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三色貓恐怖館》 第 3 頁


「知道──我得想想怎樣的走法才安全。」福爾摩斯高聲叫,好像發現了什麼。片山鑽過櫥櫃,跨過柱子,終於來到了房間深處。「怎麼啦?發現了──」話說到一半,片山才發覺自己和屍體
作者:待考 / 頁數:(3 / 52)

「知道──我得想想怎樣的走法才安全。」

福爾摩斯高聲叫,好像發現了什麼。片山鑽過櫥櫃,跨過柱子,終於來到了房間深處。時尚書屋
「怎麼啦?發現了──」
話說到一半,片山才發覺自己和屍體面對面──燒焦的皮膚的味道、飛濺的血、慘不忍睹的傷口……
片山覺得自己的血也彷彿流向第4度空間去了。他最怕這種慘狀。時尚書屋
好不容易匍匐着回來。幸好重要的東西總算看到了。時尚書屋
「怎麼啦?又閙貧血了吧!」晴美說。時尚書屋
「不……只是弄痛了腰骨……」
「振作啊!剛纔的你好勇敢哦!」
「此一時彼一時……」
片山深呼吸好幾次。他沒暈倒已算難能可貴了。時尚書屋
「死了?」
「嗯──正確地說,是被殺的。」
「你說什麼?」
「脖子上有繩狀物勒過的痕跡。喂,幫我打電話給栗原科長吧。這是兇殺案──」
說到這裡,片山整個人栽倒。因煤氣爆炸的衝擊,以及見到屍體的衝擊,他畢竟暈了過去。時尚書屋
「真拿你沒辦法──福爾摩斯,這裡拜託啦。」
晴美出到走廊上,一瞬間獃立在那兒。時尚書屋
有隻黑貓坐在眼前,那雙綠色的眼睛一直想問什麼似的望着晴美。它就像雕像般一動也不動,並且令人有極其嚴肅的強烈印象。時尚書屋
第1章
:劇院之鬼
1
「那可不行。」橋本康夫說。時尚書屋

長沼和也似乎在期待他這樣說。時尚書屋
「等等嘛。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不過……」
「沒有不過什麼的。那是大前提哦。成立『奇情俱樂部』時就決定了的,不是嗎?」
橋本康夫的說法是肯定式的,如往常般堅定不阿。時尚書屋
「所以我說我知道哇。」長沼和也有點不高興的樣子。「總之,聽我解釋呀。」
「不行。沒什麼好討論的。」橋本康夫用事情已有着落的語調說。「『奇情俱樂部』是男性專利的社團,女子入會不受承認。時尚書屋
那是社團開始時的精神。」
這是位於東京都目黑區的私立上志學院高校。放學後四個男生聚在安靜的課室裡。時尚書屋
全體都是高校三年級學生。時尚書屋
「喂,橋本,你聽我說好不好?」長沼從椅子上探前身子。「懂嗎?『奇情俱樂部』並不是個不讓女孩加入的正式社團哦。」
「所以我說──」
「聽我講完!」長沼大聲打斷他。時尚書屋
說起來,橋本康夫是所謂的知識份子類型。身材瘦長,戴着銀邊眼鏡的他,跟長沼和也相對。長沼個子高大,體格魁梧,腦筋轉得不太快。跟口齒伶俐的橋本比較之下,他能勝出的大概只是聲音夠大而已。時尚書屋
「懂嗎──」說到一半,長沼哽了一下。一旦激動時,他想說的話就說不出來了。時尚書屋
「對了。下次的文化祭文化活動節,『奇情俱樂部』準備怎麼做?」
「當然是照舊了。」
「即是展出作品囉?那筆錢從何而來?嗄?怎樣展出嘛?」
「那個──」橋本第1次表現遲疑。長沼趁勢追擊。時尚書屋
「如果接受女生的話,就可從學校申請補助金了。那樣一來,不就能夠參加文化祭了麼?」
橋本剛纔充滿自信的語氣完全變了樣,他遲疑不決地說:「錢嘛──總有辦法的。搞展覽不需要花太多錢……」
「用難看的字型寫說明,還有貼出豆腐般小的照片?誰會來看呀?去年還有人加入,是拜特別上演所賜哪。可是,俱樂部的八米厘放映機壞了、銀幕太舊太臟不能用,必須換新的。你想從哪裡擠出那筆錢來?」
長沼趁勢從椅子站起來。橋本聳聳肩。時尚書屋
「那麼,問問其他兩個的意見好了。」
他似乎判斷出,與其和長沼爭辯,不如停止為上策。時尚書屋
「──你們認為怎樣?」
由於小個子和娃娃臉的關係,常被誤認是新生的關谷實,跟長髮及肩、有大人風貌的明石一郎對望一眼。時尚書屋
「那個……呃……」說話方式斷斷續續的,乃是關谷實的習慣。「所謂的──精神吧,我想原則也很重要。不過嘛,在現實裡,這個俱樂部也不能維持下去……很傷腦筋的……」
「為何不能維持下去?」
在橋本的逼問之下,關谷馬上畏縮起來。時尚書屋
「我說……可能不能維持下去……不過……畢竟……」
「我們高三了。」明石一郎提出通情達理的意見。他的夢想是上大學後,可以自主製作電影。作出人意表的發言,吸引大家注意的「演出」是他的專長。時尚書屋
其他時候,他是個十分寡言的男孩。時尚書屋
「那個怎麼樣?」
「那是我們最後的文化祭了。我們不想它淒淒慘慘地結束啊,不是嗎?」
就像說出事先預備好的台詞般。說完後,明石從口袋裏掏出皺巴巴的香煙盒,抽出僅存的一支香煙後,把空盒用力一擰。時尚書屋
「所以要打破原則,是不是?」橋本說。時尚書屋
「原本我就沒說不准女生加入哦。所謂的奇情電影,若是沒有受攻擊的女性就不能成立的嘛。」
明石一說完,長沼馬上接腔:「對呀,女生也應該加入才是。」
「時機」似乎太好了些。橋本的眼睛飛快地在長沼和明石之間往返。兩人稍微交換一下眼神的情形,被橋本看到了──原來他們事先說好的。時尚書屋
我早知道有古怪,橋本在內心喃喃自語。長沼從未有過如此充滿自信的發言。時尚書屋
橋本察悉,恐怕連關谷也早已被長沼說服了。三對一。因為確定了,所以長沼如此強硬。時尚書屋
四個人成立「奇情俱樂部」時,橋本是委員長。那是高一時的事。大家十分順理成章地認為,沒有比橋本更適合當這種領袖的了。他成績優秀,老師們對他的印象也很好。時尚書屋
假如少了橋本,只有他們三個一起成立這個俱樂部的話,老師們肯定會說「那種壞嗜好的俱樂部令人不愉快」什麼的。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