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獻給新娘的搖籃曲》 第 10 頁


即使她很困,還是可以說笑。「我總覺得是樁殺人案件。」「誰被殺了?」「田代清──你認識嗎?」「不認識。可是──等一下。」亞由美搖搖頭。這名字好象在哪裡聽過。「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8)

即使她很困,還是可以說笑。時尚書屋

「我總覺得是樁殺人案件。」
「誰被殺了?」
「田代清──你認識嗎?」
「不認識。可是──等一下。」
亞由美搖搖頭。這名字好象在哪裡聽過。時尚書屋
「我想起來了!是偷拍我和大內的攝影師吧。」
「沒錯,他從大樓掉下去摔死了。」
「是掉下去的嗎?」
「或者是被推下去的?!」
亞由美也醒得差不多了。時尚書屋
「我原本想和他見面的。我想問他,為什麼要到處跟蹤大內先生……」
「我就知道是這麼回事。」
「可是──已經沒辦法問他了。」
亞由美揉揉眼睛。她當然是因為很困,而並不是在哭。時尚書屋
「我可以過去嗎?」
「不,現場已經清理好了。你願意到警局來嗎?」
「我知道了。」
亞由美有點悶悶不樂地說:「你又要教訓我嗎?」
「應該說你是重要參考人。」
亞由美直眨眼睛,
「我?」
「你因為被拍了那樣的照片而生氣。雖然這個動機有點薄弱。」
「你少開玩笑了!」
亞由美咆哮地說。時尚書屋
愛困的話脾氣也會變壞。時尚書屋
「我們或許有一條線索。」
「是什麼?」
「照相機。」
「照相機?誰的?」
「田代的。當然,雖然掉下去摔壞了,不過裡面裝有底片,而且還拍了幾張。說不定,犯人就在這裡面──」
「我馬上去!」
掛斷電話之後,亞由美衝進浴室沖澡。她利用沖澡勉強讓自己清醒,出來之後,把母親清美泡好的咖啡咕嚕地喝完。時尚書屋
「你要出去啊?」
清美問道。時尚書屋
「是啊,發生殺人案件了。」
「你──」
清美看起來很擔心地說:「偶爾拿出這般的熱忱去和男孩子約會嘛!」
「咦?」

亞由美目瞪口獃。時尚書屋
「怎麼可能和屍體結婚呢!」
亞由美心想,這真是一句名言。時尚書屋
「你老實說吧!」
殿永意外的嚴厲。時尚書屋
「怎麼會這樣……你居然欺負柔弱的女子。」
亞由美嗚鳴地啜泣,當然是假哭。時尚書屋
「你聽好!」
殿永嘆一口氣,說:「我很替你擔心,犯人終於殺人了。」
「我知道。」
「既然如此,請跟我們配合。你還隱瞞些什麼呢?」
事情到了這種地步,亞由美也不能再瞞下去了。時尚書屋
「其實是──木村重治,好象有別的戀人。」
「中原秀美以外的嗎?」
「是的,我看到了。」
亞由美說出她和秀美見面時,所看到的女孩的事之後,殿永點頭,說:
「搞不好,剌殺中原秀美的,就是那個女孩也說不定。」
「沒錯吧?可是,連名字或什麼都不知道……」
「去問木村本人看看。」
說了之後,殿永站起來。時尚書屋
「不過,他父親很囉嗦。」
「不,他父親今天出差去開會。」
「你好清楚哦!」
「他兒子主動說想要見我。」
「什麼嘛!那麼,在哪裡呢?」
「在你的大學。」
「糟糕,我沒有帶上課的講義來。」
亞由美接著說:「真可惜!」
這是一句虛偽的話。時尚書屋
坐在開往大學的車子裡面,亞由美問了照相機的事。時尚書屋
「有拍到些什麼嗎?」
「現在,正在小心翼翼地衝洗中。」
握著方向盤的殿永接著說:「究竟會出現些什麼呢……」
「真令人期待。」
亞由美說了之後,看著前方。「不過,田代為什麼會被殺呢?」
「真令人不解,他不過只是一個攝影師呀!」
「就是說,他會被殺就表示:把大內先生和須田裕子小姐的關係刊載在照片周刊,是因為有某種目的。」
「我問過編輯部了,聽說照片全部都是外面的人拿進來的。」
「總之,就是田代本身的主意囉?」
「聽編輯部的人說,他從以前好象就曾拿好多照片去推銷過,但是沒有一張有被刊載過。所以,他們說這次的照片,一定是其它人出的主意。」
「有人把大內先生的過去,告訴了田代是不是?」
「沒錯。不過,這麼做的話,到底對誰會有好處呢?我就是搞不懂這一點。」
原來如此。亞由美也沒有想過那麼多。的確,對大內和裕子雖然會很困擾,不過除此之外還有些什麼呢?時尚書屋
「有件事讓我滿在意的。」
亞由美說。時尚書屋
「什麼?」
亞山美說出神田聰子曾被大內邀過的事。還有大內自己說出自己就是《愛與淚的日子》裡的學生的事……
「原來如此。和他給人的印象相差甚遠耶。」
「就是說啊!如果大內先生是那種無聊男子的話,裕子就太可憐了。」
亞由美隔了一會兒,說:「抱歉,這和殿永先生的工作是沒有關係的。」
「不,沒這回事。不是只有緝捕犯人才是工作。我們的工作是;讓每位市民都能得到幸福。」
亞由美微笑了。真希望這樣的人當首相。時尚書屋
「沒錯!我的確有過戀人。」
木村重洽點頭說。時尚書屋
「有過的意思是──現在呢?」
殿永問道。時尚書屋
這裡是大學裡的空會議室。時尚書屋
「已經分手了。至少我是這麼打算的。」
木村接著說:「因為我和秀美交往,而喜歡上她。可是,以前的女朋友……」
「她沒有對你死心對不對?」
亞由美接著說:「那個女孩,是個什麼樣的女孩呢?」
「我在以前打工的店裡認識的。她從鄉下到都市來,一個人住,好象很寂寞的樣子。」
「叫什麼名字?」
「美雪,八田美雪。」
「八田美雪……她住在哪裡?」
木村一邊稍顯不安地看殿永做小抄,一邊說:
「可是──是她殺傷秀美的嗎?」
「天曉得。不過,還是得聽聽她怎麼說才行。你覺得呢?你覺得她做得出來嗎?」
木村猶豫了一會兒之後,說:
「我想也對,因為她滿恨我的。」
「木村!」
亞由美接著說:「總而言之,你和那個八田美雪只是玩一玩是不是?」
「嗯……就是這麼回事吧。」
木村低下頭。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