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22 頁


「貴為搜查一科科長,日本警界的代表人物,有時必須寬宏大量的。」「說的也是。」「就當是來外國參觀拘留所好」「參觀?晤,有道理。難得的體驗哩!」「可不是」在晴美的圓
作者:待考 / 頁數:(22 / 35)

「貴為搜查一科科長,日本警界的代表人物,有時必須寬宏大量的。」

「說的也是。」
「就當是來外國參觀拘留所好」
「參觀?晤,有道理。難得的體驗哩!」
「可不是」
在晴美的圓滿籠絡下,栗原的心情高興起來。時尚書屋
「好吧!現在就去!」
「那人會不會帶著槍桿子再追來?」
「沒問題警方跟酒店聯絡過啦。」
「那就好」
於是一行人,加上沼內和子,再往K酒店前進。時尚書屋
時間已經很晚了,那老人還站在KN店的櫃檯。栗原板著臉走進去,這次沒有遇到阻攔
然而,老人也沒說一句抱歉的話。時尚書屋
「他絶不承認是自己不對。」沼內和子愉快地說。時尚書屋
「畢竟民族性格不同,換作日本人,早就立刻道歉表示和解啦!」
總之,對方沒有用槍指住他們,已經是大大改變
「糟糕。」栗原邊走邊說。「剛纔那場騷亂,恐怕她已聽到,逃之夭夭」
「不過,還不清楚她是不是在房間呀!」晴美安慰地說。時尚書屋
他們又來到三十五號房間,房間不在三樓,而是在樓下最靠裡頭的房間。時尚書屋
「片山,敲門看看吧!」
又是我無奈,片山只好裝着若無其事地敲門,以免遭到栗原的「五雷轟頂」。時尚書屋
敲了三次,沒有回音。時尚書屋
「好象不在。回去」
「等一等。嘗試慢慢敲敲看!」
若是不在,敲也不會有人開門既然上司這樣說,片山只好再度舉起手來。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本來一直沉默地乖乖坐著,突然跳起身來,發出尖聲大叫。時尚書屋
「有事發生」晴美說。「石津,破門而入!」
「遵命!」對石津而言,這種使用體力的差事也是他最拿手的。「大家讓開——我來也!」
正當石津擺好架勢,口裡喊一、二的時候,房門開了,石津差點跌倒。時尚書屋
女人站在那裡,就是跟忠井安夫在一起的女人。果然她就是水田夏代
她穿著睡袍,帶著惘然的表情望着片山等人,似乎視覺焦點沒有固定的感覺。時尚書屋
「失禮請問你是水田夏代女士」栗原說。時尚書屋
女人緩緩地點點頭。片山無意中望望女人的腳。時尚書屋

女人是裸足的,而且,好像有什麼帶黑的液體在她腳下擴散。難道——那不是血
「探長……」
「你給我安靜!抱歉。其實是有關你丈夫的事想向你請教。」
女人側着頭看栗原,栗原乾咳一聲。時尚書屋
「太突然了,可能嚇你一跳。我是警視廳的……」
「血」晴美喊。時尚書屋
「什麼?」栗原驚異地回過頭去。時尚書屋
然後,女人慢慢往栗原的方向倒下來,靠在他身上。時尚書屋
栗原慌忙閃開。這樣,女人就直挺挺地撲倒在走廊上栗原睜大眼睛。時尚書屋
「喂!那是……」
女人的睡袍背部一片鮮血淋淋,血跡很快就往走廊擴散。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尖叫一聲,一下子越過女人的身體,衝進房間去。時尚書屋
「哥哥!兇手可能還在裡面!」
「知道!」
片山立刻跟隨福爾摩斯衝進去,與其說他勇敢,不如說他怕見到血引起貧血現象而作下意識的迴避。時尚書屋
「趕快通知酒店的人,聯絡警方吧!」沼內和子說。時尚書屋
「啊——拜託了!」栗原也傻乎乎地獃在那兒。時尚書屋
「石津,你去陪哥哥……」
晴美的話還沒說完,獃若木鷄的石津馬上雙腳並立,高喊一聲「遵命」,隨即衝了進去。時尚書屋
「發生了什麼事?」
栗原好不容易回過神來,彎下身去,用手觸碰女人的手腕。時尚書屋
「怎麼」晴美問。時尚書屋
「死」栗原恢復職業臉孔。「背部被人刺中。」
血跡在門前擴散開去。時尚書屋
「在這裡被刺的」
「嗯。她聽到片山敲門,正想過來開門時,被人從後面刺了一刀。」
「那就是剛剛被刺的」
「兇手可能還在裡面——喂!片山!」栗原怒孔。時尚書屋
另一方面,片山跟着福爾摩斯衝進房間後……
「福爾摩斯,小心」
片山在房裡四處觀望。福爾摩斯毫不遲疑地走到正面的窗前,在窗帘底下停下來,喵一聲,回頭看片山。時尚書屋
「怎麼啦?」
片山走過去,咻的拉開窗帘。時尚書屋
窗口打開探頭往外看一看,這裡的建築物窗戶比普通稍微高一點,然而高度還是可以縱身跳下。時尚書屋
「是不是從這裡跑掉」
片山還在左顧右盼時,福爾摩斯靈巧地飛向窗口,然後跳出到外面去
「等一等!福爾摩斯!」
假如片山看到兇手身影的話,當然跳下去追蹤了,然而窗口下面是樹叢,外側乃是普通的人行道。時尚書屋
已經很晚的緣故,几乎無人走動。如果兇手經由這裡逃走,然後躲進其他建築物之間的話,就不可能找到
「片山兄,怎麼」石津的聲音。時尚書屋
時間真不湊巧,片山正在遲疑着,應否飛身跳下去,還是先出房間,從酒店大門繞過去,於是將身體探出窗外,左看右看之際,石津走過來,啪一聲拍他的背。時尚書屋
「哇」一聲,片山整個人從窗口掉了下去。時尚書屋
幸好及時轉了個身,屁股先着地,掉進樹叢中。時尚書屋
「石津,哥哥」晴美也走了進來。時尚書屋
「片山兄剛纔還在這裡的……」
「去了什麼地方?」
「他好像在這個窗口練習單杠!」
「單杠?」
「呃,往前翻身的練習,然後突然消失了!」
誰會在這種地方練單杠?片山氣呼呼地站起來,在窗下怒喊:「是你把我推下來的!」
「原來你在那裡呀!」晴美探出身來。「捉到兇手了」
「事情有這麼簡單就好了!」
「喵!」福爾摩斯在人行道上叫。時尚書屋
「它在說什麼?」晴美說。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回頭望着片山,彷彿表示「跟我來」,噔噔噔地往前走。時尚書屋
「我也去!」晴美喊。時尚書屋
「我陪你去!」石津說。時尚書屋
「不,你留在這兒。不過,你能把我從窗口抱下去」
「可是……」
「趕快!你不能撇下栗原先生一個人呀!」
「好吧!」石津不情不願地點點頭,一把將晴美抱起。「拋下去就行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