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三色貓恐怖館》 第 5 頁


「做了什麼來?哥哥。」信代問。「社團呀。」橋本走進客廳,拋下書包。「文化祭快到了。」「可別拍拖拍到天亮才回家哦。」「多嘴。趕快換衣服吧。」「不要!」瞬間,浴巾差
作者:待考 / 頁數:(5 / 52)

「做了什麼來?哥哥。」信代問。時尚書屋

「社團呀。」橋本走進客廳,拋下書包。「文化祭快到了。」
「可別拍拖拍到天亮才回家哦。」
「多嘴。趕快換衣服吧。」
「不要!」
瞬間,浴巾差點掉下去。信代連忙兩手抱住浴巾消失了。時尚書屋
無意中見到妹妹已經發育完全的胸部時,橋本感覺到心髒的鼓動加速。時尚書屋
──傻瓜!妹妹的裸體,不是從小就看過了嗎?時尚書屋
橋本帶著不安的心情坐在沙發上──眼瞼背後,妹妹的裸像和竹林明的臉成為一體。竹林明裸身站在那裡。時尚書屋
你在想什麼?!好自為之!
橋本甩甩頭。可是他知道,他無法忘掉竹林明。從她一踏入那間課室那一刻起,他便一清二楚了……
「是美人兒哪。」關谷實說。時尚書屋
「嗯……」明石一郎漠不關心地眺望窗外。時尚書屋
「當她走進課室時,我嚇了一跳。長沼的女朋友嘛,我以為沒啥大不了的。儘管如此──不是太漂亮了嗎?」
向來尊重女性的關谷。他把感動表示出來的方式是直截了當的。時尚書屋
「有點──冷冷的感覺。她不適合當奇情電影的女主角。如果襲擊她的怪物被那種視線回望的話,可能無法動彈哦。她屬於襲擊方面的類型吧。時尚書屋
說起來,出現在《吸血鬼卡米拉》的女吸血鬼,不就是那種感覺麼?」
「你好會講哪。」明石把長髮攏上去說。時尚書屋
「但是,不是很大的衝擊麼?竟然見到絶世美女。」
明石和關谷搭相同的私人鐵道電車。關谷會在附近的車站先下車,但差距不遠。時尚書屋
「對了。她為何給人冷冷的感覺,我懂啦。」關谷點點頭。「清一色的黑色服裝:黑毛衣、黑裙、黑鞋──簡直像喪服一樣。時尚書屋
看上去更冷了。一定是。」
明石打哈欠,不說什麼──那種小處,藝術家型的明石從一開始就知道了。不過,她所發射出一種類似放射線似的看不見的光芒,像關谷這般單純的男孩是感應不到的。時尚書屋

在那裡的四個人當中,只有我知道,明石想。橋本等於是個把計算機當眼鏡來載的男子;長沼大致上不解溫柔,是個粗心大意的人。時尚書屋
關谷?他自以為懂得女人心理而已。只會看女人表面的關谷,他也捉不住從竹林明內心放射出來的東西。時尚書屋
那是等候被發掘的個性和魅力。那個必需天才的技巧才能把它引導出來,需要像我這樣的天才……
然後,她也感覺到我裡面有互相呼應的東西。在咖啡室談話期間,從她時不時投向我的視線可以知道。無論怎樣吵閙的環境,卓越的人都能彼此發現對方的存在……
「──不是很有趣嗎?」關谷說。時尚書屋
「什麼事?」
「橋本啊。他為她神魂顛倒啦。」
「為她?你說竹林明?」
「對呀。在咖啡室裡,你沒發覺他看她的眼神?喔,我得下車了。再見啦。」
「嗯。」
在電車門關上之前,關谷從車廂衝了出去。時尚書屋
電車跑動時,明石重新坐好。對。那傢伙一直在看她──是真心的嗎?那種像在熨剛洗過的襯衣的男人,怎會愛上她?時尚書屋
明石在唇端微笑──他們不是他的對手──是的。優秀的人才會愛上優秀的人。時尚書屋
不過,明石在無意識地用鞋尖輕叩地面。這個表現不安的習慣,連他本身也沒察覺。時尚書屋
「時間拖晚啦。」長沼和也說。時尚書屋
「沒關係。橫豎只有我一個人住。」竹林明答。時尚書屋
「平時不必花那麼長時間的。但你進來後,不知不覺就拖長了。其實你可以先回去的。」
「可是十分有趣呀。」竹林明說。「大家都是很好的人。」她補充一句。時尚書屋
「嗯,還好啦……」多少有點不滿的神色,使長沼的回答不暢快。時尚書屋
「不過,你是最好的一個。」
竹林明的話叫長沼羞紅了臉。時尚書屋
「沒有……呃……怎會呢……」他在口中唸著意義不明的文句。時尚書屋
「接受我加入,是不是很不容易?那是女人禁地哦。」
「沒關係呀。已經討論過的,說應該讓女生也加入的。」
「到公寓前面啦──晚安。」
「嗯。晚安。」
長沼感覺到竹林明的嘴唇輕輕地碰了他的臉一下。時尚書屋
長沼的母親嚇一跳,以為兒子喝醉了。當她知道兒子身上沒有酒味時,這回又拿着體溫計過來。時尚書屋
2
「真的可以打攪嗎?」石津刑警問。時尚書屋
「從剛纔起,你一直在問同樣的事。」片山厭煩地說:「我可不是因為喜歡才招待你吃晚飯的。」
「片山兄喜不喜歡都無所謂,只要晴美小姐喜歡就夠了……」
說他坦白也好,率性也罷,這個二十五歲的大塊頭刑警可以稱得上和原始人一樣。對於晴美這種現代女性來說,可能看起來是「可愛」也說不定。時尚書屋
自認不僅是兄長,且等於是晴美的父親替身的片山,對所有追求晴美的男人都沒好感。可是,石津這個人嘛──多少有點傻里傻氣的,而且心地善良,叫人不能恨他。時尚書屋
他是目黑警署的刑警,兩人曾經一同解決了好幾宗案件;而由於每次那個比哥哥更愛當偵探的晴美都插手進來的關係,自然而然地,石津就時常跑進片山兄妹的公寓了。時尚書屋
總而言之,由於今晚晴美做了一道新菜式,提議說務必要請石津嘗味,於是片山帶著他一同回家。時尚書屋
從車站到片山的寓所的路並不寬大,但有不少車子來來往往。兩人終於來到那裡。時尚書屋
「好高興哪。」石津那副笑逐顏開的表情,倘若被警視廳的長官看到的話,肯定感嘆屬下的威信低下。「想不到晴美小姐特地為了我去學做新菜式,並招待我……」
其實還不知道到底那是不是人吃的東西。時尚書屋
「那不如叫石津那傢伙吃吃看好了。」
於是片山帶著玩笑的態度提議。其中因由,當然石津無從得悉。時尚書屋
「對了,片山兄,現在在辦什麼案件?」石津問。時尚書屋
「那宗高中女生謀殺案囉。」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