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空白的憂慮 第 3 頁


和岡製藥公司的廣告稿不再發給我們。和山岡的這種顧慮一樣,植木在讀到這條新聞以後,立刻也就產生了同樣的恐懼。和同是第1流的製藥公司,產銷的藥品種類很多,因此在各報登的廣告也很多。如果
作者:待考 / 頁數:(3 / 13)

和岡製藥公司的廣告稿不再發給我們。和山岡的這種顧慮一樣,植木在讀到這條新聞以後,立刻也就產生了同樣的恐懼。和同是第1流的製藥公司,產銷的藥品種類很多,因此在各報登的廣告也很多。如果由於這條「浪氣龍」的報導的關係,這家公司憤而停止向我們供稿,那真是一個很大的打擊。時尚書屋

對和同公司來說,象Q 報這樣一張小小的地方報,當然是不在活下。事實上,都是由於情面難卻,再加廣告代理店弘進社的努力斡旋,才把廣告紙型分給我們刊登的,植木對這種事實看得很清楚,因而非常害怕引起和同公司的憤懣。時尚書屋
「前原君!」植木把計算員喊到自己身邊說,「你給我計算一下,在這半年之內,和同公司每月平均對我們的發稿量是多少。」
前原回到自己位子上,翻着帳簿,打着算盤。在這個時間裡,植木自己也在頭腦裡暗暗地盤算着,眼神裡顯露着惶恐的表情。時尚書屋
「可是,『浪氣龍』會引起中毒作用而致人死命,這是真的嗎?」
山岡凝視着植木的眼睛這樣說。其實,植木心裡也有着和他同樣的疑問。時尚書屋
「哦。象和同這樣一家製藥公司,我想總不會輕率地出售這種藥品吧?」
植木凝視着遠處,這樣地獨自嘟噥着。時尚書屋
「也可能是由於體質特殊,因而發生休克致死的吧?」
「也可能是這樣的,不過。報導本身會不會有錯誤呢?」
山間把兩隻手捏成拳頭,支撐着下顎。時尚書屋

「那總不致于吧。別的報紙也都有着同樣的報導哩?」
植木這樣說著。但山口卻搖着頭表示不同意:
「問題在於到底是不是因為注射了『浪氣龍』而死的,死亡的真正原因會不會是由於其他的疾病呢?」
山岡說這些話時把聲音壓得很低,這是他的習慣,每當他思考着什麼問題時,總是把聲音壓得低低的,顯得一副夠有介事的表情。時尚書屋
可是,植木卻說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這是注射之後立刻產生的反應,所以除了針劑以外,不可想像還有其他原因。不過,究竟是什麼原因,這倒可以不去管它,重要的問題是在於只有Q 報把「浪氣龍」這種藥名部登了出來。這種藥,總不見得全部都會引起這種中毒作用,如果是的活,那麼自從開始發售以來,已經經過很多時日了,其他地方也早應該發生中毒的事例啦。時尚書屋
很可能只有分配到這裡來的針劑中混入了什麼不純的物質吧。對和同製藥公司來說,這一件事只說明了他們工作上不夠仔細,運氣不好。但在報館來說,也大可不必抓住了這一例外的事件,對這家公司正以全力來宣傳的藥品,有意誇大其詞地來報導啊。編輯部的這種愚蠢做法,使植木感到怒火中燒。時尚書屋
計算員前原把半年來的統計寫在紙上,躡手躡足地走過來。植木戴起眼鏡看著:和同製藥公司平均每月登二十一欄廣告,特別是最近登的欄數更多。那就是因為「浪氣龍」的宣傳關係。一家廠商單獨刊登這麼多的廣告,這種顧主確實是不多的。時尚書屋
因此弘進社對和同公司是多麼重視,也就不難想像了。植木不但料到和同公司的憤懣,同時更害怕弘進社也要來責問的。還有什麼臉面去見弘進社呢?東京方面的廣告,絶大部分都是由這家廣告公司代理的,得罪了它,那就變得一動都不能動了。不好的話,它可能會連其他廠家的稿子都不發給我們,以此來懲罰我們一下也未可知。時尚書屋
植木想像到事態變得這麼惡劣的時候,只感到眼前都昏黑了。時尚書屋
「到編輯部去問問看。」
植木這樣說著從椅子裡站起來時,時間已經是十二點過頭了。所謂「問問看」,那是考慮到面前還有這麼多部下,所以才這樣說的。他實際上的意思是要去向編輯部提抗議。山岡看到他的心裡,便鼓勵着說:「這很好,非講不可的話,是有必要向他們講一講的。」
植木彎着身子走上那寬闊而古老的樓梯。他腳底下一步一步往上移,心裡卻在盤算着應該採取怎樣的步驟來向編輯部部長森野提出抗議。這時候,忽然記起了山岡講過的一句話:「報導本身有沒有錯誤」?報導恐怕是不會錯的,不過引起中毒作用的也許並非「浪氣龍」,而是還有其他的原因。報導的材料當然是從警察局方面來的,如果警察局方面的判斷有誤,那又怎麼樣呢?時尚書屋
編輯部只要說是根據發表的材料寫的,就可以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但廣告部卻不能以此來對付廣告主和廣告公司啊。廣告主一定會來攻擊我們,說我們破壞了它的信譽。說不定,由於這一則報導而使「浪氣龍」的銷路大減,廠商很可能還會以賠償營業損失來威嚇我們哩。這是把編輯部的責任全部加在廣告部身上了。時尚書屋
事實上,這種情形要比知道「浪氣龍」是中毒的真正原因更為可怕得多哩。弘進社是把和同公司當作最好的顧主的,為了討好這位老主顧,也可能對自己在發稿方面的疏忽先檢討一番,它不知道將對我們採取怎樣的懲處辦法,以便藉此來平息顧主的怒氣哩。植本想到這裡,不由得腳底下也有些躡縮了。時尚書屋
中午已過,編輯部的工作人員已經上班了。時尚書屋
部長室是單獨一個房間。植木推開那扇軋軋作聲的房門,部長森野義三正在脫去高爾夫褲而換上普通的褲子。他把一條腿穿進褲管,彎着肥肥的身子向植木看了一眼。「哦」地打了一聲招呼,掀動着嘴唇上那報小鬍髭首先開口說:
“真是,搞得一身大汗,這時候才回來哩。時尚書屋
今天的成績可真不差,這個星期天就要比賽啦。“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