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13 頁


福爾摩斯是何等的「有趣」,外人根本無法想象!「我做導遊多年,第1次帶了有小貓的隊!雖說是三色貓,配色實在有趣得很。真是稀有的貓」被稱讚有趣啦稀有的,福爾摩斯應該不會十分高興
作者:待考 / 頁數:(13 / 35)

福爾摩斯是何等的「有趣」,外人根本無法想象!

「我做導遊多年,第1次帶了有小貓的隊!雖說是三色貓,配色實在有趣得很。真是稀有的貓」
被稱讚有趣啦稀有的,福爾摩斯應該不會十分高興。因它不是普通的「貓」,而以「名探」自居,地位足以跟「人」相提並論!它扭頭去望大堂的入口,對松本不屑一顧!
「對了,片山先生。」松本突然壓低聲音,回片山打個眼色。「看不出你也有兩下子呀!」
松本的眼睛很小,打眼色的樣子好像在做視力檢查。時尚書屋
「這話怎麼說?」片山問。時尚書屋
「放心好了,我絶對不會說出去啦!作為導遊,不管客人做什麼,只要不違法,我都不會說出去的!」
「那是好事,可喜可賀!」
「導遊的眼睛和第6感覺都很敏鋭。昨晚,你們悄悄幽會……我說中要害了吧!」
「喂——」片山拚命眨眼睛,「你說我跟人幽會?」
「又裝蒜了!你很會這一套!」
松本用肘捅了捅他,片山慌忙往旁邊躲開。時尚書屋
「我一直待在自己房裡……」
「我明白的。當然不會說出來。我懂得啦!」
管你懂不懂……片山心想,松本一定把他認錯為另一個人了!”
「可是,我真的……」
「我呀,直到剛纔都無法確定是不是你。可是剛纔她提出了,希望跟你走在一起。我從當時你們的眼神看出一切啦!」
「她……你說淺井實穗?」片山頓時啞然。「她在度蜜月喲!」
「這可不稀奇。」松本嗯嗯地笑。「我帶過蜜月旅行團,通常總有一兩個是這樣。因為新婚團有好幾組,總是很容易把自己跟其他人比來比去,於是產生這種故事。」
「怎麼可能……」
「干真萬確。蜜月回去之前分手,跟別人的妻子相好的事偶然會發生呢!」
亂七八糟。時尚書屋
「昨晚的事,我很清楚地知道女的是她。」松本說。「你們在走廊上分手時,她說:『那人回來可不得』但不清楚對手是誰。到了今天早上,她的一句話,就像撥開雲霧般清清楚楚啦!」
松本說得興高采烈,攤開雙手。片山懷疑松本下一步可能像廣告明星樣引吭高歌!
「你誤會了!」片山搖搖頭。時尚書屋
「我明白的。這件事,你知我知啦!哈哈哈……」
這種喜歡堅信自己不會錯的人,也真令人傷腦筋!
就在這時,松本無意中發現什麼人似的,睜大眼睛。時尚書屋

「咦?」
「怎麼啦?」
一名身段高挑、樣子滿有智慧的日本女性走進大堂。時尚書屋
乍看之下有點冷冷的印象,卻是不折不扣的美女。年紀在三十前後,十分引人矚目。時尚書屋
也許剛剛抵達吧,男侍在她背後搬運行李。時尚書屋
發現松本獃獃地注視那女的,於是片山問:
「你的朋友」
「嗯——不,她是……」
松本吸一口氣,向那位女性走過去,跟她搭訕。時尚書屋
女人彷彿感到困惑地望着松本,歉然地搖搖頭,不過臉上依然帶笑回答他的問題。時尚書屋
松本扭扭頭走回來。時尚書屋
「你好像被人甩」片山調侃地說。時尚書屋
「不……實在太像」松本說。「她跟我在這裡見過的一名同行女導遊長得一模一樣」
「但她是別人吧!」
「嗯,她完全記不起來。面貌相似而已,可是長得太像」松本一邊說,一邊不住地側頭。時尚書屋
「好啦,我要回房間去」片山站起來,同時催促福爾摩斯。「走吧……你怎麼啦?」
不知何故,福爾摩斯在定晴注視剛纔跟松本談話那個女人。時尚書屋
「哥哥!」晴美的聲音飛進耳朵。「你磨磨蹭蹭幹什麼?我不是說有話告訴你」
「現在就來!」片山慌忙奔上前來。時尚書屋
「真的是!我有重要情報!」晴美氣鼓鼓地說。時尚書屋
「我有我的苦衷呀!」
片山有一件苦惱的事。不僅一件,可能是好幾件。不過,當前之務是解決一個重大問題。時尚書屋
電話響了,片山趕快拿起話筒。時尚書屋
當然,片山已經進到自己的房間來
「喂—一探長。」
「幸好趕得及。」栗原說。「我以為你們已經起程啦!」
「還有四十分鐘才走。淺井勇治和實穗決定跟我們一起走。關於那件事……」
「水田夏代和忠井安夫的事吧!」
「是的。知道什麼了」
「已經查過目前還找不到他們之間有特別關係的事實。」,
「是」
片山想知道,到底跟忠井在一起的女人是不是水田夏代。他又拿不定主意,是否應該直接問實穗。時尚書屋
「一知道什麼的話,我會跟你聯絡。」栗原說。時尚書屋
「好。對了,探長,關於淺井實穗的事。」
「她怎麼啦?」
「她父親不是被殺了不過,她一無所知,繼續度蜜月。」
「晤,我知道。」
「不是應該告訴她」
「這件事,我們這邊也討論過」栗原說。「但是,人死不能復生,她的父親不會活過來現在重要的是捉到兇手。假如實穗突然回國,夏代就會察覺到,屍體被人發現」
「雖然是這樣……」
「大木幸江的意見也一樣。不管怎樣,都要繼續隱瞞水田雄一郎的死。回國之前不讓實穗知道反而是好事。」
「是」
片山覺得不舒暢,然而似乎那樣做比較合情理……
「總之,現在也要留意實穗。」栗原說。時尚書屋
「留意她?怎麼說?」
「假設水田夏代是兇手,而她追蹤實穗的話……」
片山睜大眼睛。「即是說——實穗也有可能被殺?」
「並非沒有可能。萬一兇手在歐洲匿藏起來,搜查就困難」
片山嘆一口氣。這也是工作查案查到瑞士來了!
「好吧!我會留心的。不過,如果貼得太緊也太奇怪啦!」
「刑警就是要在這些節骨眼上小心應付。」栗原橫蠻地說。「而且,你身邊有石津、妹妹和福爾摩斯,即使你不在也沒問題吧!」
「這是什麼意思?」片山不由反駁……
哀哉!片山放下話簡,轉過身來,發現晴美直挺挺地站在面前。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