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斷崖上的情人》夏樹靜子(日) 第 6 頁


「大夫,你是有婦之夫的情人,我也是;讓我們一起談談好不好?」香織的語氣十分誠懇。香織確實想知道,綾子為何要和高峰洋合謀殺害三千代。她推斷,高峰洋絞殺三千代時,被正在犬岬
作者:夏樹靜子 / 頁數:(6 / 6)

「大夫,你是有婦之夫的情人,我也是;讓我們一起談談好不好?」香織的語氣十

分誠懇。時尚書屋
香織確實想知道,綾子為何要和高峰洋合謀殺害三千代。她推斷,高峰洋絞殺三千
代時,被正在犬岬拍攝夜景的杉森看見了,於是高峰洋為了滅口,把杉森也推下了懸崖。時尚書屋
「山花大夫,如果您答應滿足我的這種好奇心,我願意把戒指還給高峰洋先生。」
香織又在電話中對綾子說。時尚書屋
「不必還了。」綾子終於開口了。時尚書屋
「那您看,我們在什麼地方見面……」香織趕緊問。時尚書屋
「就在犬岬吧。」電話裡傳來了綾子幽幽的聲音。時尚書屋
香織興奮極了,一回東京,她就打電話給水沼,把高峰洋和山花綾子的事詳細地說
了一遍。她要水沼陪她再去文珠莊旅館重溫舊夢,同時也是為了慶祝水沼得到真正的解
脫。水沼很高興地答應了,還說要在犬岬再一次為好友杉森祈禱冥福……在文珠莊旅館,
香織習慣性地走進洗手間。她取出肉色的唇膏,撩起額前的劉海,往傷疤上塗抹口紅……
猛然間,香織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重重地揪了一下。從鏡子裡看到自己的習慣性動作,
她憶起了在別墅地下室的那一刻……香織眼前一黑,差點沒倒下去。時尚書屋
「是安西隊長嗎?請您儘快趕到犬岬來!」趁水沼去洗手間的當口,香織急急地拿
起電話機。沒等回話,她就掛斷了電話。時尚書屋
蒙蒙小雨中的犬岬分外荒涼,不見遊人的蹤影。雲層遮沒了遠山近嶺,海天一色,
籠罩在蒼茫的水霧裡。香織和水沼撐着白色的塑料雨傘默默無語地走着。犬岬靜寂得令

人心碎。時尚書屋
忽然斷崖上晃出了一把艷紅色的雨傘,香織趕緊走上前去。是高峰洋和山花綾子,
他們已經先到了。幾十米下的大海浪濤拍岸,發出悲壯的響聲。時尚書屋
香織向高峰洋屈身施禮,高峰洋也深深地欠身還禮,微笑着說:「這些天給您添麻煩了,真不好意思。」
「托您的福,我10年來第1次離開鹿兒島……」他身旁的山花綾子穿著華麗的和服,
滿臉充滿了燦爛的笑容。時尚書屋
香織驚詫不已,眼前這位愛情悲劇的女主角毫無悲色,反倒像個絶頂幸福的新娘。時尚書屋
「高峰洋先生,這個還給您。」她從包裡取出戒指。時尚書屋
「不必了,把它交給警察吧。」高峰洋彷彿並不在乎。時尚書屋
可是水沼一看到那枚戒指,頓時變得臉色灰白。時尚書屋
「能不能問一下,您殺害您妻子的動機是什麼?」香織收起成指。時尚書屋
「當然是為了和綾子結婚。」高峰洋輓起山花綾子的手。綾子微笑着,臉上充滿了
自豪。時尚書屋
這時安西帶著另外三名刑警從大嶺的另一端趕來了。水沼感到驚訝,露出了一絲恐
懼。香織輕蔑地看看他,轉過身平靜地對安西隊長說:「我現在正式向您聲明,我所作的有關水沼清白的證詞撤銷。」
安西露出微微一笑。時尚書屋
水沼絶望地叫起來:「香織,你不要開玩笑!你明知道我被你鎖在地下室裡,根本就出不來,你…··稱為什麼變得這麼冷酷……你要給我作證呀…·」香織轉過身,撩
起劉海把額頭的傷疤指給安西看:“這是我一年前坐他的車時撞破的。從那以後,我改
掉髮型,儘量遮掩住傷疤,還用肉色口紅塗抹。每次出門前和回家後都要照鏡子整理一
番,已經成了習慣……”香織說到這裡停了一下,看看水沼,又接著說道,「水沼熟知我的這個習慣,他利用了我對他的愛,把自己巧妙地偽裝起來……」時間倒流到4月15
日。香織和水沼駕車前往宮津。水沼故意半路下車吃飯,以便拖延時間。到別墅後他強
迫香織發生肉體關係。隨後藉口太累,假裝睡在地下室裡。當香織在洗手間化妝時,他
已溜走了。後來他又趁香織在洗手間時潛回地下室的沙發上。時尚書屋
水沼自以為有了香織作掩護,會把自己的罪行遮蓋得天衣無縫。他怎麼也沒想到,
犬岬,計劃中殺害杉森的現場,在他的行兇之前已經發生過一起血案。他更沒料到在犬
岬出於貪心而撿起的那枚名貴的鑽石銀戒,既為高峰洋、也為他自己打開了通向墳墓的
大門。時尚書屋
水沼沒掙扎幾下,雙手就被銬上了。與此同時那把紅色的雨傘緩緩向犬岬的斷崖頂
端移去。「快站住,你們被捕了!」安西隊長見勢不妙,大聲喝道。時尚書屋
「你們再往前走,我就服毒自盡!」綾子手指着步步緊逼的刑警。她臉色蒼白,輓
着高峰洋向斷崖頂退去。時尚書屋
安西領着刑警慢慢靠上前去。突然,他們扔掉那把紅傘,縱身跳進了翻騰的日本
海……雨小了,日本海的海平綫漸漸顯現。香織站在犬岬懸崖頂,任雨水拍打着自己的
臉頰和額頭的傷疤,心中充滿無限悲涼。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