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14 頁


「哥哥!」晴美氣勢洶洶地逼上前來,片山慌忙往後退。「你們在談什麼?實穗的父親怎」「他被殺了,還被人嵌進牆壁裡。」片山說。「對了,你說有話告訴我……」「講清楚一點!」
作者:待考 / 頁數:(14 / 35)

「哥哥!」晴美氣勢洶洶地逼上前來,片山慌忙往後退。時尚書屋

「你們在談什麼?實穗的父親怎」
「他被殺了,還被人嵌進牆壁裡。」片山說。「對了,你說有話告訴我……」
「講清楚一點!」
晴美咄咄逼人,自然有她的道理。時尚書屋
片山只好一五一十地把栗原的話重複說一遍。時尚書屋
「哦——那個女人來了這裡?」
「還不知道。說不定就是跟忠井在一起那個女人。」
「殺了丈夫,把他嵌進牆壁——何等可怕的女人」
「可憐的是實穗喲!我真想把真相告訴她!」
「可是,萬一因此讓兇手逃脫,可就血本無歸了!」
「這點我也知道……但從骨肉之親來看,想法又不同那是別人理虧罷了!」
「說的也是。」
這時,福爾摩斯望望門口,喵了一聲。時尚書屋
「有誰在外面!」晴美急忙走過去,打開房門。「沒有人呀!福爾摩斯!」
「喵!」
「他說,不可能的!」
「可是!走廊彎彎曲曲的,大概跑掉了吧!」晴美關起門來。「福爾摩斯應該早一點通知我!」
「總之,到了宙爾瑪再想好了!」片山說。「你你有什麼要告訴我?」
「晤——聽了你那番驚人的話,我不太想說」
然而,晴美還是把昨晚偷聽到靖子和淺井的對話告訴了片山。時尚書屋
「原來如此。愛情這回事,太複雜啦!」
「有人因恨而愛。我想淺井說的是對的。」
「哪一點」
「關於靖子和淺井的事,靖子的姐姐衣子是知道的。也許她是因此而自殺的。」
「她想退出三角關係?」
「相反。假如姐姐自殺了,靖子和淺並不是肯定分手衣子知道才尋死的。」
「為了使二人感情破裂?」
「愛情就是這樣。」晴美說。「絶對的利己主義。」
「不過,靖子也實在是可憐。」
「但她還喜歡淺井,所以哭」
「是」
松本表示昨晚見到實穗跟某人密會,也許是事實。因為淺井曾經私晤靖子的關係。時尚書屋
「何等錯綜複雜的關係」片山嘆息不已。「希望什麼也不發生。」

「現在卻是誰殺誰都不足為奇的狀況!」
「不要亂講!」片山沉着臉。時尚書屋
「我並不希望發生什麼兇殺案喲!」
晴美的話,無法叫片山百分之百信服。時尚書屋
無論怎麼說,已經發生一宗兇殺案片山只是祈望不
要再發生第2、第3宗命案而已。時尚書屋
「片山兄!開門!」門外傳來叫聲。時尚書屋
「是石津!」晴美站起來。「發生什麼事」
急忙開門一看,但見石津抱著一大包東西進來。時尚書屋
「各位請看!這種麵包實在好吃」
片山和晴美面面相覷。時尚書屋
2
「十五分鐘左右就開車」松本回來說。時尚書屋
「那麼,在這裡等等就行啦!」靖子說,環視周圍被雪遮蓋的山巒。時尚書屋
眾人從中型巴士下來,來到堪德休特的車站前,漫無目的地閒逛。時尚書屋
利用汽車火車的人相當不少,一大堆車子並排在汽車碼頭上。從私家車到旅遊巴士都有。林林總總,排成一條長龍。時尚書屋
「好厲害。那麼大的巴士也載得動呀!」靖子欽佩地說。時尚書屋
「只要不是特大型的巴士都沒問題,包括我!」松本拍拍自己的肚皮,引得靖子大笑不已。時尚書屋
十八歲的笑聲。十分自然。不過,片山留意到,靖子的眼睛不時瞄向淺井和實穗方面。時尚書屋
「好舒暢」晴美做個深呼吸。「我不想回日本啦!」
「雖然這樣,你總不能永遠請假呀!」
片山雖然這樣說,他卻很想一直「請假」下去。時尚書屋
蔚藍的天空出奇地透明,也許是尖鋭的岩山和白閃閃的雪形成對比的緣故。時尚書屋
「咦?」松本的視線駐留在某個目標。時尚書屋
「怎麼啦?」片山問。時尚書屋
「看,是她……」
往他指示的方向望去,大概是跟在片山他們的中型巴士距離三部車後面,有個女人靠在出租汽車模樣的車邊,正在吞雲吐霧。時尚書屋
「她不是剛纔你說似曾相識的朋友」
「就是她剛剛到達酒店,怎麼立刻動身去宙爾瑪」
「會不會當天去當天回?」
「假如利用這班火車,也不是不可能。如果那樣,不如索性住宿宙爾瑪更方便。」
女人戴上太陽鏡,悠然地眺望群山。時尚書屋
片山還沒看到忠井和神秘女人的蹤影。不過他想他們應該會跟着來。時尚書屋
在不能確定那女的是不是水田夏代之前,當前之務是絶對不能把視線從實穗身上離開。時尚書屋
到了這個地方,連石津也忘掉食物的事,入神地眺望周圍的景色。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更是與世無爭似的獨自散步……
車列前面的人群開始移動。時尚書屋
「可以上車」松本走回巴士那裡。「大家請上車吧!快要開動了!」
片山看到福爾摩斯呱嗒呱嗒地跑回來,於是準備上車。時尚書屋
「阿義!」
怎麼可能在這個地方遇見她?時尚書屋
可是,那種叫法和叫聲,除她以外不會有別人!
回頭一看,果然見到兒島光枝氣咻咻地跑過來,唯有勉強擠出一個痙攣似的笑瞼。時尚書屋
「姑媽!你跑太快了,很容易閙貧血哦!」
「阿義!幫個忙吧!」光枝揮汗如雨。時尚書屋
「又是牛鈴的事」
「不是的,那件事我放棄」光枝聳聳肩。「我太粗心了,是我不對。」
「這次是什麼?」
「這班火車」光枝說。「我想搭火車,他們不讓我上車喲!」
「已經滿座」
「沒有的事!後來的人都買到車票」
「那就怪」
片山找到松本,向他說明情由。時尚書屋
「司機怎麼說?」松本問。「通常是司機或是導遊負責買票的。」
「載你們的司機呀。」
「哎!沒有這個人啦!」
「那麼……你自己開車」
「不。我從酒店坐車來的,司機已經回去啦。」
片山終於明白過來。時尚書屋
「姑媽……你想不坐車就上這班火車?」
「既然火車可以載車,應該可以載人嘛!」
「那可不行。」松本苦笑。「這是專門載車的火車,沒有載人的客車!」
「我可以站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