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15 頁


「可是……總之,沒有車就……」「那該怎麼辦才好?你叫我走路回酒店」遇到這樣的姑媽,沒有人可以拗得過她!片山和松本正在面面相覷時,晴美抱著福爾摩斯走過來。「咦!姑媽,
作者:待考 / 頁數:(15 / 35)

「可是……總之,沒有車就……」

「那該怎麼辦才好?你叫我走路回酒店」
遇到這樣的姑媽,沒有人可以拗得過她!
片山和松本正在面面相覷時,晴美抱著福爾摩斯走過來。時尚書屋
「咦!姑媽,你怎麼啦?」
「晴美呀!你聽我說,實在太過分了!」
不曉得誰過分來着?時尚書屋
晴美聽了光枝的投訴也笑起來。時尚書屋
「松本先生,我們的巴土是否還能載人?」
「嗯,應該可以……」
「那就讓她上車好了,她是時常照顧我們的姑媽。」
「好吧!反正一部巴土的車價一樣,無所謂。」
「好極了!我的朋友一定全都高興!」光枝拍手。時尚書屋
「你的朋友?」

晴美這才知道不是光枝一個……

「來,大家過來這邊。這部巴士肯載我們!」
光枝揮手大喊,五六名中年婦人吱吱喳喳地走過來,好不熱閙。時尚書屋
晴美、片山等人只有目瞪口獃的份兒。時尚書屋
「怎麼辦?」片山說。時尚書屋
「沒法子啦!」晴美嘆一口氣。「我站着好」
光枝等人蜂擁而上,中型巴士立刻滿座,而且有兩個人沒有位子坐。時尚書屋
「我站好可能可以減肥!」松本說。時尚書屋
「可是,是我提議的。」
晴美、片山、松本加上福爾摩斯,在巴土外面開會討論時,有個女聲打岔:
「請問……」
「剛纔失禮了!」松本說。時尚書屋
她是剛纔松本認錯人的女性。時尚書屋
「如果不嫌棄的話,請上我的車。我租用的車子,只有我一個人。」
「可是……」晴美遲疑
「不要緊的。雖然只有二十分鐘路程,一直站着也很辛苦的。」
「那麼,晴美,你就接受吧!」片山鬆一口氣說。時尚書屋
「好吧!那就不客氣了!這只貓也可以一塊兒坐車」晴美問。時尚書屋
「請,非常歡迎。」
「那麼,在那邊見!」
在松本的催促下,片山慌忙上了巴士。時尚書屋

晴美抱著福爾摩斯,坐上女人的車子。時尚書屋
「對不起。」
「哪兒的話。隧道里面很無聊哩!」女人笑道。時尚書屋
片山在門邊附近的位子坐下,不由嘆息。時尚書屋
光枝等人佔據了巴土的後半部,熱閙得很。時尚書屋
本來光枝跟一名同輩的朋友一道,但在格林德瓦結識了另一批談得來的團隊,就這樣打上交道走在一堆
淺井和實穗坐在司機後面的座位,正在喋喋私語。時尚書屋
假如光枝發現淺井的話,勢必又有一番騷動。幸好光枝忙着談話,完全沒有留意到的樣子。時尚書屋
松本坐在最前面,司機的旁邊後面是石津、靖子,以及片山。時尚書屋
巴士緩緩開動。時尚書屋
火車並非箱型,而是做成只有平板的台車,由十幾輛連繫而成。兩邊鋪有放車胎的通道。排在前頭的車子從火車最後尾部先上,然後一部一部地向前填補上去。時尚書屋
工作人員在前面指揮車子順序地排在固定位置,定准車胎位。時尚書屋
車輛兩邊只圍着一條低低的鐵鏈。工作人員也在車輛與車輛之間扣上鐵鏈。時尚書屋
「真是有趣!」實穗望着外邊說。時尚書屋
「有時下雪,山巔的路通不過去,只好從山的另一邊繞出去」松本說。時尚書屋
片山等人乘搭的巴士,恰好是停在差不多中間的車輛。時尚書屋
本地的司機悠閒地伸展長腿,盤起胳膊。時尚書屋
起初大家以為需要很長時間讓全部車子上完火車,意外的是很快結束,火車慢慢開動
「火車開動了!動了!」光枝等人又在車後吵閙。時尚書屋
片山苦笑着望向窗外。時尚書屋
這才是真正的隧道。片山想。時尚書屋
喀噠喀噠喀噠,車輛發出單調的聲響。時尚書屋
「真的動了」光枝的聲音。時尚書屋
然後是完全的黑暗。時尚書屋
若是日本的隧道,裡頭通常相當明亮。這裡卻沒有一盞燈,車窗外面一片漆黑。時尚書屋
此外,為了節約能源,車內也熄了燈。松本說伸手不見五指,好像沒有誇張。時尚書屋
人類處于黑暗的場所,總是覺得不安。時尚書屋
起初的兩三分鐘,光枝的「阿嬸團」還在吱吱喳喳地說個不休,黑暗持續五分鐘後,她們也安靜下來
可以聽到的是各人的呼吸聲。從石津那裡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他已經見周公去
幸福的傢伙!
片山叉起雙臂,閉起眼睛。在黑暗中,張開眼和閉起眼睛都無甚差別。時尚書屋
十分奇妙的體驗。只有從偶而往後滑動而去的小燈可以得悉,火車確實在前進中。時尚書屋
片山也不由昏昏欲睡。不是「時差」的關係,像這樣缺少外界的刺激時,總是容易誘發睡意。時尚書屋
全程約二十分鐘,已經過了一半吧……片山這樣想著,開始打盹。時尚書屋
好像有人經過身邊。時尚書屋
看不見,但是感覺得到。不知從前面去後面.抑或相反?因為完全看不見,總之有人走過……
無所謂啦!片山似睡非睡地想。時尚書屋

噹啷噹啷——

「牛鈴?」光枝的聲音。時尚書屋
是誰掉了牛鈴?買牛鈴當紀念品的人不少,一點也不稀奇。時尚書屋
然後,巴土裡面又是一片寂靜。時尚書屋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片山感到朦朧的白光,張開雙眼。時尚書屋
火車前面逐漸明亮起來,就如冬天黎明的曙光。時尚書屋
「終於出來啦!」靖子說。時尚書屋
車內飄起輕鬆的空氣,阿嬸們又龍馬精神
「真了不起!」
「有趣極了!」
其實,大家有點懊悔坐上「黑暗隧道火車」!
火車出到外面,又見頭上萬里晴空。時尚書屋
片山鬆一口氣,搖晃石津。時尚書屋
「喂!石津,起來!」
「啊——天亮了」石津甩甩頭。時尚書屋
全車人哄然大笑。時尚書屋
「咦!松本先生睡着」靖子說。時尚書屋
「怎麼啦?」
「好滑稽!牛鈴掛在他的脖子上!」靖子笑
片山窺望一下,松本的頭垂向前,好像睡脖子上掛着的是牛鈴。時尚書屋
「誰掛上去的真是——松本先生,再不起來就到站啦!」
隨着片山搖動肩膀,松本的身體慢慢往旁邊倒下。時尚書屋
片山臉都白「石津!他的樣子有點古怪!」
「是不是不舒服?」
片山捉住松本的手腕。時尚書屋
「怎麼」靖子不安地望着片山。時尚書屋
「豈有此理!」片山啞然失措。時尚書屋
「發生什麼事?」淺井站起來。「他是導遊」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