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空白的憂慮 第 5 頁


植木搭拉著腦袋說:把技師接來好好招待一番,對事情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幫助的。不過,既然已經知道要來,當然也不能不有所表示。他覺得不管結果怎麼樣,接待一下總比不接待好。植木現在的心情是,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3)

植木搭拉著腦袋說:把技師接來好好招待一番,對事情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幫助的。不過,既然已經知道要來,當然也不能不有所表示。他覺得不管結果怎麼樣,接待一下總比不接待好。植木現在的心情是,只要有一綫希望,任何東西都可以依賴。時尚書屋

山岡趕緊向東京掛了長途電話。他自得其樂地顯露着高興的樣子。可是植木再一想,又感到還是算了罷,但是他沒有很快地下決斷。時尚書屋
電話接通了。山岡非常懇切地談着,對方說些什麼雖然無法聽到,但是山口的臉色越來越陰暗,植木禁不住感到後悔,當時還是不讓他掛這個電話的好。通話很快就結束了,山口轉過身來皺着眉頭向植木說:
「他說,沒有必要這樣做。說話的就是那個中田,真是個混蛋,他還說,『就是去問對方,人家也不會說什麼的。這種多餘的手腕,還是算了罷。』自己還是這麼乳臭未乾的小子,就知道這麼擺架子教訓人!」
山岡紅着臉,咒罵著對方,同時也是想藉此來掩飾一下自作主張的想法落空了。時尚書屋
不錯,這確實是多餘的手腕,植木只感到後悔得心痛難熬。對方一定越來越對我們輕蔑了。時尚書屋
真是,心裡越焦急,就越會做出這種常識以外的事情來。時尚書屋
植木憂鬱地開始盤算萬一弘進社削減一半發稿量時的對策。所謂對策,目前也想不出什麼辦法來。東京方面的廣告,過去一直是依賴弘進社一家供給的,大阪方面的發稿也有一定的界限,任何廣告公司都起不了什麼作用,這是肯定的。時尚書屋
把對象轉移到本地的廣告公司罷,事實上可靠的廣告來源也很貧乏,因此也不可能有什麼發展餘地。結果,弘進社削減的部分,除了讓它空白以外,也沒有別的辦法了。時尚書屋
Q 報每月的廣告地位共計為七百二十欄,其中有二百二三十欄是由弘進社包干的。如果要削減一半,那就意味着一百欄左右的廣告沒有了着落,這麼巨大的空白,又用什麼來填補呢?Q 報經由廣告公司特約的廣告收入,大致上是每欄二萬圓,一個月的總收入約為一千四百萬圓左右。時尚書屋
這也正好維持一百五十個工作人員和編輯上所需的費用。如果弘進社的供稿削減一半,也就意味着每月減少二百萬圓以上的收入。這對Q 報這樣一家弱小的地方報紙來說,真是一個非常沉重的打擊。植木想到這裡,簡直感到坐立不安了。時尚書屋

編輯部部長森野彷彿這些事情和他完全無關似的,照常樓上樓下的來來去去,見人還是講他那一套高爾夫球。自從這一次事情以來,他看到植木也不加理睬。廣告部主任竟敢向編輯提意見,他顯然是非常生氣的樣子。時尚書屋
植本還在猶疑:要不要把這件事報告專務理事①。這位專務理事還兼任着營業部主任的職務。植木之所以還有些躊躇,那是因為弘進社對這件事的措施還沒有十分決定,看來是要等和同公司的技師回去提出調查報告後再說。植木心裡還存着萬一的希望:象和同這樣一家第1流的製藥公司,大概總不致于那麼小氣,為了這麼一頂點兒口實就對地方上一家小小的報館採取什麼苛酷的手段吧。時尚書屋
弘進社講的那些話,真意是否如此,恐怕也有疑問哩。『乘這個機會嚇嚇他們!』中田周圍的人們可能也是這樣想法吧。植木這麼一想,彷彿耳朵裡還聽到東京方面掛斷電話就進發出哈哈大笑的聲音哩。不過,一家小小的地方報的廣告部是有它本身的弱點,因而廣告代理公司的這種威嚇也的確會產生一些效果的。時尚書屋
可是,植木欣作之所以在等待弘進社決定它的態度這一段時間裡不忙把這一件事報告專務理事,那是團為他還考慮到不要使這件事影響到自己過去的成績。時尚書屋
他已經先寫了兩封信,一封信給和同製藥公司的專務理事,一封給弘進社地方報紙科科長名倉忠一,鄭重地向他們表示了歉意。可是,他至今
①理事董事會為對業務進行實際監督而選派的代表。時尚書屋
還沒有收到回信。時尚書屋

回信雖然沒有來,但在他發信以後的第3天,因注射藥品而中毒死亡的原因卻弄清楚了:經過本市市立醫院精密檢查的結果,發現注射的醫師在注射「浪氣龍」時,曾經混合了其他的藥品,而這種藥品卻是劣質的東西。編輯部只用了很小的地位刊載了這一報導,事先也沒有和植木進行什麼聯繫。編輯部長的心底深處,似乎還抱著不容別人置喙的態度。時尚書屋
植木再也忍不住這一肚子的火氣,當下就趕到編輯部去了。森野離開着座位,做着手執木棒的姿勢,正在練習高爾夫球哩。時尚書屋
「部長!」植木這樣喊了一聲,意識到自己的臉是鐵青的。「聽說『浪氣龍』中毒事件是錯啦?」
部長停止了練習高爾夫的姿勢,肥胖的身子在旋轉椅子裡坐定,瞪眼望着植木,鬍子開始掀動起來:
「錯了?這不是報導的錯誤,而是警察局方面分表的消息弄錯啦。市立醫院發現了這一錯誤,可是我們的報紙也把這一消息作了報導啦。我們的稿子是正確地根據發表的消息寫的。」
森野把強烈的眼光直對著植木的臉,在斥責着他的無禮態度。時尚書屋
「不過,」植木出着一身冷汗接下去說,「事情弄清以後,我想如果能和我聯繫一下就好啦。」
「聯繫?」森野的眼睛裡射出了光芒。「關於什麼事?」
「我覺得,這一次的報導實際上是對上一次報導的訂正。為了彌補對和同公司造成的損失,我本來希望這一次的報導應該登得大一些,和上一次的一樣占二欄地位。」
「沒有這個必要!」
肥胖的部長突然用足全身力氣提高了嗓門,好象再也忍受不住似的,可着嗓子叫喊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