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斷崖上的情人》夏樹靜子(日) 第 1 頁


斷崖上的情人星期三晚上是香織與情人水沼的幽會之夜。在香織眼裡,水沼是世上最強大的男人:個子高高,皮膚微黑,37歲就當上了大公司的銷售部次長,所以儘管他早已有了妻子
作者:夏樹靜子 / 頁數:(1 / 6)



斷崖上的情人

星期三晚上是香織與情人水沼的幽會之夜。在香織眼裡,水沼是世上最強大的男人:
個子高高,皮膚微黑,37歲就當上了大公司的銷售部次長,所以儘管他早已有了妻子和
孩子,但這並不影響香織對他的鍾情眷戀。時尚書屋
市中心的「金翠」旅館是香織和水沼的幽會之地,這家旅館是他們大學時代最要好
的同學杉森開的。杉森在歌山縣還有一家旅館,由太太照應。他自己是個業餘攝影家,
每年大部分時間都花在旅遊采風的愛好上。今晚香織照例來到「金翠」旅館與水招幽會
的客房,卻不見水沼的人影,於是香織先沐浴,沐完浴對著鏡子用肉色的唇膏涂掩着額
頭上的傷疤。那是一年前坐水沼的車時不當心碰破的。香織年方24,正值青春妙齡,她
長得漂亮,又酷愛打扮。香織打扮完畢,又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才盼來了水沼。時尚書屋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水沼一進門就微笑着打招呼。香織正欲嗔怪一番,見杉
森站在門口,趕緊站起來道謝:「一直承蒙您的關照,真是太感謝了······」杉
森笑着點點頭說:「我們剛纔談了點事……對不起,我不打攪啦,你們請隨意吧!」說
完,他便告辭離去了。時尚書屋
香織心裡很不自在,有什麼大事,非得背着我到別的房間去談,而讓我乾巴巴地等
這麼久呢?可是,經不起水沼在身旁不住地甜言蜜語,笑臉相迎,香織很快就把剛纔的
不快拋到九霄雲外去了。過了一會兒,她想起了一件事:「這個月的15日,我要到舞鶴市的老家去,參加老家的一個祝賀會,看來我倆要暫時分開幾天了。」
「是嗎,」水淚說,“15日是星期天,又是國定節日,可以補假一天。再加上星期
六,一共有3天假。我正好要去宮律市辦點事,那兒離舞鶴很近,我們可以一起去。宗
方工程公司的大山專務想出讓在那兒的一幢別墅,我們公司準備買下來作職工療養所,
上司要我去察看一下。”
「那太好了!」香織高興地跳了起來。時尚書屋

在這庭園式的旅館裡,躺臥在豪華的客房床上,承受着水沼充滿柔情的愛撫,香織
恍如墜入了仙境……終於到了4月14日,說好下午6點半和水沼在區政府大樓前碰頭。香
織梳妝完畢時,才剛過5點半。還有一個小時,香織便打開電視機消磨時光。電視裡正
在播放「愛之談話室」專題節目,主持人是目前最受歡迎的某女子大學文學系講師高峰
洋先生。自從8年前發表了《從零開始的夫婦》和《沒有孩子的夫妻之愛》兩本書以來,
高峰詳的知名度越來越高,他所表現的對妻子的愛,贏得了眾多婦女,尤其是中青年家
庭主婦的喜愛。高峰洋的左手無名指上一直戴着一枚純銀戒指,上面鑲有鑽石。高峰洋
在以前的節目裡說過,這戒指是10年前生病時妻子高峰三千代所贈的珍貴禮物,祝願他
早日康復。他表示,在結婚20周年紀念時,他要在戒指上雕上妻子的肖像。所以香織對
這枚小戒指的印象格外深刻。時尚書屋
6點20分時,香織告別了母親,走出家門。她今天的穿著非常舒適漂亮,上身是全
棉襯衫,下身是寬鬆式長褲,腰際繫了一條銀色的腰帶,腳穿一雙銀色的細跟涼皮鞋。時尚書屋
她手裡輓着預備在祝賀會上穿的套裝,慢慢地沿著路邊走着。時尚書屋
一輛紅色的新車在香織身邊停了下來。水沼坐在駕駛室裡,也是一身輕便的旅行裝
束,顯得年輕瀟灑,令香織分外入迷。高速公路夜景很美,春天氣候宜人,空氣中洋溢
着令人陶醉的芬芳。汽車飛駛着,一對情人有說有笑,感受着從未有過的自由自在……
宮津市東連舞鶴市,西瀕日本海,是奧丹後半島的頂端。遠遠望去,山海之間點綴着密
密的歐式洋房,形成了宮津的別墅區。水沼駕車駛到一幢古典式兩層樓小洋房前,說這
就是大山專務要出讓的別墅。水沼將車停在屋前草坪上,走出車來,興奮地伸伸腰,深
深地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時尚書屋
香織笑着說:‘你辛苦了!”
因為晚上要去參加家族的祝賀會,所以她很關心時間安排,便問道:「我們今天就在外面看看這房子嗎?」
「哪裡,裡面當然也要看一遍,」水沼答道,「上司把房門鑰匙都交給我了。」說
着,水沼領着香織進了門。時尚書屋
樓裡的傢具已經撤空,顯得空空蕩蕩。水電還能使用。水沼仔細地察看著每一間房
間,既然是宗方工程公司的大山專務委託他出讓別墅,而本公司又打算買下來當療養所
用,水沼當然不能馬虎從事。時尚書屋
宗方工程公司是日本建築業界最大的企業,水沼和香織所在的特殊含金公司在開發
高層建築用合金產品時,是以宗方工程公司為大主顧的。水沼憑藉自己的才能,說服了
宗方工程公司使用本公司的新產品,宗方公司一帶頭,其他建築公司也紛紛上門。由於
水沼的貢獻很大,被破格提升為銷售部最年輕的次長。時尚書屋
「好啦,只剩地下室了,」水沼說。「還有地下室?」香織隨便問一句。時尚書屋
一扇厚重的鐵門封住了地下室,門上掛着一把大鐵鎖。開門走下幾級石階後,左邊
有一個小房間,右邊是洗手間。地下室裡沒窗戶,只有兩個很小的出氣孔。小房間很暗,
不開燈什麼也看不見。房裡只剩下一張大沙發,此外便一無所有了。水沼拉著香織坐到
大沙發上,香織溫順地依在他的肩旁。時尚書屋
突然,水沼一把抱住香織,熱烈地吻着她的嘴。不一會,他喘着粗氣,吩咐香織:
「來,脫掉衣服……」「不……不要!」香織大吃一驚,她不願在這種地方與水沼親熱,
拚命地躲開水浴伸向胸脯的手。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