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惡男 第 12 頁


女,李昊和蘭必金對任何一名走進副總裁辦公室的未婚女性也都充滿了好奇,因為刁俊陽臨時趕飛機走得匆忙,只丟給底下的智囊團一句,「我必須回去阻止小布偶嫁給別人。」搞得大家全都一頭薄水。小布偶不是小女生玩的玩偶嗎?玩偶
作者:謝上薰 / 頁數:(12 / 0)

二十八萬……二十八萬啊……窮人的天文數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可不可以不要來啊?時尚書屋
裡頭的氣氛好詭異,除了英俊得讓女人為之瘋狂的刁俊陽,尚有一男一女,也是讓人怨嘆上帝嚴重偏心的俊俏人物。向來貪看俊男美女的于美陽霎時兩眼閃閃發亮,套用在漫畫上,雙眼點綴出大星星。時尚書屋
就是這種眼神!刁俊陽沒好氣的瞪着她,很窩囊地想著,在場就屬他最俊帥,她卻不曾用這種眼神盯住他不放。時尚書屋
這小笨女的眼睛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時尚書屋
李昊和蘭必金都是美裔華僑,追隨刁俊陽轉戰海外市場,再一路追隨他回台灣,他們都覺得刁俊陽留在台灣這小地方可惜了,但沒人可以左右刁俊陽的想法,只能選擇追隨他或續留國外分公司效命。時尚書屋
如同美陽喜歡欣賞俊男美女,李昊和蘭必金對任何一名走進副總裁辦公室的未婚女性也都充滿了好奇,因為刁俊陽臨時趕飛機走得匆忙,只丟給底下的智囊團一句,「我必須回去阻止小布偶嫁給別人。」
搞得大家全都一頭薄水。時尚書屋
小布偶不是小女生玩的玩偶嗎?玩偶也會結婚?時尚書屋
這個疑問困擾他們好多天了,如今總算解開了。時尚書屋
李吳瞅了刁俊陽一眼,眼底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揶揄笑意,「她就是聞名已久的,你的布偶娃娃?」
蘭必金挺直前凸後翹的好身材,冷哼道:「沒什麼特別嘛!遠不如芭比娃娃的完美動人。」
她染了一頭金色的頭髮,風華逼人。時尚書屋
刁俊陽冷冽的外表看不出一絲表情,「兩位可以外出用餐了。」
即使心知小布偶對好看的人類都只是純欣賞,他一樣超不爽她愛看別的男人超過愛看他。時尚書屋
一等李昊拉著心不甘情不願的蘭必金離開,不安與恐懼在美陽眼眉間跳躍。不要走、不要走啊——厚重的木門仍然毫不留情地關上了。時尚書屋
剛進來時不覺得,但她現在感到這間辦公室的豪華氣派,大得嚇人。時尚書屋
那個不可一世、英俊挺拔、又高又壯,堪稱男人中的男人,不,惡魔先生,正莫測高深地盯着她看,彷彿要透視她的靈魂與心思。時尚書屋
美陽噤若寒蟬,感到前所未有的壓迫感。時尚書屋
「妳終於出現了。」
他淡淡的語氣讓美陽打起哆嗦,明明在生氣卻故意用溫和的口氣講話,肯定另有賤招藏在後頭沒使出來。時尚書屋
她膽顫心驚地迴避他犀利的眼眸,鼓起勇氣走向前,把餐盒放在他的辦公桌上,「你的午餐。」
腳底已準備抹油。時尚書屋
「妳要是敢再『畏罪潛逃』給我試試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一眼看穿她的小伎倆。時尚書屋
來了,他要開始算帳了嗎?時尚書屋
也罷,早死早超生,美陽一鼓作氣的說著:「你不可以把二十八萬都算在我身上,因為是你強灌我喝咖啡,我才會吐出來,我有說我不敢喝,而且……而且我會有『咖啡恐懼症』也都是你害的。」
她好可憐喔!怎麼會跟這種人是「青梅竹馬」,還一起長大呢?時尚書屋
台北街頭,十步一間咖啡館,而她居然無法享受,她才是受害者好不好?時尚書屋
「妳的意思是我活該倒楣,白白損失了一套亞曼尼西裝?」
刁俊陽噙着冷笑站起身,美陽馬上倒退兩步,看他如矯健的豹子般大跨步,繞過辦公桌直逼而來,本能的想轉身就跑,卻被人像拎小鷄般的拎住。時尚書屋
「妳好大的膽子!不准妳落荒而逃,妳偏要落荒而逃。」
「因為你看起來好恐怖。」
被逮住了,她也只好認了,坦白從寬總行吧?時尚書屋
「恐怖?」刁俊陽放開拎住她衣領的手,抓住她的肩膀轉過來與他面對面,一張鬼斧神工的俊美臉龐差一點就貼在她臉上。「說清楚,我哪裡恐怖?」他黑眸閃着精光,令美陽伯得險些閉上眼。時尚書屋
「全部都很恐怖。」
人在恐懼的心態下,是無法欣賞美的事物。時尚書屋
「妳有見過哪個男人的臉比我更好看?」
親眼所見?美陽想了想。「沒有。」
但一臉的狐疑。時尚書屋
「比我更高大帥氣?」
「沒有。」
「那妳到底用哪一隻眼睛看到我長得很恐怖?」
哦!她聽懂了。「是個性很恐怖,以至於你的表情看起來很惡魔。」
說完,吞嚥了一口口水,她會不會因太坦白而慘遭滅口?時尚書屋
「惡魔長什麼樣子,妳又見過了?」忍,他忍住怒吼。時尚書屋
「我看過漫畫。」
她說得還真理直氣壯。時尚書屋
刁俊陽站直身子,不知該仰天長嘆,還是狂笑一頓算了。時尚書屋
她疑惑地看著他深如泓潭般的眼瞳,這一看,才發現他實在太高了,以她一六二的身高穿上高跟鞋,居然勉強只到他下巴而已。時尚書屋
「你在國外天天吃牛排吃這麼高?記得你出國才一八〇左右。」
「與其關心我的身高,不如關心要如何賠償我。」
她縮縮肩膀,嘟起小嘴。「好嘛!你說要賠償你多少錢才行?」
他突然天外飛來一句,「我餓了。」
債主有令,美陽趕緊把餐盒端過來,見他已坐在沙發上等着,便乖乖的站在一旁把餐盒奉上。時尚書屋
「坐下來陪我吃。」
「啊?」
見她一臉不情願的表情,刁俊陽氣得險些內傷,一手接過餐盒,一手強拉她在他身旁落坐。時尚書屋
「給妳選擇,一是賠我二十八萬元,二是陪我吃一年午餐。」
真惡劣!
美陽算了又算,抬起臉。「先說好了,一頓午餐不可以超過一百元。」
刁俊陽失笑。「誰要妳賠午餐費?妳每天中午過來陪我吃飯,午餐自有人會準備。」
認識她十多年,明白她比江迎晨、田珍園更好命,完全沒有料理的天分,與其花百萬元重建廚房,不如請廚子算了。時尚書屋
「為什麼要我陪你吃……唔……」
一塊牛肉塞進她嘴巴,味道真好。時尚書屋
「考慮清楚再說話。」
刁俊陽面無表情的吃着飯,自己吃一口,就喂美陽吃一口,餐盒有兩層,份量十足,菜色齊全。時尚書屋
「我不要吃青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