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17 頁


「說的也是。到底是誰做的」淺井走進教堂,仰望聖壇。「我在意的是,松本先生為何被殺」「是他只是普通的導遊而已。」「說不定……」靖子欲言又止。「說不定什麼?」「呃…
作者:待考 / 頁數:(17 / 35)

「說的也是。到底是誰做的」淺井走進教堂,仰望聖壇。時尚書屋

「我在意的是,松本先生為何被殺」
「是他只是普通的導遊而已。」
「說不定……」靖子欲言又止。時尚書屋
「說不定什麼?」
「呃……說不定搞錯對象當時實在大暗啦!」
「這麼說,坐在松本後面的……」
「是我。」靖子說。時尚書屋
「可是,男和女大不相同,怎麼會搞錯」
「說的也有道理。」
「縱使認錯人,兇手肯定在我們中間」
「對——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你。」
「起碼不會是坐在後面的阿嬸輩啦!」淺井笑道。時尚書屋
「但是不管怎樣,縱使狙擊的對象真是松本先生,那一定不是本來的目的,必然還有其他要狙擊的人。」
「別說得那麼可怕嘛!說來說去,最惹人怨恨的是我呢!」
「是的。」靖子笑一笑。「你太太」
「她有點不舒服,不要緊的。」淺井說。「你是為了那件事叫我出來的」
「我叫你出來?」靖子皺皺眉頭,狐疑地說:「什麼意思?」
「你傳話說,叫我來這裡等你呀!」
「沒有哇。我只是出來散步而已!」
「那麼,到底是誰……」
「不知道。」靖子搖搖頭,「你太太,一個人在房間?」
「嗯……」淺井的臉僵硬起來。「糟了!趕快回去!」
二人衝出教堂。時尚書屋
遊客如過江之鯽的街上,跟酒店只有短短的距離,居然無法順利回到。時尚書屋
好不容易回到了舒維哲荷夫酒店,在衝上樓。時尚書屋
淺井敲房門。時尚書屋
「實穗——是我——」
沒有回音。靖子稍近幾步才趕到。時尚書屋
「要不要通知酒店的人?」
「可是……」
話沒說完,門打開
實穗站在那裡,模樣可怕得很。襯衫撕裂,露出胸衣。披頭散髮,眼睛下面有抓傷的傷痕,表情獃滯。時尚書屋

「實穗!你怎麼啦?」
靖子把淺井推進去,自己也跟着進到房裡,關上門。時尚書屋
「勇治……那個男人……忠井他……」
「忠井?那個被你拒婚的男人?」
「他……追蹤我來到這裡……然後……」實穗激烈地甩甩頭。「不過,他無法得逞!真的!」
「我知道——是我不好,不應該丟下你一個人。」
「你看!」靖子說。時尚書屋
淺井抬眼,追隨靖子的視線一看——有個男人倒在房間角落。時尚書屋
淺井走近男人身邊,戰戰兢兢地蹲下身去觀察他的樣子,咻的站起來說:「好像死了!」
「怎麼可能……」實穗笑起來。「我只是輕輕打他一下而已。憑我的氣力……」
「振作些!」靖子用手啪一聲打一下實穗的臉。時尚書屋
實穗嘆一口氣說:「對不起……我沒事的。」
「這個檯燈好重」淺井拿起那個附着石台座的檯燈。時尚書屋
「自作自受。」靖子強硬地說。「淺井先生——你不是想把太太捉去警局吧!」
「不……」
「縱然她是正當防衛,在外國也會接受審訊的哦!她又不懂這裡的語言,肯定膽怯啦!」
「雖然如此……應該如何是好?」
「找個地方把這男的扔掉好了!」
「扔掉?」淺井睜大眼睛。時尚書屋
「沒事的。只要他身上沒有顯露身份的證件,警方也無從查起。」
靖子立刻走到屍體旁邊,俯下身去,將他口袋裏的東西全部掏出來。時尚書屋
「他住在別的酒店。」靖子望着酒店卡說。「不知道跟誰在一起?」
「多半是女人吧!」實穗說。時尚書屋
「女人?」
「嗯。」頓了一會,實穗才加上一句。「我不認識的女人。」
「對方可能會來找他的。」淺井說。時尚書屋
「不要緊,推說不知道就行」
靖子將忠井的證件全部塞進自己的長褲的口袋。時尚書屋
「首先處理這個屍體。」靖子想一想。「必須等到晚上才能運出去吧!在這之前要找個地方藏起來。」
「晚上」
「運去外面羅。這個市鎮很小,沒問題的。」
「是」淺井顯得非常膽小。時尚書屋
「看你太太的決定吧!」靖子望望實穗。「怎麼辦?應該遵照你的意思去做。」
實穗輕輕用手觸摸一下臉上的傷口,然後在胸前掩一掩,說:
「找個地方把他扔掉吧!」
「實穗……」淺井猛吞唾液。時尚書屋
「太卑鄙了!這樣對待女性,不能饒恕!」實穗的雙眸發光——激烈的憤怒正在燃燒。時尚書屋
靖子點點頭。「就照你太太的意思做吧!」
淺井似乎完全沒了主意,緩緩地頷首。時尚書屋
就在這時,房間的電話響
三人同時嚇得愣住。最快複原的是實穗,拿起話筒。時尚書屋
「是……片山先生……當然可以……現在我想洗個澡,一小時以後可以嗎……好的。我會下樓去。再見!」
實穗掛斷電話後,淺井問。時尚書屋
「片山刑警打來的有什麼事?」
「他說有話跟我說。一小時以後,在樓下的會客室碰頭,我這個樣子怎能出去見人?」
「不錯。臉上的傷痕要用化妝掩飾一下比較好。」靖子說。時尚書屋
「總之……我要衝個花灑浴。想到忠井的手碰過,不寒而慄。」
「那好。淺井先生,請你出去一下。」
「我?」
「對。女人跟女人在一起比較方便。我要替她檢查看看,有沒有什麼地方紅腫」
「謝謝你——勇治,你就出去等我好」實穗說。時尚書屋
「好吧!」淺井出去之前,又說:「待會我會敲門。」
「三十分鐘後回來吧!」實穗說。時尚書屋
淺井出到走廊,關起房門,舒一口氣,抹掉汗水。時尚書屋
「三十分鐘回來?女人真厲害……」
兩個女人,一個十八歲一個十九歲,跟屍體共處一室,實在需要膽量!
驀地,淺井嚇得獃在那兒。時尚書屋
眼前出現一隻三色貓,目不轉睛地坐著注視淺井……
「讓你久等啦!」
實穗走進會客室,向片山和栗原等候的桌子走過去行禮致意。時尚書屋
「對不起,把你叫出來。」栗原說著,並自我介紹。時尚書屋
「我聽家父提過你的大名。」實穗坐下來。時尚書屋
片山和栗原對望一眼。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