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空白的憂慮 第 6 頁


“編輯部不是根據廣告部的命令行事的。你,給我出去!“「可是,由於那一次的報導關係,對方說不再把廣告給我們登啦。這麼一來,廣告收入就要大大的減少了。」植木儘力支持自己的身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3)

“編輯部不是根據廣告部的命令行事的。時尚書屋

你,給我出去!“
「可是,由於那一次的報導關係,對方說不再把廣告給我們登啦。這麼一來,廣告收入就要大大的減少了。」
植木儘力支持自己的身體說。時尚書屋
「這是你的買賣,我管不着。出去!」
部長那張肥臉上青筋突起,滿臉通紅。這位森野義三過去在中央報紙擔任過社會新聞部部長,後來由於男女關係方面出了事情才離開的,這一段經歷至今還是他誇耀的資本。植木嘎啦一聲拉開房門,走了出去。編輯部裡的工作人員剛纔聽到裡面的吵閙,現在都在各自的座位上抬頭望着植木的臉。時尚書屋
植木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推開了就在背後的窗子,向外面望着。一輛電車駛過,裡面几乎一個乘客也沒有。售票員把背脊倚靠在車後的窗檻上,眼睛望着這邊,植木似乎覺得售票員的眼光和自己的眼光碰在一起了。時尚書屋
和編輯部的部长發生了衝突,可是,這位森野對這一次的事件,根本沒有象我一樣的反應。時尚書屋
他還把這個吹一口氣就會飛走的小小的報館,當什麼大報館一樣看待哩。編輯是編輯,廣告是廣告,分得一清二楚的,什麼報館的收入問題,他裝得一點也不知道的樣子。弘進社不久就會宣告它對我們的處理的吧。這個危險,社長還沒有知道,連專務理事、編輯部長都不知道哩。時尚書屋
植木感到周圍在颳著狂風,把自己包圍起來了。社長現在臥病在床,專務理事則到大阪出差去了。時尚書屋
山岡來報告,說給東京掛的長途電話接通了。他把聽筒交給植木時,臉色顯得非常沉重的樣子。對方接電話的,還是那位地方報紙科副科長中田。時尚書屋
「昨天,中毒死亡的原因已經查明白了。到底不是『浪氣龍』的關係,毛病出在注射時混合了其他的藥品。」
植木講到這裡,中田趕緊打斷他的話頭說:「關於這個問題,和同公司已經從他派遣的技師的報告中得知了,公司方面也跟我們聯繫過了。」
植木臉上熱辣辣的,但中田的聲音卻和上兩次不同,非常平靜。是放心了呢,還是表示冷淡呢?植木一時還無法判斷。接着,中田又問訂正的報導是怎樣處理的。植木結結巴巴地回答之後,中田又問「是一欄嗎?一欄嗎?」重複地叮問了兩遍。時尚書屋

在植木聽來,這比乾脆責問為什麼不和上次一樣登二欄更為難受。時尚書屋
「我們這就準備刊登訂正廣告,地位是二欄通欄或三欄的一半,當然,這是免費的。和同公司方面的意見怎麼樣?」
「還沒有提出正式意見哩」中田還是以剋制的聲音這樣回答。「不管怎麼樣,和同公司對你們非常不滿,希望你們首先要瞭解這一點。」
「這意思是不是說,和同公司可能會停止對我們的發稿嗎?」
「那不僅是和同的問題,在我們來說,跟和同的來往,要比跟你們的來往重要得多哩。這一點你們也必須瞭解清楚啊。」
「喂!喂!」
植木禁不住發出了慌張的聲音。中田那種平靜的聲氣,顯然是表示冷淡的意思,這已經是沒有問題了。儘管如此,他這種講法也不能說它完全是恫嚇的成分。山岡在一旁支撐着面頰,尖起耳朵聽著。時尚書屋
「那麼,名倉先生不在嗎?」
現在,單聽副科長中田的話已經不能定心了,如果不能和科長名倉忠一親自談談,怎麼也不會安心的了。可是中田卻笑了一聲回答說:「名倉不在啊。他到北海道出差去啦,還要四五天才能回來哩。不過,我是始終和他保持着聯繫的,所以,他的意見我大體上是瞭解的。」
「他的意見怎麼樣?」
「他的想法和我剛纔講的完全一樣。也許可以說,名倉的意見比我更強硬哩。弘進社和貴社的關係,恐怕也只得就此一刀兩斷啦。」
中田這樣說著,就先把電話掛斷了。時尚書屋
植木很想在部下面前顯得穩定一些,可是他擦着火柴的手卻在震顫。時尚書屋
「對方怎麼說?」
山岡從椅子裡站起來,几乎把臉湊到植木嘴邊問着。時尚書屋
「弘進社也許會對我們完全停止供稿哩。」
植木小聲地這樣回答。他似乎已經從自己這句話裡感到了現實的脅威。時尚書屋
「全部停止嗎?」山岡彷彿大吃一驚似的睜大了眼睛,凝視住植木的臉。「這麼一來,問題可大啦。」
山岡簡直呼吸都要停止了。他的聲音裡似乎混雜着各種因素,可也說不清是嘆息呢,還是同情。不管是哪一種罷,這個聲音卻明確地透露了一種心情:他在這一問題上是沒有責任的。時尚書屋
植木翻開了放在桌子上的R 報。這已經是第3次了。在這一張報紙上,關於中毒死亡並非由於新藥關係的報導,占了兩欄的地位。上一次關於發生事故的報導,它只用了一欄很小的地位,而且沒有把藥名登出來。時尚書屋
他們的做法是非常聰敏的。這樣一看,和同公司和弘進社拋棄我們,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了。時尚書屋
弘進社的供稿量也許會削減一半,這種觀察實際上是太樂觀啦。現在植木眼睛裡看到的是二百二三十欄的空白。象一片廣闊的雪原一樣。時尚書屋
第2天清早,專務理事出差回來了。植木是知道他的日程的,因此立刻就到他家裡去了。傳下話來說是在樓上相見,植木走上陰暗的樓梯,看到禿頭而矮小的專務理事已經在樓梯口出現了,他穿一件棉袍,眼泡有些浮腫。時尚書屋
「哦,我正要吃早飯哩,一塊兒吃罷。」
專務理事笑着這樣說。實際上他的眼光是在探索植木的意圖,這麼一清早趕到自己家裡來究竟有什麼事情。他那兩條眉毛雖然淡淡的,但眼光卻非常鋭利。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