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凌晨三點鐘的罪惡 第 2 頁


決不會是來信者在叫人猜謎吧,因為既然給國營鐵路總裁寫信來,那一定是想陳述些什麼。究竟下面還會寫些什麼樣的話來呢?北野懷着解謎一般的心情,思索了一下這個問題。怎麼也想
作者:待考 / 頁數:(2 / 63)

決不會是來信者在叫人猜謎吧,因為既然給國營鐵路總裁寫信來,那一定是想陳述

些什麼。時尚書屋
究竟下面還會寫些什麼樣的話來呢?
北野懷着解謎一般的心情,思索了一下這個問題。時尚書屋
怎麼也想不出適當的話來,因為不知道「凌晨三點」這話意味着什麼。時尚書屋
要是僅「夜行列車」,可以想出許多許多。若是夜車迷,一定會寫來如下話:

反對剝削

反對廢除

相反,倘是厭惡夜車的人來的信,一定會這樣寫吧:

立即廢除

停止遠行

可是,一旦中間插入「凌晨三點」四個字,就找不到合適的字句了。時尚書屋
北野回到家後左思右想。就憑這一點,也應該說來信者達到了寫這封怪信的效果,
假若其目的是為了吸引總裁秘書北野的注意的話。時尚書屋
妻子君子終於回娘家去了。最近一個月來沒有過一次性生活,也難怪妻子生這麼大
氣。北野心裡雖這麼想,但絲毫無意去接她回來。他對自己的這一變化感到吃驚。時尚書屋
要是這樣下去,兩人會離婚的,但他覺得那也無妨,既然兩人間的關係已經冷卻到
了這種程度。時尚書屋
直到翌晨,北野都沒有給妻子的娘家打個電話而徑直上班去了。時尚書屋
比起擔心君子來,他更掛慮是否會來那兩封信的續信。時尚書屋
來了五封信。時尚書屋
可是,其中沒有像是那兩封信的續信的第3封信。時尚書屋
北野大失所望,同時又感到被人矇騙了似的。時尚書屋
決不會只來昨天、前天兩封信就完事了。北野又有一種半途而廢的心情,彷彿別人
硬是讓自己看了一本沒有結果的推理小說。時尚書屋
平日一天的來信北野都是放在第2天早晨過目的,只是今天他急着在當天讀了一遍,
但終於沒有來那封信。時尚書屋
「你有什麼心事吧?」
總裁木本隔着度數很深的眼鏡片看了一下北野。時尚書屋
北野想,要是說出信的事兒,好像會被伶俐的木本取笑,所以答道:

「沒有什麼。家裡發生了一點糾葛。」
「你結婚幾年了?」木本點燃煙斗後問北野。時尚書屋
對於沒有特別的興趣,干工作是自己的愛好的木本來說,收集煙斗或許可以說是他
惟一的興趣。現在用的是一隻朋友在巴黎替他買來的石南煙斗。好容易表面上有了一層
碳,變得好使了。時尚書屋
「正好十年。」北野說道,又一次為自己與君子已經結婚十年而感到吃驚。時尚書屋
「我二十年了,確切說來,是十九年零六個月。」
木本露出一副難為情的神色,似乎對結婚這麼久自己都感到不好意思起來。時尚書屋
「可要愛護家庭呀!」木本告誡似地說道。時尚書屋
北野默默地點了點頭。他一回到家裡就接到了岳母打來的電話。岳母問:「你打算把我女兒怎麼樣?」聽著這種責問的口氣,北野很生氣,於是沒好氣地說:
「她是自己回到娘家去的!」
北野掛上電話筒,心想這一回妻子一定要跟自己離婚了。時尚書屋
翌日,北野孤單地吃完只有烤麵包和牛奶的早餐就上班去了。一進辦公室,一位女
孩就拿來了報紙和一封信,說那是昨天下班後送來的信。時尚書屋
封面上寫着[

日本國營鐵路木本總裁先生親展

北野懷着奇妙的心拿起這封信,因為與前兩封信是同一筆跡,都是右邊稍稍翹起的
有棱有角的字型。時尚書屋
北野既感到放心又感到不安,兩種心清交織在一起:投書者果然繼續來信了,可是
裡面寫着什麼呢?時尚書屋
北野用裁紙刀裁開信封,取出了裡面的東西。時尚書屋
跟前兩封一樣,只有一張信箋。時尚書屋
這下謎能解開了吧?北野邊想邊打開了信箋,但見信箋上這樣寫道:

決然炸燬

3
北野將前兩封和今天的這一封信在辦公桌上擺在一起。時尚書屋

夜行列車

凌晨三點

決然炸燬

意思大概是說「凌晨三點炸燬夜行列車」吧?時尚書屋
如果在一張信箋上這樣寫着,北野一定打一開始就認定這是惡作劇。時尚書屋
當然,現在也覺得有可能是惡作劇。因為在一周前剛剛接到過一個閙着玩的電話,
說是在新幹線上安置了炸彈。遺憾的是,這種惡作劇接連不斷。時尚書屋
但寫信人是故意分三封寫的,北野心裡總惦着這一點。時尚書屋
他好像感到了寫信人的一種真正的意圖。時尚書屋
北野不能只是裝在自己的心裡,他給總裁木本看了三封來信。時尚書屋
木本望了片刻擺在自己面前的三張信箋,說道:
「就惡作劇來說,好像太精心學!」
「是的。我老惦在心裡,所以才拿來給您看的。」
「寫了『凌晨三點』這樣具體的時刻,這點也叫人放不下心來呀。一般搞惡作劇的,都沒有指定時間吧?」
「是的。一星期前的惡作劇電話,雖說在某號某號車廂裡安置了定時炸彈,但爆炸時間可沒有說。」
「是這樣。」
「怎麼辦呢?」
「如果這是真的,就得認真對待學。」木本考慮了片刻,「請警察幫助吧。請他們找出寫信的人來。如果找到了對方,就知道是不是惡作劇了。」
「是啊。」
「警視廳的搜查一科裡有個叫十津川的警部,他可是個出色的刑警。我跟他挺熟的,我就打個電話給他,請他幫幫忙,明天你就去見他,跟他商量商量。」木本說道。時尚書屋
翌日下午,北野來到坐落在櫻田門的警視廳,走訪了名叫十津川的警部。時尚書屋
這是一個中等身材的男子,年齡與北野相仿,在四十歲左右。時尚書屋
聽說是搜查一科的刑警,想像之中總覺得他是一個目光犀利、身體壯實的男子,實
際上,十津川看上去卻是一個穩重、平凡的人。時尚書屋
十津川讓人從廳內的咖啡廳裡端來了咖啡,向北野說了聲「請」後說道:
「大致的情況從木本君那兒聽說了。說是來了三封奇怪的信,是嗎?」
「其實今天來了第4封信了。」北野說。時尚書屋
日本警察職稱之一。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