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凌晨三點鐘的罪惡 第 7 頁


紅圈兒分佈在日本全國。被稱為是日本主要動脈的東海道幹線和山陰乾綫的所謂太平洋沿海帶狀地帶,紅圈兒都集中在這些地方,但北海道、東北、四國、九州也都有紅圈心。「這一百九十趟
作者:待考 / 頁數:(7 / 63)

紅圈兒分佈在日本全國。被稱為是日本主要動脈的東海道幹線和山陰乾綫的所謂太

平洋沿海帶狀地帶,紅圈兒都集中在這些地方,但北海道、東北、四國、九州也都有紅
圈心。時尚書屋
「這一百九十趟車上,乘着多少乘客呢?」十津川問。時尚書屋
「將定員數加起來,總共約十一萬人,但目前乘車效率一般認為只有百分之五十,所以總共約五萬五千人。」
山本的回答依然給人這樣一種印象:他說話言簡意賅。在舉行這種重要會議時,不
饒舌對大家都是有神益的。時尚書屋
「五萬五千人啊!」三上又嘆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當然,罪犯的目標不是所有夜車,一定是凌晨三點運行日本某地的一趟夜車。因此,
確切地說,被作為目標的人並不是五萬五千人,但既然不清楚是哪趟列車,就不能不感
到五萬五千人這一份量了。時尚書屋
「這五萬五千人裡,當然有必要加進那些使這些夜車運行的國營鐵路職員的數字,以一趟列車至少有七八名列車員計算,一百九十趟列車就有一千五百人左右吧?」
十津川一問,山本皺起眉頭,一本正經地反問道:
「現在我想只考慮乘客的安全。就是你們,在說市民的安全時也不把自己加進去的吧?」
「這可挨了一下學。」
三上朝十津川笑了笑,但十津川並不怎麼不高興,覺得山本的這種說法聽來非常直
率,使他感到了一種國營鐵路職員的氣質一般的東西。時尚書屋
「我製作了夜行客車一覽表,想請大家與貼在那邊的地圖一起作為參考。」
山本回到席上說道,隨即將複印的檔案分發給了全體與會者。時尚書屋
十津川問對著這份厚厚的檔案,又一次感到了事態的嚴重性。時尚書屋
第1頁排列着自東京站向西開的列車。時尚書屋
這些列車也有上行的,所以趟數當然是其兩倍。時尚書屋
假定罪犯把其中一趟夜車作為其目標乘車率以百分之一五十計,至少也有一百
數十名乘客面臨危險。時尚書屋
從第2頁至第3頁排列着上野姑發車的夜車,其趟數遠比第1頁上的多。僅下行列

車,就有三十一趟夜車自上野發向東北、奧羽、常盤、上信越、羽越、北陸等地。時尚書屋
最後一頁是北海道,這裡也有上行下行總共十二趟列車在凌晨三點運行在線路上。時尚書屋
同樣翻着複印件的小野田副總裁看了看公安部部長後藤,說道:
「要是不能限定是這裡面的哪趟列車,就無法防範呀。是嗎,後藤君?」
後藤是個體重足足有八十公斤的大個子,他用與自己身體相稱的粗大的嗓門說道:
「怎麼也辦不到啊。就是知道了幾月幾號,無論如何也不可能保衛一百九十趟列車。」
「我想到一件事,」三上刑事部長插話說,“犯人說要炸燬列車,我想犯人恐怕是
想在鐵橋上什麼地方安置炸彈吧。如果是這樣,那就是凌晨三點通過某處鐵橋的列車
哮?”
「這我也想過。」後藤點點頭。時尚書屋
「怎麼樣?看這第1頁上的『瑞穗』,上面寫着凌晨三點正通過高粱川鐵橋,我認為只需盯住這趟列車就行……」
“你說的對。可是,犯人也許在列車上安置炸彈。過去曾經發生過炸彈騷動,那不
是在夜車上,而是在新幹線上。這回如果犯人也採取同樣的行動,我們就要貽誤時機
了。”後藤斬釘截鐵地說。時尚書屋
確實如後藤所述,這次人命關天,光是依據可能性而行動是危險的。時尚書屋
又是一陣沉默。時尚書屋
小野田焦灼地叼起不知是第幾支香煙,隨後打破沉默,問三上道:
「我想再確認一下,關於犯人你們一無所知嗎?」
「遺憾的是,我們還一無所知。從筆跡看,我想恐怕是男的,但這也沒有超出推測的範圍。」三上過意不去似地說道。時尚書屋
這時山本不好意思地插過話來說:「我可以說說想法嗎?」
「請。現在什麼都可以說。」三上微笑着催促山本。時尚書屋
「我認為這犯人是一個非同尋常的鐵路迷。」山本斷言道。時尚書屋
3
「哦。」三上一聲沉吟,凝視着山本那張其貌不揚的臉。時尚書屋
十津川也看了看山本。像他這樣的人,既然斷言,一定有相當的自信。十津川想知
道山本說這話的理由。時尚書屋
「你為何這樣認為?」三上問。時尚書屋
山本小心地按滅了沒有抽完的煙,隨後說:
「是在看寫給總裁的四封信的過程中這麼想的。」
「是因為寫了要炸燬國營鐵路嗎?」
「不,不是。即使並不是鐵路迷,也有人寫信來說要炸燬鐵路的。我注意的是凌晨三點這一時刻。」
「要是這點,我也惦記在心裡。」十津川說,“犯人為什麼寫信來指定凌晨三點這
一時刻呢?為什麼不是午夜零點或是凌晨兩點,而是凌晨三點呢?這對犯人來說,有沒
有什麼特別的涵義呢?我反覆思考,結果還是不明白。對國營鐵路來說,是個有某種意
義的時刻嗎?”
「在回答這問題之前,我想請你考慮一下夜車。」山本有點結結巴巴地說道,多少
有點兒結巴地說話反而具有說服力。時尚書屋
「什麼意思?」十津川懷着興趣凝視着山本的嘴角。時尚書屋
的確,回答什麼是夜車也許出乎意料地困難。國營鐵路外部的十津川只想到:因為
是夜間運行的列車,所以叫夜車。時尚書屋
像是看透了十津川的這種心情,山本說道:
「一般的人都簡單地認為:因為是夜間運行的列車,所以叫夜車。」
「不對嗎?」三上問。時尚書屋
「不能說不對,但不確切。譬如說,在東京的山手綫。京濱東北綫等國營鐵路上,列車一直運到凌晨一點以後,可是不能管這些列車叫夜車。」
「這就是說,有國營鐵路的什麼特別定義?」十律川看了看山本。時尚書屋
「有。我們給夜車下的定義是:『跨深夜非有效時間帶前後運行的列車』。這裡所說的夜車是指客車」。時尚書屋
「非有效時間帶?」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