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16 頁


「晤……他死」「什麼?」靖子驚呼。「不可能的!」「剛纔還精力充沛的……卻是死了!」片山輕輕提起牛鈴的帶。松本的脖子周圍有紫黑色的淤血點。他是被人勒死的。換言之,這是
作者:待考 / 頁數:(16 / 35)

「晤……他死」

「什麼?」靖子驚呼。「不可能的!」
「剛纔還精力充沛的……卻是死了!」
片山輕輕提起牛鈴的帶。松本的脖子周圍有紫黑色的淤血點。時尚書屋
他是被人勒死的。換言之,這是兇殺案。時尚書屋
「哇哈哈!」
巴士後面突然爆發笑聲,差點嚇得片山跳起來。時尚書屋
光枝等人完全沒留意到前面的騷動,正在笑閙。時尚書屋
片山不由搖頭嘆息——終於發生了!
可是,是誰幹的為何殺死松本?時尚書屋
火車停司機好像沒留意到旁邊發生的異變,一邊吹口哨,一邊伸懶腰……
車子順序從火車開下來。時尚書屋
片山等巴士停下來後,出到外面等候晴美坐的車子。她們在兩三部車後面,很快就出來
「哥哥。」晴美打開車門。「好好向人道謝吧!」
「沒什麼大不」女人微笑。「黑暗中有人陪伴,我也覺得……」
「事情不好」片山說。時尚書屋
「怎麼啦?」
「松本先生死啦!」
晴美嚇獃「你說——那位松本先生?」
「是的。走出隧道時,已經死」
「必須報警——應該到哪兒去才好?」
「如果可以的話……」女人說。「我叫沼內和子。讓我幫個忙好你們懂不懂德語?」
「不,車上沒有人懂……」
「我懂一點。」
「是對不起,麻煩你」
「沒有啦。先告訴你們的司機,請他開車去這附近的警局吧!」
「拜託」片山抹掉額頭的汗水。時尚書屋
那叫沼內和子的女性,下了車,走向巴土方向。時尚書屋
「到底怎麼啦?是不是心臟病發作?」晴美說。時尚書屋
「不,謀殺。」
「真的?」
「怎能開這種玩笑?他被人勒死的,在黑暗中。」
「誰幹的?」

「誰曉得……但是,殺死旅行社的導遊,所欲為何?」片山不吐不快地說。時尚書屋
沼內和子走回來。時尚書屋
「司機去找列車員」
「對不起,麻煩你啦!」晴美說。時尚書屋
「困擾時互相幫忙是應該的。」沼內和子說。「我看了一下——會不會是謀殺?」
「可能是。」
「啊……」
「即是巴士中的某一個人做的。」晴美說。時尚書屋
片山聽了,傷腦筋地抱住腦袋。時尚書屋
就在這時,另一個頭痛的根源下來
「阿義這是怎麼搞的嘛!」
片山想,可能的話,從這裡挖一條隧道回日本……
3
見到上司很高興的事,可說絶無僅有。時尚書屋
對片山而言,瑞士之旅具有寶貴的意義倒是真的。時尚書屋
「片山!」
栗原路踏宙爾瑪的舒維哲荷夫酒店時,片山確實有一股衝動,飛上前去擁抱他。時尚書屋
片山之所以打消這個念頭,是因福爾摩斯冷冷地「喵」了一聲。時尚書屋
「探長!你來得好快!」
「沒法子啦!捲入了水田家事件,上面的人派我出國公幹,破例的沒有露出不悅的臉孔啦!」
「真的頭痛」
向言語不通的警察說明事情經過情形,竟然比平常疲勞幾倍。況且,站在對方的立場,日本人之間發生命案時,搜查兇手乃是十分麻煩的事。時尚書屋
「有沒有可以幫忙傳譯的?」登記住宿手續完畢後,栗原問片山。「我們要去警局,出示長官的信來解釋一切。」
「這樣的話……」片山欲言又止。時尚書屋
「怎麼」栗原反問。時尚書屋
「咦!片山先生。」恰好沼內和子走進大堂。時尚書屋
「你好,沼內小姐——對了,探長,這位小姐一直替我們傳譯,幫了不少忙。」
「幸會幸會。我是片山的上司。小姓栗原。」
「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搜查一種科長?我以為是樣子凶凶的!」
對於栗原的感謝之詞,沼內和子表示「不足掛齒」。然後說:「我只是隨意旅行而已,遇到這種事件也真稀有。假如能夠幫得上忙,我也很高興。」
然而提起兇殺案,通常人們都不想牽連在身吧!難道沼內和子屬於「晴美型」的女人?時尚書屋
片山沒忘記告訴栗原,松本生前曾表示,沼內和子長得很像從前他認識的女導遊,德語和英語都很流利。時尚書屋
「能否請你陪我們一同上警局?我們想見負責人?」
「當然可以。」沼內和子點頭應允。時尚書屋
栗原、片山和沼內和子三人離開酒店,直赴警局。時尚書屋
宙爾瑪的市鎮很小,主要街道只有幾百米長,教堂旁邊就是警局。時尚書屋
走了不遠,聽到女高音的聲音喊:
「阿義,等一下!」
片山不由嘆息。怎麼又來。時尚書屋
「到底我們要在這裡逗留到什麼時候?」兒島光枝凶神惡煞的說。時尚書屋
這件事確實帶給大家不便,但不是片山的錯。站在警方的立場,所有坐在那部巴士上面的乘客理當視為嫌疑犯。時尚書屋
「現在探長要找負責人商量,我想很快可以得到解決的」
「真的太好我也覺得自己有責任,不該建議大家擠上那部巴土——那麼,拜託啦!」
光枝突然轉怒為喜,拍拍片山的肩膀離去。時尚書屋
「這件事看不出對她們有什麼不便!」栗原笑道。時尚書屋
「她們怕耽誤後面的預定計劃,所以焦急罷了!」
「既然大家的身份都明朗了,待會我們承擔責任,解決事情好啦!」

三人繼續走向警局……

「是片山先生」靖子喃喃地說。時尚書屋
片山等人在前往警局的路上,經過教堂前面。靖子正在參觀教堂。時尚書屋
這個小市鎮有兩種教會,一是英國教會,二是天主教教會。靖子造訪的是天主教的教堂。時尚書屋
教堂並不大,前面有個小廣場,許多遊客在拍照。時尚書屋
並非巍峨的大建築物,樸實簡單,跟這個小小的登山市鎮十分相稱。時尚書屋
登山的人多半來這裡祈禱吧!靖子覺得像自己這樣單單為參觀而來,不禁有愧疚感。時尚書屋
她在教堂裡面隨意看了一遍,正要出去時,淺井進來
「啊……」靖子停下來,跟淺井交換一瞥。時尚書屋
「片山先生他們去警局」淺井說。時尚書屋
「我看到」
「片山先生的上司也從日本趕來」
「哦。剛纔跟他走在一起那位就是了吧!」
「事情可以獲得解決啦!」
「可是,還不知道兇手是誰,怎樣解決?」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