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19 頁


「關於掛在他脖子上的牛鈴」「好像是絞殺而死的。為了不留指紋,我想多半是用牛鈴附着的絲帶勒斃松本的。」「我有同感。」栗原沒有隱藏內心的喜悅。「這次的旅途有好多位偵探呢!真好!
作者:待考 / 頁數:(19 / 35)

「關於掛在他脖子上的牛鈴」

「好像是絞殺而死的。為了不留指紋,我想多半是用牛鈴附着的絲帶勒斃松本的。」
「我有同感。」栗原沒有隱藏內心的喜悅。「這次的旅途有好多位偵探呢!真好!」
「會有什麼危險」片山問。時尚書屋
「關於實穗小姐……有個叫忠井的人追蹤她。」
「我知道。他跟一個女人在一起。」
「我還沒見過那女的,不曉得她是誰。」沼內和子說。時尚書屋
「可是,實穗小姐明天就回國了……」
「嗯,我的工作也結束當然,我會設法陪她一同回國。」
「讓我安排好了!請放心,當作答謝!」栗原挺起胸膛。時尚書屋
「有勞其實,依照我們公司的座右銘,這種事應該自己處理。」沼內和子站起來。「再見啦!」
說完,行禮轉身翩然而去。時尚書屋
「真是女中丈夫。」栗原說。時尚書屋
「可是,事情演變到這種田地,她的工作做到一半,就要回國」
「那可沒法子。在日本了結吧!」栗原說。時尚書屋
片山回到房間時,晴美從床上翻身跳下來。時尚書屋
「怎麼」
片山把實穗的談話,以及沼內和子的談話和盤托出。時尚書屋
「原來如此。不過,你不覺得有點古怪」
「你說哪一方面?」
「實穗呀!她為何庇護她的繼母?」
「這……」
「她是不是早就知道」
「知道什麼?」
「父親被殺的事呀!你跟我在房裡討論這宗案子時,外面不是好像有人在聽麼?假設那是實穗的話……」
「可是沒有證據哦!喂!福爾摩斯!」
門外傳來貓叫聲。片山過去開門,福爾摩斯在搖大擺地跑過來。時尚書屋
「他的嘴巴銜着什麼!」晴美走過去,將福爾摩斯嘴裡掉下來的卡片撿起來。時尚書屋
「酒店的住宿卡呢!不是這裡的。」
「哦?那是什麼意思?」
「酒店名稱和房間號碼……要不要查查看,是誰住在這裡?」

「可是,我們要離開這裡啦。反正回到日本才繼續搜查……」片山嘆一口氣,聳聳肩。「好吧!查就查!」
「你不懂德語,怎樣查?不如找到那間酒店,直接到那個房間敲門好」
「萬一殺人犯來開門,我就不能活着回來了!」
「瞄!」
「喂,什麼意思?」
正當僵持不下時,傳來石津的叫門聲。時尚書屋
片山倏的打開房門。「你回來得正好,有一件事拜託你。」
「什麼事」
「請你替我查出這張卡上的酒店地點……」片山親切地拍拍石津的肩膀一一說明……
第3章
 繁忙的一夜
1
「總而言之,現在要將所知道的一切整理出來。」
片山嘆一口氣之後如是說。時尚書屋
大家都會停止用餐,側耳傾聽片山的意見。現在卻不是
「這件事早就知道啦!」晴美漫不經心地揮揮手。「更重要的是,實穗小姐明天就回去這宗案子是否在這裡解決的好?」
「對呀!所以我……」
「吃過飯再談好」石津叉起一塊肉說。時尚書屋
「喵!」福爾摩斯叫了一聲,意思好像是說「夠啦,不要講」
「哼!」片山在口中嘀咕着,煩躁地開始吃肉。時尚書屋
石津驚訝地說:「片山兄,你還吃肉」
「有什麼不對?」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不是吃過甜品了」
「是難道有法律規定,吃過甜品不能吃肉?」
「哥哥,冷靜一點好不好?」晴美皺起眉頭。「若不冷靜處理的話,事件就沒指望可以解決了!」
「所以我說……」
「為了這個緣故,首先必須把所知道的一切整理出來。」
「完全同意。」石津說。時尚書屋
片山氣得叉起一塊肉。石津的表情愈發不安……
出奇地安靜的餐桌。舒維哲荷夫酒店的餐廳依然空曠。由於本地人較遲用晚膳,而團體客還沒進來。時尚書屋
其實,片山等人已經習慣了旅行,一到酒店就先詢問團體客的預約時間,於是在這之前進來用餐。時尚書屋
「石津。」片山振奮精神,問:「你真的去找過了那間酒店?」
「片山兄,你懷疑我」石津似乎大感意外。「自從認識你們兩位以後,我對你們撒過謊」
「這點我明白……」
「確實,我曾經對父母和上司說過謊話。記得小時候,我扔球打破家裡的玻璃,我堅持不是我做的,嫁禍給別的小孩。看到那小孩挨罵時,我好痛苦假如那孩子因此改變人生觀的話,我將一生背負撒謊的罪……」
「喂!誰有空聽你談身世嘛!」片山打斷他。時尚書屋
「對不起!」
「沒關係。不是很感人的故事」晴美說。時尚書屋
「真的?晴美小姐,你不會因此輕蔑我,原諒我的過去」
「別在這個地方表演新派悲劇好不好?」
「喵!」福爾摩斯叫了一聲,聽起來彷彿在叫好。時尚書屋
「可是,為何找不到那間酒店」晴美突然提出來——她說話轉換方向的速度,足以跟過山車相比。時尚書屋
「就是嘛。會不會是這張卡弄錯」
片山在心裡說,是你的尋找方式不對罷了!又怕說出口以後,石津又開始他的「自傳」。時尚書屋
「總而言之,咱們的歐洲之旅即將結束了!」晴美極巧地改變話題。時尚書屋
「結束就謝天謝地啦!」片山說。「如果又遇到兇殺案,恐怕回去日本時,我已經白髮蒼蒼了!」
「好誇張!」
「關於這宗案子,已經交給後來的人接辦了吧!」石津突然認真起來,反而使片山不安。時尚書屋
「喂!你還想吃肉」
「吃」石津說。時尚書屋
這樣倒是放心。時尚書屋
「這件事可分正道和旁道來談。」晴美說。時尚書屋
「什麼事?」
「當然是命案了!」晴美冷冷地瞪片山一眼。「首先是水田雄一郎被殺,被人嵌進牆壁。這是事實吧!」
「沒有人自殺了自己跑進牆壁裡去的!」片山說。時尚書屋
「然後是水田的女兒實穗,跟淺井勇治結婚,婚後來度蜜月。換句話說,這兩個不可能殺死水田雄一郎。」
「喂,你是說實穗殺父?」片山連忙打岔。時尚書屋
「這種事有什麼奇怪?妹妹殺哥哥也不出奇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