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空白的憂慮 第 8 頁


走上三級石階,穿過大理石框的明亮光滑的大門,右手就是收發的窗口,一個穿著綠色上裝的女人用手指推開了玻璃窗。植木遞過名片,說明是來拜會宣傳部長的。那女人拔了電號機上的號盤。拿起聽
作者:待考 / 頁數:(8 / 13)

走上三級石階,穿過大理石框的明亮光滑的大門,右手就是收發的窗口,一個穿著綠色上裝的女人用手指推開了玻璃窗。植木遞過名片,說明是來拜會宣傳部長的。時尚書屋

那女人拔了電號機上的號盤。拿起聽筒按照植木的話重複了一遍。對方似乎回問了什麼活,那女人又重複回答了二次:「是Q 報館的,Q 報館的。」植木感到,僅僅這一點就是對自己斥責的表示。時尚書屋
「宣傳部長不在。」
女人抬頭望着植木,帶著僵硬的表情這樣說。顯然,這是推托。植木又要求見見副部長,那女人重新掛了電話之後,回答說副部長也出去了,要很久才能回來。植木低頭走出了大門。時尚書屋
雖然是個晴天,但周圍卻顯得那麼混濁而陰沉。植木的要求受到了拒絶,彷彿皮膚上還感覺到和同製藥公司的憤怒打擊似的。時尚書屋
他後悔着:還是不該一個人直接到這裡來的,如果不是弘進社的中田陪着一起來,對方是不會接見的。非常清楚:對方不但感到憤懣,而且根本沒有把Q 報放在眼裡。植木站着等待出租汽車。時尚書屋
一輛雪亮的大型汽車駛到和同公司門口,在植木面前停下,車上飄揚着一家中央報紙的旗幟。車門開處,下來一個年輕男人。他大踏步地走上石級,進門到裡面去了。這個人只有植木一半年紀。時尚書屋
植木料想他一定是這家報館的廣告部職員,現在是到這裡來拜客的。當然,這個人沒有象植木那樣被擋駕而回出來。時尚書屋
植木心裡在暗忖,和同製藥公司的停止供稿,大概已是不可避免的了。看來已經是肯定的了。每個月將喪失幾十欄的廣告收入。可是,決不會僅止於此的。時尚書屋
一定還有更巨大、使人絶望的損失會隨之而來的,這一種預感絞痛着植木的心。時尚書屋
他在熱閙的大街上漫步着。一切的色彩都從視覺中消失了。走在這條全國第1繁華的大街上,簡直和走在山野裡一樣。喉頭幹得忍受不住,他走進了一家吃茶店,果子露的味道象泥水一樣。時尚書屋
時間已經將近二點了,植木又向弘進社走去。還是原來那座簡陋的建築物,但他卻感到比剛纔加倍的威力。轉過屏風,這一次,中田在那裡了。他伏在桌子上寫着什麼,剛纔那個瘦小的職員看到植木進來,便報告了中田。時尚書屋
中田點點頭,但對正在走近櫃檯的植木卻看都不看一眼。時尚書屋
他還是低頭做着自己的事情。植木的心劇烈地跳動着。時尚書屋

這樣地大概過了十分鐘,中田這才抬起頭來、向植木的方向望着,做着打招呼的樣子,但連笑都不笑一下。他那長長的臉,給人的印象似乎是光滑得連一根毛鬚都看不到。那薄薄的嘴唇似乎是無可奈何地掀動了一下,說了聲「請進來罷!」植木輕輕地點點頭,打開了營業櫃檯一端的小門。時尚書屋
在牆角處有一個四方形的地位,這裡放著一張圓桌和幾隻蓋着白布罩的招待客人用的椅子。時尚書屋
植木面對中田坐定之後,先就懇切地道歉着說:
「真是,這一次給貴社添了這麼多麻煩,太對不起了。」
中田裝着一副苦臉說[
「來得這麼突然,是專為了這件事而來的嗎?」
他說完,交叉着腿,拿出紙煙來。時尚書屋
「是的,怎麼也定不下心來,實在耽不住,所以特為先來向貴社道歉一下。」
植木使儘力氣這麼說著,但願對方能瞭解和接受自己的這一番心情和誠意。他是鼓足了勇氣才說出這番話來的。時尚書屋
「哦,這樣特為路遠迢迢地親自趕來,太不敢當啦。」中田帶著憂慮的表情說。「不過,這一次的事情,看來,簡簡單單地收拾不了哩。我們這方面,你道歉也罷,請罪也罷,事已如此,那也就算啦。時尚書屋
但和同公司方面,可沒有這樣方便啊。惱火得什麼似的,真是沒有辦法。說起來,這也怪不得他們啊,用了這麼大的力氣推銷着的商品。卻被人家加上了這樣的污點。時尚書屋
儘管你們不過是鄉下的一個小報紙,但損害了人家的信譽,怎麼又能叫人家不憤慨呢!」
「是啊,說得一點不錯。真是,就因為我們和編輯部的聯繫不好。我看到『浪氣龍』的名宇在新聞裡出現,也嚇了一跳哩。這件事,實在做得太不對啦。」
植木除了謝罪以外,沒有別的辦法了。他心裡在暗忖,和同公司不登廣告,也就算啦,如果弘進社也和我們斷絶來往,那就什麼都完啦。時尚書屋
「你說跟編輯部聯繫得不好。這種事情,連中央級的大報紙也不致于有的,何況是一家小小的地方報紙,這話更講不通了。不過,也許貴報一向自誇可以與大報相比,所以會有這種事情吧。」
「不,中田先生,請不要這樣諷刺我們罷。」植木強笑了一聲,連聲道歉着。時尚書屋
「哪裡,這可不是諷刺啊。只要看一下R 報就明白啦。不,你當然早已看到啦。那種做法才是正確的哩。時尚書屋
而你們卻完全和它相反。訂正的報導,不是反而只登了小小的一欄嗎?自己做事這樣輕率,又去怪誰呢?」
中田理直氣壯地說著。時尚書屋
「您說得一點也不惜。無論如何,以後決不會再有這種事情了,務必請您在和同公司方面說說好話,原諒我們這一次罷。」
「植木先生,」中田鄭重其事地喊了一聲。時尚書屋
「你也許可以把問題看得這麼簡單,事態可要嚴重得多哩。要是你以為我在電話裡開玩笑地嚇唬你一下,那你可完全想錯啦。今天因為名倉科長還沒有從北海道回來,明確的處理辦法還不能奉告,眼前首先要做的。就是要給和同公司登一篇『浪氣龍』的訂正解釋廣告,地位要有四個整欄,當然是免費的啦。時尚書屋
稿子已經由和同公司在起草了。這一點希望你先存瞭解。」
「當然尊命。」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