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零的焦點 第 12 頁


還是外界的暴力?這句話到嘴邊,沒說出來。「說鵜原先生讓自己失蹤,還為時過早。至今還沒有找到原因。十一日分手時,他還說要回辦事處來,桌子裡的東西還沒有整理。」是啊!禎子想起來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12 / 61)

還是外界的暴力?這句話到嘴邊,沒說出來。時尚書屋

「說鵜原先生讓自己失蹤,還為時過早。至今還沒有找到原因。十一日分手時,他還說要回辦事處來,桌子裡的東西還沒有整理。」
是啊!禎子想起來了,鵜原從金澤寄來一張明信片,說十二日回東京。因此,他應該在十一日從金澤出發。可是,這一天他有事去了高岡,說十二日再回金澤,然後回東京。高岡在去東京途中,有事要辦,為什麼不中途下車?那比折返金澤,再乘火車去東京方便得多。時尚書屋
禎子說了這個疑問,本多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您說得對。鵜原先生十一日去了高岡,打算第2天返回金澤。這事至為重大。說不定,那是問題的關鍵。」
「你說鵜原現在住的地方是否在高岡?」禎子心中一陣子騷動,說道。時尚書屋
「我也不清楚。不過,我想不至于吧。不瞞您說,在夫人到來之前,我去高岡調查過。到現在還找不到鵜原先生住在高岡的痕跡。時尚書屋
而且,正如夫人剛纔所說的那樣,如果去高岡,那麼去東京正好順路,沒有必要再折返金澤,我總覺得在別的地方。為什麼非折返金澤再去東京不可呢?」
聽到這裡,禎子想起今天早晨本多曾說過鵜原說去高岡是撒謊。時尚書屋
那麼,鵜原為什麼要撒謊呢?為什麼不把自己的住處告訴辦事處的人呢?禎子這才找到為什麼對本多的話不滿的原因。時尚書屋
「本多先生,我這才知道,您在我到達以前,早早就去尋找鵜原的屍體了。」禎子說。本多眼睛裡顯出尷尬的神情。時尚書屋
「是不是因為鵜原的住所不明,換句話說,鵜原身邊有秘密,在下落不明的同時,就和屍體聯繫起來了?」
本多端起茶碗,放在嘴邊,他在考慮如何回答。他喝了一口咖啡答道:
「已經報了警,總會有眉目的。夫人,您過慮了。我已經說過多次,您不必擔心。我相信鵜原先生會平安無事的。」
禎子掉過臉不去看他。本多的安慰反而使她覺得自己的直覺是正確的。丈夫的秘密究竟是什麼呢?時尚書屋
她把目光移向奶油色的牆壁。牆上掛着金澤的晚景照片。禎子想起自己手提箱裡有丈夫的照片。時尚書屋
禎子請本多稍等片刻,上樓從手提箱裡拿出兩張照片,放在本多的面前。時尚書屋

「這是夾在鵜原書中的兩張相片,是不是有關連,還不知道。本多先生,您能從這兩張照片上的房屋找出什麼線索來嗎?」
本多把照片拿在手裡看了一會兒。一張是類似文化住宅的高級的房屋,一張好像是農家似的簡陋的平房,背景是山脈。本多歪起了腦袋。時尚書屋
「不知道。我沒見過。這是鵜原先生自己照的吧?」
’‘大概是的,他有照相機。”
「那個漂亮的房子,在東京是常見的,但沒有背景,不知是在什麼地方,或許是在外地也未可知。」本多想的和禎子一樣。時尚書屋
「這個農家,很明顯是本地的鄉下,門小,廂房在裡首,格子窗,是它的特徵。可是,在哪兒呢?」本多把照片翻過來看。時尚書屋
「是沖洗房沖的,你瞧,35和21是沖洗房做記號。從紙張陳舊的程度來看,不是最近照的。不知鵜原先生是托哪家照相館沖洗的。」
「我結婚以後沒見過,所以也不知道。」
「是嗎?或許公司裡人知道,我去問一問。」
「本多先生,您順便問一下,要是有人知道這兩處房屋,那麼都在哪裡。」
「明白了。」本多把照片放進口袋裏。禎子雖不說,他也猜得出這兩張照片上的房屋和鵜原的住處有關。時尚書屋
天色晚了,本多站起來告辭。時尚書屋
「多謝了。」禎子將本多送出門口,心想今後還要給他添不少麻煩。時尚書屋
回到房間裡,演于茫然若失,不知所措。從今早晨起一直處于緊張狀態,此刻突然弛緩了。一幕一幕往事像遠方的景緻似地惆然地迴轉。時尚書屋
丈夫為什麼十一回去高岡,離開了辦事處,為什麼第2天還要回金澤來?本多說,這也許是問題的關鍵。她想起本多說過的話:‘我總覺得在別的地方,為什麼非折返金澤再去東京不可呢?時尚書屋
禎子給賬房打了個電話。時尚書屋
「有沒有石川地圖?我想看一看。」
女招待把地圖拿來了。時尚書屋
「想去參觀嗎?旅行該是很有樂趣的。不過,現在天氣不好,要是在春天,可以到能登半島轉轉。」
禎子只是微微一笑。時尚書屋
她攤開地圖看。從金澤開出的支線很少。有去能登半島北端的七尾綫。這條綫在離金澤不遠的津幡分開。時尚書屋
津幡站只有快車才停。因為它離金澤最近,應該考慮在內,此外從西金澤站開出,沿犀川,南下到白山溪谷,也有一條支線。還有一條支線從金澤去河北高,終點站為粟峽。另有兩條私營鐵路,沿海岸朝大野湊方向行駛。時尚書屋
一共有四條支線。時尚書屋
然而,除了支線以外,還有與東京相反方向,開往福非方面的幹線。那個車站,非快車不停,因為它離金澤很近,可以乘普通列車去。時尚書屋
除列車以外,還有公共汽車,四通八達。在交通發達的今天如果單純地考慮以金澤站為中心,十一日丈夫的目的地在何處?禎子無法給他限定。時尚書屋
禎子合攏地圖,閉上了眼睛。時尚書屋
十一日,鵜原憲一還打算回金澤,去了哪兒,從此沒有消息。事實就這些。時尚書屋
禎子想到過去在報上經常讀到的奇怪的失蹤事件。有一位年輕的學者在去上班的途中,突然消失了。有一位公司職員出去散步,從此一去不回。另一位少年在外面遊玩,在回家途中失蹤了。時尚書屋
失蹤原因,家人都沒有線索。全國這樣的事例不少,她在一本週刊雜誌上讀到過。時尚書屋
鵜原憲一的失蹤,恐怕也是其中的一例。沒有任何原因。他沒有自行消失或自殺的意志,還說第2天回金澤辦事處來,抽屜裡的東西還沒有整理哩。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