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金田一之女王蜂 第 7 頁


「同時,也請您保守委託人的秘密。」金田一耕助一聽不禁皺起眉頭。加納律師則笑着從辦公桌的抽屜裡取出兩封信。其中一封裝在信封裡,一封則折成小小的四方形。金田一耕助看了信封上
作者:待考 / 頁數:(7 / 76)

「同時,也請您保守委託人的秘密。」

金田一耕助一聽不禁皺起眉頭。時尚書屋
加納律師則笑着從辦公桌的抽屜裡取出兩封信。其中一封裝在信封裡,一封則折成小小的四方形。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看了信封上的字,不由地瞪大眼睛,只見那上面寫着:

世田谷區經堂大道寺欣造親啟

這些字全是從印刷刊物主裁剪下來的字型,而且每個字型的大小都不一樣。時尚書屋
信封上沒有寄信人的姓名,但從郵戳上看來,發信地點應該是神田錦叮,發信日期是四月二十八日,至于信封樣式,更是隨處可得的牛皮紙信封。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連忙從信封裡取出信紙,那是一張便條紙,上面也貼滿了從印刷刊物上剪下來的字型。警告:
請別把那位小姐從月琴島上找來,因為她一來到東京,只怕會引起無數麻煩。時尚書屋
想想那位小姐的母親,回想一下十九年前的慘案吧!
不是有人被殺嗎?時尚書屋
那位小姐的母親天生一副剋夫相,而那位小姐更是青出於藍,將會有不少男人在那位小姐的面前流血。時尚書屋
她就是女王蜂!
凡是仰慕她的男人終究逃不過一死。時尚書屋
再次提出警告,請勿把那位小姐從月琴島上找來。時尚書屋
便條紙上既沒有收信人的姓名,也沒有寄信人的姓名。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看完信,額頭上不禁滲出豆大的汗珠。時尚書屋
接着,他又打開另一封信。這封信上排列的鉛字跟前一封信差不多,連內容也絲毫不差。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忍不住拭去額頭上的汗水,一股莫名的顫慄早已遊走在脊背之間。時尚書屋
「這封信的信封呢?」
加納律師笑着說:“很抱歉,這不方便讓別人看,我剛纔所說的委託人的秘密正是這一點,這個人……姑且就稱他為神秘委託人吧!

「不過這封信跟那封信一模一樣,同樣都是把剪下來的鉛字貼在信紙上,再裝入相同的牛皮紙信封裡,郵戳相同、日期也相同。也就是說,那個人同時把相同的警告信寄給兩個人。」
金田一耕助再度檢查這兩封信,信上並沒有留下任何可疑的指紋,甚至連一些小小的蛛絲馬跡也沒有。看來這個人做事一定非常仔細、謹慎。時尚書屋
「這樣啊……那麼你能不能再多告訴我一些訊息呢?否則這簡直和大海裡撈針一樣,太困難了。」
「你說的不錯。請你提問,只要是我能回答的,一定毫不保留地告訴你。」
「首先是這位小姐的名字。警告信中只寫着『那位小姐』,你要我去迎接的,該不會就是這位小姐吧?」
加納律師點點頭。時尚書屋
「她叫大道令智子。」
「啊!這麼說來,她和這封信上的收信人大道寺欣造有血緣關係嘍?」
「不,他們兩人並沒有血緣關係,因為大道寺先生只是智子小姐的繼父。」
「原來如此。那麼這位神秘委託人和那位小姐又是什麼關係?」
加納律師猶豫了一下。時尚書屋
「這一點我不能說,因為這涉及到委託人的隱私。」
「大道寺欣造和他的女兒智子小姐,以前並沒有住在一起嗎?」
加納律師點點頭。時尚書屋
「你是說他現在才準備把女兒接回來同住?」
加納律師再度點頭肯定。時尚書屋
「這是誰的意思?是大道寺先生還是神秘委託人的意思?」
「是雙方的意思,更是智子已故母親的意思。智子在這個月,也就是五月二十五日就滿十八歲了,她母親臨死前的遺願是希望在她滿十八歲的時候,能跟着爸爸來東京住,為的就是幫她找個好婆家。」
金田一耕助聽到這裡,不由地想起警告信中的一段話——將會有不少男人在那位小姐的面前流血。她就是女王蜂!凡是仰慕她的男人終究逃不過一死。
一到這兒,金田一耕助就按捺不住心中的焦躁。時尚書屋
「這麼說來,有人故意要阻礙智子小姐回東京嘍?」
加納律師神色黯然地點點頭。時尚書屋
「你知道是什麼人嗎?」
「不知道,目前完全沒有任何線索。不過寄出警告信的人似乎知道智子和神秘委託人的關係,否則我的委託人也不會收到那封警告信了。我想,這封警告信的背後恐怕另有隱情吧!」
金田一耕助凝望加納律師好一陣子,之後才又把視線移回警告信上。時尚書屋
「對了,信上曾經提到十九年前的慘案。從字裡行間看來,那好像不是意外,而是殺人案件。所以,是不是能請你就這個部分說明一下?」
加納律師猶豫了一會兒才點點頭,字斟句酌地說:
「距今十九年前,也就是昭和七年的七月,有兩名學生到位於伊豆半島南方的月琴島旅行。兩人的名字分別是日下部達哉和速水欣造,不過我先說明一下,日下部達哉是化名,不是真名。」
「那麼速水欣造也就是大道寺欣造嘍?」
「嗯,是的。這兩個人在島上停留了兩個禮拜,這期間,日下部達哉和島上大道寺家的女兒琴繪暗中交往。一直到兩人離去之後,琴繪才發現自己有了身孕,因此她便寫信告訴日下部達哉這件事情……」
「啊!請稍等一下。您剛纔說日下部達哉是化名,既然如此,琴繪又如何寫信告訴他?」
「哦,這個嘛……那是因為速水欣造負責幫她傳信的。大道專琴繪想寄信給日下部達哉的時候,都是先寄給速水欣造,再請他轉交給日下部達哉。因為速水欣造之前曾告訴過琴給他的地址。」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當日下部達哉從速水欣造那兒得知琴繪有身孕的事之後,感到相當震驚。因此他立刻前往月琴島,那大概是昭和七年十月中旬的事。」
「速水欣造也跟他一同前去嗎?」
「不,只有日下部達哉自己去。他到達月琴島之後,究竟和大道寺琴繪談了些什麼,我們無從得知。總之,日下部達哉在島上逗留了兩三天,而且後來便在這座島上結束了他的一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