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凌晨三點鐘的罪惡 第 5 頁


是跟他結婚,會盡如人願的。如果悠子更年輕一些,倒是情投意合,但二十五歲的悠子只能說:若是跟他結婚,似乎會盡如人願的。不,本來愛惜這玩藝兒是與道理無關的。悠子牽掛起藤代來
作者:待考 / 頁數:(5 / 63)

是跟他結婚,會盡如人願的。時尚書屋

如果悠子更年輕一些,倒是情投意合,但二十五歲的悠子只能說:若是跟他結婚,
似乎會盡如人願的。不,本來愛惜這玩藝兒是與道理無關的。時尚書屋
悠子牽掛起藤代來。以前就是他外出旅行也並不怎麼擔心,可現在突然擔憂起來。時尚書屋
在一起看電影、一起吃飯告別後,突然擔心他乘的電車、公共汽車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故。時尚書屋
大概這就叫愛吧。時尚書屋
二十七日晚上從公司回到家裡的悠子等待着藤代的電話。時尚書屋
藤代沒有說從旅行目的地打電話來,但以往他總是給自己打電話的。悠子尋思:因
為在東京站地向自己求過婚,所J以這次旅行中他一定會打電話來聯繫的。時尚書屋
根據時刻表,藤代乘坐的「出雲1號」應該在今天上午八點十六分到達了出雲市。時尚書屋
藤代說,今天一天打算去參拜出雲大社,乘坐他憧憬的大社綫以後回到松江,住宿在那
兒的飯店裡。時尚書屋
藤代喜歡事先不預訂而臨時現對付地住宿飯店或旅館,所以松江飯店他也沒有預訂。時尚書屋
因此,悠子只有等待他的電話。時尚書屋
悠子一面看著登在周刊雜誌上的松江這座城市的照片,一面等待着藤代與她聯繫。時尚書屋
松江是一座面臨完道湖的城市,被人們稱作是「水都」,作為小泉八雲住過的地方也聞
名于世。讀着周刊雜誌的這種報導,時間不知不覺八點、九點地過去了,但電話鈴一直
沒有響。時尚書屋
悠子擔心起來,她打開電視機,看了九點的新聞,因為她想:說不定山陰線上發生
了什麼事故。時尚書屋
但沒有關於事故的新聞,也沒有松江飯店裡發生火災的新聞。時尚書屋
難道忘了打電話了?
藤代生性無憂無慮。也許是出雲大社和松江的景色使他流連忘返,或是乘坐大社綫
使他過度興奮終於忘了給戀人打電話了。時尚書屋
會不會到了深夜定下心來後,用以往的那種口吻打電話來說「該死該死,我全給忘了。」呢?
悠子這樣思忖着,但即使到了深夜,藤代仍沒有打電話來聯繫。時尚書屋
氣憤和不安終於一齊湧上心頭。時尚書屋
在東京站求了婚,可關鍵的時候聯繫都不聯繫……
不安和氣憤交錯地向她襲來,使她無法入眠。時尚書屋
她心想,藤代今天去鳥取吧,看到沙丘怎麼也會想起悠子,給她打電話來的。時尚書屋
悠子這樣思索着,一整天獃在公寓裡,但就是過了中午,黃昏來臨,藤代也依然沒

有打來電話。時尚書屋
到了晚上,下起了小雨。山陰地方也在下雨吧。想著想著,悠子突然產生了一
種不安:藤代會不會消失在什麼地方呢?但她又慌忙搖了搖頭。時尚書屋
5
到了三月二十九日,但藤代依然音訊沓然。悠子看遍了晨刊的各個角落。時尚書屋
報紙上登載着昨天下午伊豆的溫泉旅館發生水災,有數人受傷的消息,但沒有登載
着山陰地方的事件。時尚書屋
藤代預定今天回來。她心想:假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沒有給自己打電話來那也有
點兒叫人悲傷啊!
並不是每次旅行都希望他打電話來的。去年他去九州時一次也沒有打電話來,但悠
子並沒有因此事而生氣。時尚書屋
只是這次有了東京站上的那件事。時尚書屋
「兩人什麼時候一塊兒去大社好嗎?」藤代這樣說道。悠子問他這是不是求婚,他
點頭說:「是的。」
接着就去山陰旅行。到了那一頭,不是應該把別的事放在一邊兒,先給悠子打個電
話來嗎?時尚書屋
並沒有遇上事故,可為什麼不跟自己聯繫呢?想著想著,連那種令人討厭的想像也
油然而生,不時地折磨着她。時尚書屋
說是去出雲社,想乘坐大社綫,這統統都是胡說八道,會不會什麼地方有相好的女
人,是去見她的呢?時尚書屋
或者會不會是女人中途乘上了「出雲1號」呢?莫不是跟那女人去山明旅行,所以
沒有能給悠子打電話?時尚書屋
藤代確實乘上了「出雲1號」,但悠子並沒有讓他給自己看過車票。時尚書屋
「出雲1號」在橫濱、熱海、沼津、濱松停車。十九時四十八分到達熱海。說不定
他在熱海下車,與其他女人尋歡作樂呢!
悠子甚至想像着這種事。過了中午,好容易電話鈴響了。時尚書屋
星期天除了藤代以外很少有人打電話來,所以一拿起話筒悠子就說:
「是藤代君吧?」
「喂喂。」
男人的聲音說道。不是藤代的聲音。那聲音又說:
「您是冰室悠子小姐嗎?」
「是的。」
「您知道藤代友彥嗎?」
「知道。藤代怎麼啦?」
「我是青森的警察。」
「青森?」
“是的。青森縣警察署的三浦。事情是這樣的。今天凌晨一點三十分左右,在青森
站內發現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死了,從他隨身攜帶的東西知道他叫藤代友彥,口袋裏
的筆記本上寫着您的名字和電話號碼,所以就跟您聯繫了。時尚書屋
「能不能請您立即來這兒認屍呢?」
「是aomori嗎?」
「是的。我是青森縣警察署搜查一科的三浦。請您儘快來,拜託了。」
說完這些,對方掛斷了電話。時尚書屋
悠子獃獃地緊握著掛斷了的電話的話筒,半晌說不出話來,待她清醒過來一放下話
筒,身體立即微微顫抖起來。時尚書屋
第3章
 聯席會議
1
十津川費了三天時間調查了四封來信。時尚書屋
信封和信箋都是極其普通的,市場上要多少有多少,所以不可能單從這兩件東西查
明犯人。時尚書屋
字是用藍黑墨水寫的,請科學搜查研究所分析,結果判明那是國內大廠商的墨水,
也不能從這東西去查明犯人。時尚書屋
剩下的就是指紋。時尚書屋
從信封和信箋上檢驗出了五種指紋。時尚書屋
十津川一種種地排除這些指紋。時尚書屋
最清晰的指紋是北野秘書的指紋。時尚書屋
也有國營鐵路總裁木本的指紋,這大概是北野給總裁看信時留下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