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斷崖上的情人》夏樹靜子(日) 第 4 頁


定還能獲得社會更多的同情······ 4月15日和16日,高峰洋應邀赴鹿兒島作兩次專題演講。15日的演講時間是上午 10點半到 11點半, 16日的演講安排在下午 2點半到
作者:夏樹靜子 / 頁數:(4 / 6)

定還能獲得社會更多的同情······ 4月15日和16日,高峰洋應邀赴鹿兒島作兩次

專題演講。15日的演講時間是上午 10點半到 11點半, 16日的演講安排在下午 2點半
到4點。問題在於:在15日的演講結束到16日下午的演講開始之間,有幾小時的間隔,
沒有人瞭解高峰洋在此期間的行蹤,據他自己說,他是在旅館的房間裡準備第2次的演
講稿。可是,他既沒有打過電話,也沒有訂過餐,旅館服務員誰都沒有見到過他。時尚書屋
假設高峰澤在15日中午12點40分離開演講地婦女文化會館,直接前往鹿兒島機場,
完全來得及趕上下午2點15分飛往大飯的航班。飛機在3點20分到達大阪後,再坐出租汽
車趕往豐岡火車站;與此同時高峰三千代在傍晚6點從城崎溫泉的萬景閣旅館開車出來,
6點30分趕到豐岡火車站與剛剛抵達的高峰洋會合,——夫婦倆依照約定在萬景閣旅館
一起度過結婚20周年紀念日。這樣的話可以推測:高峰洋坐上三千代的車後,把她領到
犬岬。8點,高峰洋在犬岬絞死了三千代,把屍體推下懸崖,然後開着三千代的車回到
城崎。他在城崎丟棄汽車,去火車站趕深夜1點58分開往大阪的列車,清晨6點36分到達。時尚書屋
在大阪搭乘上午9點45分的飛機,65分鐘後回到鹿兒島。這樣,高峰洋在下午1點回到旅
館,2點整,他又若無其事地出現在演講台前,和大家一起談笑風生······然而,
居然有人為高峰洋作證了。一個名叫山花綾子的寡婦、女牙醫來電告訴警方,她在15日
傍晚5點左右于旅館附近見過高峰洋先生,還請他在自己的手絹上簽了名。山花綾子主
動邀約警方到鹿兒島見面,警察署決定,由主辦此案的刑警隊長安西到鹿兒島調查取證。時尚書屋
在香織的堅持下,安西同意她一同隨行。時尚書屋
在鹿兒島一家旅館,香織正在接待山花綾子。安西隊長外出調查,所以委託香織先
接待一下,等他趕回來後再一起取證。山花綾子是一位典型的日本美人,肌膚細白,略
施淡妝,乍看不過30歲。她神情憂鬱,雙眉微皺,進屋後不住打量香織,並不開口。這

時突然有人走進來,大聲地說:「啊呀,這不是山花大夫嗎?」一個50開外的胖女人走
上前來向山花致意。「足有半年沒見了!全靠您的手藝,我的牙齒再不疼了,真得好好感謝您呢!」
原來是山花的病人。時尚書屋
「我已經換了個工作,這是我的名片。」胖女人遞過名片,也給了香織一張。上面
印着:鹿兒島旅行社導遊倉之內鈴江。時尚書屋
倉之內鈴江的出現使山花很不安,她臉上掠過一絲驚訝,隨即不客氣地下了逐客令:
「我們正在談一件重要的事情……」「哦,對不起,對不起……」倉之內鈴江知趣地告
退了。時尚書屋
香織很奇怪:山花綾子為什麼如此不顧禮節地支走她的前病人?莫非是倉之內鈴江
的出現對她形成了某種威脅?她一面思忖着,一面直截了當地點明了這次約會的主題:
「您是偶然在路上見到高峰洋先生的嗎?」
綾子點點頭,平靜地回答:“是的,那天我兒子要我替他去買幻燈片,在路上看見
了高峰洋先生。他一個人在街上走着,穿著電視上常見的衣服:一件襯衫,外面罩着毛
衣,戴着太陽眼鏡。這樣一位全國知名人士,走在街上一眼就認出來了。我上前去打了
招呼,然後請高峰洋先生在我的手帕上簽名留念。”
回答看來是無懈可擊。香織看著綾子,似乎是自言自語地說:「真奇怪,在15日中午到16日下午這段時間裡,全鹿兒島居民中只有大夫一個人見到過高峰洋先生……」
「傍晚時街上行人很少,這有什麼奇怪呢?」
「可是,在這段時間裡,高峰洋先生並不在鹿兒島……」綾子聞聽此言,勃然失色
道:「這太奇怪了!難道是我編造出來的嗎?」
香織決定冒一下險,便轉換了話題:“我在想,像大夫您這樣漂亮的美人,為什麼
不考慮再嫁人呢?您的容貌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好多歲······「您太失禮了!」綾
子生氣地打斷了話頭。時尚書屋
香織仍不以為然地:「像高峰洋先生這樣有名聲有魅力的男人……您是不是挺喜歡他?不然的話,怎麼會初次見到他就請他簽名。」
「談不上喜歡,只不過對他的見解很崇拜罷了。我並不是因為他是男人而請他簽名。」
香織不再追問,她從提包裡取出那枚鑲鑽石的銀戒:“大夫您大概也在電視上見過
這戒指吧?這是高峰洋先生引以為驕傲的愛情信物,是他愛妻精神的寫照。可是,我卻
在犬岬的懸崖上撿到了它。”
香織轉動着戒指,等待着綾子的反應。時尚書屋
「我告辭了!」山花綾子臉色僵硬地站起來,自顧自地離開了屋子。時尚書屋
香織回到房間,馬上打開電視機。屏幕上立刻出現了身穿喪服的高峰洋,他的臉上
還有淚痕。也許是出於好奇,電視台記者也提起了那枚戒指。時尚書屋
高峰洋的回答很謹慎,他說:「因為心情不好,並沒注意到戒指丟失,可能是在犬岬祭夫人亡靈時遺失在那裡了。」
「他肯定說了謊!」香織叫了起來。水沼是在案發的第2天即16日撿到戒指的。而
此時高峰洋還在鹿兒島,怎麼會把戒指丟在犬岬呢?時尚書屋
正在這時,門鈴響了,安西刑警走了進來。香織急切地問他:「您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山花綾子已經走了。」
安西好像並不意外:「我到磯庭園去了。去年2月,高峰洋為了靜心寫作,曾在磯庭園住過10天。那裡是一座純日本風格的古典庭園。」
香織提出了自己的疑問:「我總覺得高峰洋好像和山花綾子有來往…·」“是嗎?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