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20 頁


片山喝一口水,乾咳一聲。「不僅是實穗,淺井勇治也有動機。假設他跟實穗結婚,目的是為了財產的話。」「可是。淺井和實穗起程度蜜月的次日,水田雄一郎才出門的。」「所以我說他們
作者:待考 / 頁數:(20 / 35)

片山喝一口水,乾咳一聲。時尚書屋

「不僅是實穗,淺井勇治也有動機。假設他跟實穗結婚,目的是為了財產的話。」
「可是。淺井和實穗起程度蜜月的次日,水田雄一郎才出門的。」
「所以我說他們兩個不可能殺人呀!當然,不能排除串謀的可能性。」
「這倒有可能。」
「水田雄一郎的妻子江代嫌疑最大。因為水田不在家的次日,她自己也出國旅行去」
「跟忠井在一起的女人可能是夏代。」
「這點很快就能分曉唯一不可思議的是,水田既然知道自己有被殺的可能,為何不提防」
「縱使提防了,也有可能被殺」
「晤,這裡牽連到被實穗拋棄的忠井安夫。他為何追蹤實穗到這個地方來?」
「因為他恨她呀!」
「儘管如此,有必要追到瑞士來出國費用不是小數目哦!」
「說的也是。但是假如他認識水田夏代的話,當然由夏代出錢」
「畢竟,先決條件是確定跟忠井在一起的女人是不是水田夏代。」
「可是,如果她是的話,為何實穗不出聲?」
「不知道。那是一個謎團。」晴美嘆一口氣。「我想吃蛋糕!」
於是,名偵探的「兇手調查」到此暫時中斷。時尚書屋
蛋糕來了以後,晴美的心情又好起來。時尚書屋
「咦!阿義!」——傳來一聲烏鴉叫。時尚書屋
片山可以設法躲開團體客,就是不能躲開親愛的兒島光枝。時尚書屋
「姑媽!」片山無奈地欠欠身。時尚書屋
「不必多禮,坐吧!我們人多勢眾,要去對面的大桌子。」
「是」
看到那群阿嬸團吱吱喳喳地穿過餐廳的情形,片山不由鬆一口氣,暗自慶幸她們沒有堅持同座。時尚書屋
「明天開始,已經可以自由行動了,太好啦!」光枝開懷大笑。「這也是談話的材料。我們居然跟殺人犯同乘一部巴士!哈哈哈。」
看來她覺得發生命案十分有趣。時尚書屋
「搜查的事將交由國內繼續承辦。」
「是呀。還有什麼現場檢證的,瑞士之旅怎麼辦?兼帶影響阿義的蜜月」
「我的……」
「阿義。」光枝壓低聲音。這種神神秘秘的獨特調子,是當談到婚事時才有的事。「那個靖子妹妹,如何?」
「你說多田靖子?」
「對呀。我想她最適合你。」

「她才十八歲喲!」
「不好相差十年八載,到了六七十歲就不以為意」
「好長遠的故事。」
就在這時,阿嬸團中的一名婦人走過來。時尚書屋
「光枝娘,坐哪兒呀?再不快些決定的話,無法叫菜呀!」
「來啦來啦!馬上過來——阿義,再見啦!」光枝揮揮手,搖搖擺擺地走開
瞬即傳來尖鋭的說話聲。時尚書屋
「喂!誰向我借了圍巾?我忘了,是誰嘛?」
「還在提這件事我說了,沒有人向你借圍巾……」
「肯定借了!我記得清清楚楚!我還沒老糊塗!」
「上次你說我借走你的手袋,其實不是在你手上」
「那個不同!那是……」
片山非常同情那個一直獃站在旁邊等候光枝等人點萊的侍應。時尚書屋
「我看,起碼三十分鐘以後才能決定吃什麼。」片山說。時尚書屋
「難道是巧合?」晴美說。時尚書屋
「喵!」福爾摩斯叫一聲。時尚書屋
「喂,它想表示什麼?」
「是不是想吃甜品?對了,你認為怎」晴美說。時尚書屋
「替福爾摩斯叫一客蛋糕」
「不是那個意思,我說靖子小姐喲!」
「多田靖子怎麼啦?」
「我是問你,她在瑞士遇見淺井勇治,到底是不是巧合?很有可能是故意走在一起的。」
「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她是姑媽帶著旅行的。」
「儘管如此,也許她事先知道淺井的新婚旅行日程,偶而聽姑媽說起行程相同,所以跟着來呀!」
「不是沒有道理……那麼,你認為她和淺井暗中有了什麼企圖……」
「我可沒這樣說哦。不過,沒有人知道她和他之間過去的感情關係嘛!」
「說不定,實穗是知道的。」
「可是,那晚淺井和靖子在談話時,實穗不也是在跟別人相會」
「問題就在這裡。」片山點點頭。「松本見到的到底是誰」
「只要知道是誰的話……」晴美驀地推翻自己的想法。「對啦,他也被殺」
「你忘掉」
「第1個疑問點,松本的死是否跟水田雄一郎被殺的案有關。」
「唔……真想不通,松本為何遇害。」
「也許是背後的交易,跟走私毒品啦拐帶啦有關。」
「拐帶?太老套」
「哼!像我這樣的美女,就是拐帶對象羅,可能被人賣去哈林區。」
「對方一定退貨了,把你送回來!」
「什麼?」晴美大發嬌嗔。時尚書屋
「喵!」福爾摩斯發出驚嚇的叫聲。時尚書屋
「總而言之,殺死松本的是當時巴士上的其中一個人。」
片山說。時尚書屋
「那是毋庸置疑的。縱然是殺錯人。兇手也肯定坐在巴士上。」
「坐在車上的是我、石津、多田靖子、淺井和實穗,以及姑媽和她的朋友。」
「似乎可以排除那個阿嬸團吧!」
「會不會是其中一名阿嬸看上了松本,對他窮追不捨……」
「你想得太多」
「是不過,回到現實說一句,候補是多田靖子、淺井勇治和實穗三個。」
「不錯。松本因為看到實穗跟人相會而被殺的話,實穗就可疑」
「可是……」
「現在終究是假設嘛。在那黑暗之中,任何人的行動都不為人所知的。」
「是的。反過來說,兇手搞錯對象,誤殺松本也說不定。」
「誰在松本後面?」
「靖子和石津。我一個人坐在後面?」
「晴美小姐!」石津突然提高產量,嚇了晴美一跳。時尚書屋
「怎麼啦?石津……」
「我絶對沒有別的居心跟多田靖子小姐坐在一起。這是片山兄的陰謀!」
「我為什麼策劃那樣的陰謀?」片山勃然大怒。時尚書屋
「靖子小姐坐在哪邊?」晴美不以為意地問。時尚書屋
「甬道那邊,石津在窗邊呼呼大睡!」片山說。時尚書屋
「只是閉目養神而已!」石津辯駁。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