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零的焦點 第 10 頁


「沒聽說,鵜原先生說是因為工作需要而搬走的,搬走後連一張明信片也沒寄來。」老姐翕動着下唇不滿地說。「是嗎,那也太過分了。」「你們不知道鵜原先生的住處嗎?」老姐的目光轉動了一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10 / 61)

「沒聽說,鵜原先生說是因為工作需要而搬走的,搬走後連一張明信片也沒寄來。」老姐翕動着下唇不滿地說。時尚書屋

「是嗎,那也太過分了。」
「你們不知道鵜原先生的住處嗎?」老姐的目光轉動了一下,饒有興味地問。本多有點着慌了。時尚書屋
「不,隨便問問。鵜原先生搬家時,他的行李,比如被縟之類,是搬家公司來搬走的吧。」
禎子在一旁聽,她理解本多為什麼這樣問。他想從搬家公司打聽到鵜原搬到哪裡。時尚書屋
「我不記得是不是搬家公司。行李是鵜原自己收拾的,好像是叫了一輛出租汽車一起運走的。」
「是出租汽車嗎?」本多嘟味道。時尚書屋
臨走,老姐和藹可親地說:
「鵜原先生是一個安分守己的人,他常出差,一個月裡,只在家裡獃半個月。也沒見過他去玩女人,也不喝酒,真是個好人。快搬走時,他出差越來越多了。」
兩人又回到河岸路上,這條河叫犀川,河水少,兩岸乾燥的地方積起很厚的雪。時尚書屋
「鵜原搬家時不用搬家公司,而用出租汽車,看來他新搬的地方是在金澤市內吧?」禎子問本多。時尚書屋
「這個……」本多一邊走,一邊歪起了頭說:
「那也不一定。出租汽車送到火車站,然後把行李託運。看來不在市內,如果是在市內,辦事處的人一定會知道的。」
聽了本多的話,禎子覺得鵜原好像有什麼秘密。是的,丈夫一定有意識隱瞞的事,新婚的妻子未必知道。它隱藏在更深層。時尚書屋
遠處有一座條橋。它的上方白山的雪原向前延伸着,灰色的雲覆蓋在上空。在禎子的眼裡,那是在取訪湖看到的北山。那時,丈夫不讓她去山的那一邊,如今她自己卻來到了這兒。時尚書屋
「要是出租汽車的話,那就找不到線索了。行李送到車站,那只有到車站去查。可是一年半以前,是小包託運呢,還是隨客車走的,一件小小的行李是無法查到的。」
然而,他仍然決定去車站看看,禎子表示同意,但這事兒像騰雲駕霧一樣,沒有把握。時尚書屋
在電車裡,三個和尚在閒聊,禎于忽然想到這城市和尚多。電車在大寺院眼前停下,他們下了車。時尚書屋
「這是本願寺。這一帶是佛教的真宗。」本多在一旁說。今天早晨火車到站時見到的大寺院的屋頂就是這本願寺。時尚書屋
進了車站,兩人朝行李託運處走去。兩個站務員正忙着工作,等待他們騰出手來。時尚書屋
「有什麼事?」一位矮胖的站務員一邊收拾行李,一邊問。時尚書屋

「一年半以前託運的行李,現在能查到嗎?」本多問。時尚書屋
「一年半前?」站務員一愣,「行李還沒有到嗎?」
「不,不是,想查一查運到什麼地方。」
「是誰送的,送到哪兒?」
「這些都不知道。託運人是鵜原憲一。」
「是手提行李,還是小包?」
「這也不清楚。」
「看來,你們也沒有收條。一年半的話,那是很早以前了。知道發送的日期嗎?」
「準確的日期不知道,只知道發送人的名字。」
站務員有點火了。時尚書屋
「簡直是胡扯。發送的地點不知道,行李的類別不知道,日子也不知道,又是一年半以前的事。這沒法查。」
他的話有道理,本多只有退下,點燃了一支菸,開始踱步,說道:
“這不能怪站務員發火。毫無頭緒怎麼能查呢?從車站查搬家新址已經不可能了,怎麼辦7’本多看了一下手錶道:
「已經四點,去警察署看看吧,或許能聽到什麼消息。」
這是指照會本縣和鄰縣警察署,有沒有發現身份不明的屍體。禎子感到胸頭堵得慌。時尚書屋
「這麼快就能知道嗎?」
「也許會知道。警方是用電話聯絡的。」
本多想儘快知道結果,朝公共汽車站走去。時尚書屋
早晨見過的警司得知本多和禎子來了,自己來到傳達室。警司是高個子,四十多歲。時尚書屋
「查問結果大體上已知道了。」警司說。時尚書屋
「哪麼謝謝了。」本多和禎子低頭行禮。時尚書屋
「從十二月十一日,也就是你要找的那個人斷絶消息那天起,直到現在,本縣及鄰近的富山縣、福井縣沒有發現身份不明的屍體。當然是到現在為止。」
到現在為止沒有發現,禎子的痛苦情緒減輕了些。時尚書屋
「是嗎?」本多想了一下,「那麼其他各縣的結果,還要等些時候,是不?」
「發出的搜索請求書向全國頒發,需要兩星期以上。」
「那就是說,以上三個縣,從那以來,沒有發現過屍體,對不?」
「沒有發現身份不明的屍體。其餘的由家屬認領,或採取明確法律手續的另當別論。本縣發現自殺三件,傷害致死一件;福井縣燒死一件,自殺一件;富山縣,自殺兩件。這樣看來,在短短幾天內,有許多不幸而死的人。」
警司看到記事本,感嘆地說:
「男的四人,女的四人,各占一半,真奇妙。」
警官的意思是,目前要搜尋的當事人尚未死亡。本多說:
「好吧,今後如有線索或發現屍體,請跟我們聯絡。」
「那麼跟請求書的人聯絡。」警司看了一下請求書,那上面寫的是東京的住址和禎子的名字。禎子瞅了一下本多的臉,本多馬上明白了。時尚書屋
「是這樣,如果在近處發現,就請您跟在金澤的我聯絡。夫人不久就要回東京。我的名片上回已經給過了。」
「是的,那就這樣辦吧。」警司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出了警察署大門,本多站住了。時尚書屋
「現在看來,還沒有發現我們所擔心的事實,因此可以放心了。這種事絶對不會有的……鵜原先生一定在什麼地方活着。是不是?」本多為了安慰禎子,斷言道。時尚書屋
「因為不存在死亡的原因,也許是我們過分慌張,說不定,過一兩天鵜原先生會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