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金田一之女王蜂 第 9 頁


「那麼現在蔦代就成了大道寺先生的正室了吧!」「不,事情並非如此,因為蔦代是個非常傳統、保守的女人,據說她認為自己出身卑微,無法入籍大道寺家,所以直到現在她還稱呼自己所生的孩子為
作者:待考 / 頁數:(9 / 76)

「那麼現在蔦代就成了大道寺先生的正室了吧!」

「不,事情並非如此,因為蔦代是個非常傳統、保守的女人,據說她認為自己出身卑微,無法入籍大道寺家,所以直到現在她還稱呼自己所生的孩子為大少爺,而文彥也叫自己的母親阿蔦。」
「那麼,大道寺先生現在名義還是一名鰥夫嘍?」
「是的,琴繪夫人死後,他便沒有再娶。不過,他在新橋一帶倒是有很不錯的發展……」
「嗯,他可說是一位有財有勢的企業家。」
「他已經是五六家公司的社長和常務董事了,當然,這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本身相當有才幹,不過他的後援者給的資助也是不可輕視的,我的委託人打從智子出生之後,便開始在大道寺先生身上投資。」
「這麼說來,這位神秘委託人在社會上也是相當有影響力的人嘍?」
金田一耕助再次感到心中那股莫名的悸動。時尚書屋
那一天,金田一耕助回到自己的住處之後,便翻開名人錄,查看有關大道寺欣造的資料。時尚書屋
大道寺欣造本姓速水

明治四十三年三月十八日生

昭和八年東京帝國大學法學系畢業
現職[
武相鐵道社長、伊豆相模土地常務董事、駐河纖維
常務董事、三信肥料常務董事、松籟在飯店常務董事
「嗯,他的確是個非常出色的企業家。」
接着金田一耕助便拿起一支筆,畫出大道寺家的家譜。時尚書屋
阿真———— |————大道寺鐵馬

|

|

蔦代三十六歲 |大道寺欣造本姓速水·四十二歲—琴繪 |—日下部達哉

| |

| |

文彥虛歲十七歲 智子實歲十八歲
第4章
消失的蝙蝠
金田一耕助醉了,醉在這個充滿浪漫傳說的月琴和上所飄散的神秘而美麗的氣氛之中。時尚書屋
其實,早在他昨大傍晚從船上遠眺琴桿岬的峭壁時,就已經陶醉其中,當時一位絶色美女出現在他目光所及之處,讓人看了有種如歷仙境的感覺。時尚書屋
啊!她那份美艷,以及全身散髮出的高不可攀的神聖魅力,實在讓見到她的男人痴迷。時尚書屋
當然,她自己完全沒有注意列這一點;上已因為她沒有注意到,所以才會人感到更加心醉。時尚書屋
她不經意地蹩眉、不經意地一笑,甚至毫不遺作地嘟着嘴嘆息,都足以攝人魂魄,只要被她那人真無邪的雙眼掃過,任何男人都不禁要熱血沸騰了。時尚書屋
即使像金田一耕助這樣理性的男人,即使他此刻正流連在美麗的山茶樹林間,但一想到她的容貌,還是不由地要打哆嗦。沒想到警告信中竟將那女孩比喻成女王蜂!竟會說許多男人將在她面前流血……啊!任何人只要看她一眼,恐怕就真的是無法自拔了吧!
金田一耕助嘆口氣,儘量控制了自己,重新回顧自己來到這座小島上的因由。時尚書屋
當時,他接下加納律師委託的案子,在五月十七日離開東京,來到修善寺的松籟莊飯店。時尚書屋
這是加納律師指定的飯店,只要他在此投宿,就可以和大道寺家派來的人碰頭了。時尚書屋
根據名人錄上的記載,松籟莊飯店是大道寺欣造的關係企業之一,這裡原本是某位皇族的別邸,戰後由伊豆相模土地公司買下了,裝修成飯店。時尚書屋
普普通通的客人是根本沒有資格住進這家飯店的,就連金田一耕助也是因為手持大道寺欣造的介紹信,所以才能大搖大擺地住進來。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一進來就很喜歡這裡,它不但前有桂川、後有嵐山,而且還有遠離喧囂的修善寺,更顯出它的清幽淡雅。時尚書屋
再加上金田一耕助近來對基督教教會頗有好感,所以他甚至覺得鐘樓不時傳來的鐘聲彷彿都有洗滌心靈的作用。此外,這裡早晚也可以聽得見修禪寺的鐘聲。時尚書屋
這家飯店的內部相當寬廣,分成西式客房和日式客房。金田一耕助個人比較喜歡日式房問,所以便選擇住在日式客房內。時尚書屋
奇怪的是,他投宿的那個晚上,飯店內好像並沒有其他客人似的,除了寬敞的建築物對面偶爾傳來女服務生的腳步聲之外,其他再無半點人聲,這不免讓金田一耕助猜測起飯店的營運狀況大概不是很好。時尚書屋
第2天早上,當金田一耕助準備前往澡堂的時候,卻發現已經有人先他一步入而且那個人已經洗完澡,正站在鏡子前面擦拭身子。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起先只是隨意地瞧他一眼,沒想到等他看清楚眼前這個人後,就不由自主地又多看了幾眼。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曾當過兵,所以看過不少袒胸露背的男子,可是今天他還是頭一次看到如此健美的體格。那男子寬闊的肩膀、厚實的胸膛、肌肉結實隆起的臂膀、緊柬有力的腰,以及從臀部到大腿之間散髮出男性的驕傲與年輕,實在令人讚賞不已。時尚書屋
那個人的皮膚因為入浴之後而呈現出富有光澤的古銅色,尤其在抹上香油之後,更加顯得有精神和富有彈性。時尚書屋
面對如此健美的身軀,金田一耕助不禁有些自卑,開始考慮自己要不要褪下衣衫。畢竟在體格如此完美的人面前寬衣解帶,實在需要相當大的勇氣。時尚書屋
就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對方突然回過頭,對金田一耕助露齒一笑,然後輕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接着,那人便開始穿上衣服。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發現那人的臉部輪廓非常鮮明,和這副健美的體格實在搭配得恰到好處,而且整個人看上去十分年輕,大概才二十六七歲。時尚書屋
稍後,金田一耕助趁着吃早餐的時候,偷偷問女服務生那個人是誰。時尚書屋
「哦,那位是西式客房的客人,不過他說日式澡堂比較寬敞,洗起來的感覺也比較好,所以才……」
「他住在這兒很久了嗎?」
「不,他昨晚很晚才來的。大概比你晚一班車吧。」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