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10 頁


水田也長期過着鰥夫生活。直到實穗十五歲那年,他才娶了一位比自己小一半的繼室,名叫夏代,那年才二十八歲。此後四年,水田雄一郎、夏代和實穗三人在一起生活,實際上加上幸江是四個人。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35)

水田也長期過着鰥夫生活。直到實穗十五歲那年,他才娶了一位比自己小一半的繼室,名叫夏代,那年才二十八歲。時尚書屋

此後四年,水田雄一郎、夏代和實穗三人在一起生活,實際上加上幸江是四個人。時尚書屋
淺井和實穗蜜月旅行回來之後,決定住在水田家。幸江暗自慶慰,這個家將會熱閙起來
怎麼說都好,夏代和實穗的年紀不過相差十三四歲,母女之間的感情絶對稱不上融洽。時尚書屋
水田最近時常出國,幸江認為可能是跟家裡經常冷冰冰的感覺有關。時尚書屋
總之,實穗和淺井起程去度蜜月的第2天,水田就表示要去中東,離開家裡然後再過一天,夏代也往外國旅行去
於是偌大的獨立式房子,只剩下幸江一個人……
幸江攤開水田給她的信。時尚書屋
幸江[
我請這些人裝修地下窒。你讓他們去做就可以可。不過。必須在我出發之後五天,什麼也沒聯絡的情形下。時尚書屋
才讓他們進行工程。時尚書屋
假如在這之前有所聯絡時,工程就得取消。時尚書屋

拜託

雄一郎

奇妙的信。時尚書屋
幸江不太明白。何謂「什麼也沒聯絡的情形下」才進行工程。還有,假如主人出門時已經知道要裝修,為何不直接告訴自己
不過,信上的字跡肯定是水田的字。就像大部分的有錢人一樣,水田也是情緒化的人,憑一時高興做事。時尚書屋
信上既然這樣寫着,幸江沒有理由拒絶。時尚書屋
「對不起。」幸江回去玄關,對工程人員說,「請你們今天開始工作吧!」
「是。可能有點吵」
「怎樣的工程?」
「水田先生說,替他擴大地下室。」
「擴大?」
「是的。先把牆壁和地板全部拆掉,再把地方挖大。」
「很不容易」
「我們不能帶鏟泥機進來,只能用人力」男人笑一笑。「我想一個禮拜時間可以做完。」
「請你們白天做好因為附近的人家很多,吵到別人總是不方便。」
「好的。那麼,打擾」
「地下室的入口在走廊的盡頭。」
「知道」
四五名工程人員走進走出。時尚書屋
幸江覺得無法釋疑。時尚書屋

擴大地下室一為了什麼?時尚書屋
這麼大的房子,光是房間就夠多了,儲藏室也不少。時尚書屋
所謂的地下室,雖然拿來放東西,可是放的都是嫌麻煩不太移動的物伴,隨便安置在地下室而已。時尚書屋

為何故意擴大地下室

裝修工程開始之後,依然沒有水田的聯絡。這是常有的事,水田喜歡靜悄悄地出門旅行,有一天突然跑回來,給大家一個驚喜。時尚書屋
工程進入第3天這天,幸江走進下室的現場。時尚書屋
「辛苦你們啦!」
幸江為男人們送飲料,讓他們休息一會。時尚書屋
「謝謝。」其中一個說。「對了,這裡最近也施過工程吧!」
「最近?」
「最近一個月左右一不,就是最近。」
「沒有這回事。」幸江笑道。時尚書屋
「不。你看那邊的牆壁,是不是很新?」
幸江照他的指示望一望,發現那邊的牆壁特別白,一眼可以看出施工不久。時尚書屋
「奇怪。我不曉得……」幸江側側頭。時尚書屋
「總之,我們會拆掉它。雖然很可惜。」
「那是外行人做的。」另外一個說。「必須重新做過,不然太醜了,遲早出現批漏。」
「說的也是。那就開始吧!」
幸江慢不經意地注視男人們走過去,拆毀那道很新的牆壁。時尚書屋
「咦!這是什麼?」其中一個人喊說。時尚書屋
男人們的臉色猝變。時尚書屋
從剝落的牆壁上,赫然出現一條下垂的手腕。時尚書屋
栗原的電話講到這裡時,片山的臉都白
「換句話說——即是——」
「猜到了吧!從牆壁中跑出來的是水田雄一郎的屍體。」
「他是被殺的吧!」
「不錯。由於死後不久,剖屍的結果,發現死因是毒殺。」
「即是說,水田他……」
「他預測自己將被殺害,然後被埋在地下室。」
「因此他說。沒有聯絡時就挖掘地下室,原來是這個意思。」片山嘆息。「那麼,兇手是……」
「發現屍體的事是隱秘的。換句話說,兇手以為屍體不會被人找到。」
「原來如此。淺井和水田的女兒住在這間酒店!可是,他們馬上起程去別的地方度蜜月了」
「最大的嫌疑人物是水田的老婆。丈夫不在家的第2天,她也起程去了瑞士。」
「等一下。」
片山突然想到,實穗所說的「那個女人」……可能就是跟忠井在一起的女人。時尚書屋
她很可能就是水田夏代。時尚書屋
實穗把一個跟自己年紀相差不過十來歲的繼母稱作「那個女人」,一點也不出奇。時尚書屋
「喂,片山,怎麼啦?」
「不……探長,為何叫我查這件案子?」
「水田家是名門望族,跟現任的警察廳長官很熟。他的屍體發現以後,長官急急把我從維也納叫回來。我查了一下,覺得水田的妻子最可疑,於是迫查她的行蹤。」
「然後查到這間酒店……」
「還不知道是不是,她不一定用真名投宿。」
「不過,你肯定她來了格林德瓦吧!」
「可以迫蹤到此而己。她好像跟一個男人在一起。」
「男人?」
「說不定是情夫,不奇怪。」
「探長,請你查一查,有個叫忠井安夫的男人,跟水田夏代有沒有暖味關係。」
「誰?」
「忠井安夫。」
傳來對方用筆記錄的聲音。時尚書屋
「忠井……安夫,對這個人是什麼來頭?」
「聽說他本來要跟水田實穗——不,淺井實穗結婚。你向那位大木幸江女士問問看,也許可以知道什麼。」
「我馬上去查……對了,明天去哪兒?」
「呃……馬特漢峰。」
「好,我再跟你聯絡。那個男人的……」
「他也來了這裡,跟一名三十多歲的女人在一起。實穗好像認識那女的……」
「那就有希望了!」栗原高興得大喊。他是那種查案比吃飯重要的人。時尚書屋
「喂!片山——在知道這件事以前,你好像查了不少事情嘛!」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