴,魔術簡直令我佩服極了。你是怎麼裝得那麼巧妙的呢?」
她真是一刻不停地惹事。榮子肯定是懷着這壞心眼才跟我們來的。「裝」這樣的用詞,明擺着不是要挑戰嗎。時尚書屋
但是,秋子並沒有介意,而是不露聲色地回答:
「這家主人變魔術的手段高明,很內行。所以不是我裝出來的,而是幻燈裝置把我變得如此巧妙。」
然而,榮子卻充滿了敵意,並不罷休。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