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斷崖上的情人》夏樹靜子(日) 第 2 頁


「你要拒絶我嗎?」水沼亢奮不已,「我可從來沒有被你拒絶過呀。我開了一天的車,神經高度興奮,你,你能忍心不滿足我嗎?」面對水沼的強行求歡,香織毫無辦法,只好放棄了抵抗。一陣發
作者:夏樹靜子 / 頁數:(2 / 6)

「你要拒絶我嗎?」水沼亢奮不已,「我可從來沒有被你拒絶過呀。我開了一天的車,神經高度興奮,你,你能忍心不滿足我嗎?」面對水沼的強行求歡,香織毫無辦法,

只好放棄了抵抗。時尚書屋
一陣發泄之後,水沼像一攤泥似地癱倒在沙發上。「快起來吧,我還要去舞鶴呢!」
香織換上了帶來的套裝,推推水沼。時尚書屋
「我起不來了,你讓我睡一覺吧……」水沼又困又倦,連動也不想動了。時尚書屋
香織見此架勢,就說:「那好吧,你就睡吧,我自己坐車去火車站。等我回來,我們再一起到市裡去開旅館。」
她擔心會有人闖進來,就想出一個辦法:把水沼鎖在地下室,鑰匙自己隨身帶走。時尚書屋
水沼要上廁所的話,洗手間就在旁邊,不必走出地下室。她把這主意告訴了水沼,水沼
迷迷糊糊地回答:「行埃你把燈關掉好了。」
香織關了燈,就走進洗手間化妝。她理了埋頭髮,又塗了涂額頭的傷疤,這才離開
了地下室。洗手間的燈她特意沒有關掉,好讓水沼起來時行動方便些。時尚書屋
她坐公共汽車到火車站,再換乘去舞鶴的火車。列車7點24分開出,8點11分就到了。時尚書屋
在祝賀會上,香織拜見了古手川家族的長輩,又和親戚們見了面。宴會之後是卡拉OK,
不知不覺已經是晚上10點鐘了。香織謝絶了親戚的輓留,坐著出租汽車趕回別墅。時尚書屋
11點 10分,出租汽車把她送到別墅門口,香織取出鑰匙,打開大門。來到地下室
前,她打開大鐵鎖,輕輕走下台階,習慣性地先走進洗手間去打扮,直到把額前的傷疤
遮掩得一點也看不出來,她才滿意地走出來。時尚書屋
「什麼時候回來的?」水沼醒了。時尚書屋
香織高興地跑到沙發邊,親吻着水沼,說:「事情辦完了,現在已經11點多了,我們一起去市裡的文珠莊旅館吧。」
文珠莊旅館就在火車站附近,是一家日本式庭院風格的建築。月光下,景色分外妖
嬈。他倆開了房間,叫來了宵夜後,便打開啤酒慶祝這一次難得的旅行幽會。時尚書屋

在這居家氣氛常有的客房裡,看著大衣櫃的鏡子裡映現出一對穿著和服睡衣的男女,
香織感覺自己正在和水沼歡度新婚蜜月,不由得激動萬分。時尚書屋
「真是太美好了。」香織依伏在水沼胸前,百般嬌柔。時尚書屋
水沼輕輕褪去香織的睡衣,兩人再度燃起熾烈的慾火……他倆醒來時已是第2天的
中午了。香織打開電視機,收看12點鐘午間新聞。電視裡正播送一條新聞:“據對今晨
在京都府奧丹後半島犬岬發現的兩具屍體調查後得知,男性死者是在歌山縣從事旅館業
的杉森,女性死者是東京的高峰三千代,即著名電視節目主持人高峰洋的妻子。高峰洋
因有演講任務,昨天去了九州的鹿兒島······”香織和水沼一時驚愕得面面相覷,
說不出話來。他們只喝了點紅茶,就急急趕往犬呷。時尚書屋
犬岬是海岸邊一塊突出的長條岩石,寬2米,高出海面三十多米。在杉森遇害的地
方,已經有人放了一捧花。昨夜退潮時分,杉森從三十多米高的岩石上掉下來,摔在下
面的礁石上,當即就死了。昨夜是滿月,月光很亮,絶不可能是失足造成的意外事故。時尚書屋
他身上的錢包、駕駛執照等雜物都在,車鑰匙也在,但現場並沒有杉森的車,他的車是
在文珠莊旅館附近的停車場找到的。時尚書屋
那麼,杉森是如何來到犬岬的呢?時尚書屋
晚上,犬岬地區几乎沒有汽車來往。當地出租汽車司機也都沒有載送過類似杉森這
樣的乘客。於是,只有一種可能:杉森是搭乘別人的自備車來到現場的。時尚書屋
陽光下,那條通往懸崖的狹窄小路閃現在山海之間,顯得異常奪目。香織和水沼朝
海裡投下鮮花和日本清酒,合掌為杉森的亡靈祈禱。時尚書屋
「對不起……」有人在他們身後說話,香織一驚,和水沼同時轉過頭來。是警察,
那人年約40歲,面無表情地問水沼:「你是杉森的友人?你能告訴我把鮮花和清酒投向大海是什麼意思嗎?你這麼快就從東京趕來,是不是太快了一點?」
水沼摘下太陽鏡:「我叫水沼,投日本清酒是因為杉森平時愛喝一口。我正巧在奧丹後半島辦事,所以就趕過來了。」
「哦,是吧,能給我一張你的名片嗎?我是本地警署的安西隊長。」
水沼把名片遞過去,問安西隊長:「高峰三千代也是在這裡被害的吧?」
據警方調查,高峰三千代是被絞死後推下懸崖的。提包散亂在地,身上的30萬元現
金和價值550萬日元的戒指不見了,但沒有被強姦的跡象。據在鹿兒島的高峰洋說,他
們夫婦倆同坐飛機到達大阪,隨後高峰洋去了鹿兒島,三千代則在京都借了車,自己開
車前往城崎溫泉,那裡是他們20年前度蜜月的地方。昨天,也就是4月15日,是結婚20
周年的紀念日,兩人說定,高峰洋演講一結束就過來一起慶祝。昨天傍晚5點時,三千
代在旅館裡吃了飯,6點左右說開車出去一趟,結果就再也沒回來。時尚書屋
「會不會是強盜為錢財殺害了高峰夫人,恰巧被杉森撞見,便又一次殺人滅口呢?」
水沼問道。時尚書屋
安西隊長斷然否定:“這不可能,犯罪時間不對。高峰三千代在掙扎抵抗時,手上
的手錶掉下了懸崖,摔壞的手錶指針在8點零3分。而杉森掉下懸崖時,手錶也砸在礁石
上,指針是9點零1分,其間有一小時左右的間隔。何況,殺害三千代的兇手,當時肯定
是開着三千代借來的車逃離現場的。”
說完,安西雙眼冷冷地盯着水沼,厲聲問道:「你為什麼要問得這麼仔細?」
香織和水沼回到文珠莊旅館時,已經臨近黃昏了。旅行結束,又要返回東京了。香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