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零的焦點 第 8 頁


辦事處在繁華大街的橫街裡,在九谷燒店舖的二樓租的房子。店面上放著紅的、金的唐獅子和陶壺之類陶器,是家老鋪子,很氣派。上了樓,十鋪席大的房間放著四張辦公桌,桌上豎立着一些賬簿,原來是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8 / 61)

辦事處在繁華大街的橫街裡,在九谷燒店舖的二樓租的房子。店面上放著紅的、金的唐獅子和陶壺之類陶器,是家老鋪子,很氣派。上了樓,十鋪席大的房間放著四張辦公桌,桌上豎立着一些賬簿,原來是日本式房間改造成的辦公室。時尚書屋

「這兒是鵜原先生的桌子。」本多良雄指了指現在自己用着的靠窗戶的桌子。也許是主任用的,比其他桌子大些。禎子想象着這兩年來在這張桌子上看賬簿,寫信時丈夫的姿影。時尚書屋
大清早,其他人還沒有來,只有青木和本多。青木沒有脫大衣,冷呵呵地站在那裡。時尚書屋
本多說:「抽屜裡鵜原先生的東西都還沒有整理,几乎全是公司裡的檔案,為了方便起見,我把它放在一塊兒了。」
本多打開辦公桌最底下的抽屜。禎子瞅了一下,全是傳票之類的東西。時尚書屋
「夫人,這裡的工作沒有交接完畢。」本多對禎子的臉露出安慰的微笑。「鵜原先生還想再一次回到這兒來。」
聽了本多的話,禎子不由地一怔,這樣說來,他是直接從金澤回東京。她好像聽科長說過。時尚書屋
「本多君,」青木把空着的椅子拖到跟前,斜着坐下說,「你和鵜原君最後分手是在這辦公室嗎?」
從窗戶裡射進來的陽光變得明亮了。本多良雄說:「好,現在我說明一下,請夫人一起聽著。鵜原先生說,十二月十一日晚上出發,我想是二十點二十分從金澤發車的快車,我說去車站送行。鵜原先生說,不必了,他去高岡還有點事,早點走,明天早晨再回金澤辦事處來,晚上出發,要送的話,到那時再送吧。時尚書屋
三點多他獨自離開了辦事處。」
「高岡?他說有事?是公司裡的事嗎?」青木問。時尚書屋
「不,在高岡沒有公司裡的事。大概是私事吧,我沒細問。夫人,鵜原先生在高岡有朋友嗎?」
「不,我沒聽說。」禎子回答。說不定有朋友,因為結婚還不久,反正自己沒聽說過。她感到自己所處的境地是多麼無依無靠。時尚書屋
「是嗎?」本多點點頭。他那表情似乎禎子應該知道。「第2天,我一直等待鵜原先生回來,還有這些檔案需要交接。可是,第2天,也就是十二號,從上午起一直等着,卻沒有他的影子。時尚書屋
下午沒來,第2天也沒來。我以為他從高岡直接回東京了。沒交接的檔案並不十分重要。鵜原先生不說,我們也能弄懂。時尚書屋
於是過了四天,東京總公司說鵜原先生還沒有回去,打電話來問。我真吃了一驚。」
青木看著本多的說明似乎只對著禎子,他感到有些不滿。時尚書屋
「你聽我說。你在電話裡向總公司報告,說鵜原君十一日從金澤回東京。那麼這話得訂正一下。事實上,十一日因事去了高岡,預定十二日再回到金澤。時尚書屋
因此,正確地說,鵜原君應該在十二日早晨去東京。十一日傍晚,他去了高岡,一直沒有回來。你以為他直接回東京了。因此你以為,十一日晚走的,是這樣嗎?」

「是這樣。我只能這樣認為。」本多回答。時尚書屋
對青木的提問,禎子感到有點兒懷疑。本多的回答,同時也是對禎子的答辯。時尚書屋
「高岡,高岡,鵜原君到那兒去幹什麼呢?夫人,您有沒有什麼線索?」青木對禎子說。時尚書屋
「不,一點兒也沒有。」禎子再次否定。時尚書屋
「鵜原君以前是不是常去高岡?」青木把視線移向本多。時尚書屋
「我剛到這兒,不太清楚,問以前就在這兒的人,誰也沒有聽說過。」
「這就奇怪了。」
青木歪起了腦袋。禎子也覺得不可思議。丈夫在離任前,在高岡有什麼事必須辦呢?時尚書屋
「你和鵜原君已經交接完畢,是不是?換句話說,他帶著你到各地客戶轉了轉?」青木問。時尚書屋
「這事兒五天裡就辦完了,沒有剩下的了。」
「你們在一起時,鵜原君對這次的事情有沒有露出點口風。」
「沒有,一點兒沒有。」
「鵜原君的家在哪兒?」
「家?」
「是他租的房子,在什麼地方?」
本多的眼睛裡露出狐疑的神色,隨即消失了。時尚書屋
「好像在津幡租了一間房子,離這裡兩里東面的小鎮上。」
禎子想起在到達金澤前停過的那個站名。丈夫住在那樣冷清的小鎮上嗎?禎子還是第1次聽說。時尚書屋
「那邊的房子已經退掉了吧?」
「那當然。」
青木從大衣口袋裏掏出香煙來點燃,朝禎子瞅了一眼說:
「我說這話,也許對夫人不太好。不防一萬,只防萬一,是不是報警,請求警方搜索,因為今天已經過了五天了。」
「我贊成。’才多說,“我看有必要這樣做,要不,現在我就陪你們去警察署。」
禎子沉吟了一下,點點頭。時尚書屋
禎子同本多良雄並排走出九谷燒店舖。太陽當空照,風卻很冷。街上的行人多起來了。時尚書屋
「青木君……」本多一邊走,一邊說:「是個心直口快的人,或許冒犯您了,不過他是個好人。」
「不,沒事兒。事事都讓他費心了,實在不好意思。」禎子說。其實這話也是說給本多良雄聽的。時尚書屋
警察署不很遠。時尚書屋
「我想請求搜索。」本多說。時尚書屋
剛上班的年輕的警員,遞過來一張紙。時尚書屋
「把年齡、特徵、服裝以及離家出走的時間,詳詳細細寫在這上面。」
詳詳細細的分成好幾個欄目,搜尋一個人的下落,原來用這樣一張印好的紙。禎子感到很奇妙,這張紙竟和人的關係非常密切。禎子把丈夫的特徵、身高、體重、服裝、身上帶的錢和東西,可能去的地方等,一欄一欄寫清楚。她一邊寫,一邊產生了錯覺,彷彿自己在描寫一個名叫鵜原憲一的陌生人。時尚書屋
「為什麼離家出走?有什麼事情沒有?」
警員例行公事地問道。他處理的事件好幾十件,這不過是其中之一,因此臉上沒有絲毫表情。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