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23 頁


「放我下去,不是拋下去!」晴美慌忙說。「我會捉住窗框……對好,放手吧!」「不要緊」「不要緊,沒事的。哥哥,你在下面接我!」真是不管我死活!我是被人推下來的雖然嘀嘀咕
作者:待考 / 頁數:(23 / 35)

「放我下去,不是拋下去!」晴美慌忙說。「我會捉住窗框……對好,放手吧!」

「不要緊」
「不要緊,沒事的。哥哥,你在下面接我!」
真是不管我死活!我是被人推下來的
雖然嘀嘀咕咕的,片山終於成功地抱住晴美的身體,把她接到地面。時尚書屋
「喂!不要摸我的屁股!」
「你呀!胡說八道!」片山反唇相譏。時尚書屋
「哥哥,你有潛在的慾求不滿,所以無意識地向女人毛手毛腳!」
「你當我是色狼?」
福爾摩斯獃獃地看著片山兄妹爭論不休,無奈地「聳聳肩」,轉身離去。時尚書屋
「哎呀!福爾摩斯走啦!等一等,福爾摩斯!」晴美慌忙追趕上去。時尚書屋
「晴美小姐,路上小心」
石津站在窗邊依依不捨地揮揮手,宛如生離死別。時尚書屋
「真的!過分!」
片山搖搖頭,跟在晴美后面奔過去……
3
「已經可以了吧!」靖子看看腕錶說。時尚書屋
「是否嫌早了些?」淺井不太樂意的樣子。「起碼應該等過了半夜……」
「沒問題的。這裡是觀光地,大家都會早睡。因為晚上沒有遊玩的場所,只好睡覺」
「雖然這樣……」
「不會花時間的啦。如果太晚出去,可能會遇上黎明前出發登山的人!」
「是」淺井嘆一口氣。「那就走吧!」
「勇治。」實穗從沙發站起來,伸手搭着淺井的肩膀。「你不願意」
這裡是淺井和實穗的酒店房間。時尚書屋
忠井安夫的屍體擺在浴室裡,被布蓋着。準備入夜以後,運出去扔掉。時尚書屋
「不必勉強。」實穗說。「他是我殺的。由我搬走好」
「那可不行。」靖子強硬地說。「淺井先生,你不可能拒絶做這件事吧!」
「呃……不,那不是太好玩的工作就是」
「你不是男人說這種話!」靖子瞪他一眼。時尚書屋
「我知道。當然我干。」淺井急急地說。「但是,怎樣把他運出去?光是運走還不行吧!」
「我想過」靖子望着實穗的臉。「只有那個辦法啦。」

「不錯。不知道行不行得通?」實穗說。時尚書屋
「沒問題的。假如說起來畏首畏尾,反而惹人注意。必須裝得若無其事。」靖子走向浴室。時尚書屋
「首先,用毯子把這東西捆起來。」
「毯子?」
「對。使用酒店預備的毯子。」
「可是……」淺井遲疑不決。「假如被人發現了,豈不是從毯子查出他的身份……」
「當然,毯子要帶回來啦!還用說!」靖子指一指壁櫃。「把毯子拿出來吧!」
「好吧!」淺井放棄了,打開櫃門,取出毯子……
「喂,你上哪兒去?」
片山跟在福爾摩斯後面邊走邊喊。時尚書屋
「會不會跟蹤兇手?」晴美環視前方。「不過,看不見人影」
「不可能只是散步吧!」
福爾摩斯回過頭來「喵」一聲表示埋怨。時尚書屋
「好啦好吃,開玩笑罷了!」片山聳聳肩。「無論走到天涯海角,我都跟着就是了!」
「咦!」晴美髮覺。「這不是我們的酒店後巷麼?」
「哦?」
「隔了一條馬路,卻是後面!瞧!那邊寫着『舒維哲荷夫』的字樣喲!」
不錯。在稍微明亮的地點,可以看到職員專用的出入口,上面有酒店名稱。時尚書屋
「怎麼?結果只是帶我們回來而已」
「沒有的事。瞧,福爾摩斯停下來」
福爾摩斯在可以見到出入口的地方停下,又往黑暗的地方走去。時尚書屋
「喂……去哪兒呀?」片山摸索着往前走。時尚書屋
由於是後巷,狹窄而黑暗。大馬路上酒店林立,燈光明亮,而後巷卻是走向普通住宅的街道,現在夜闌人靜了,十分幽暗。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
「喵!」
「它在這兒——你呀,身上白毛部分太少了,躲在暗處完全看不見!」
「哥哥!福爾摩斯在幹什麼?」
「不曉得。」片山聳聳肩。「好像只是蹲在那裡。」
「不是準備今晚在此露宿吧!」
無奈之餘,晴美也在原處蹲下來。恰好是可以望見酒店後門的位置,然而所在地點黑暗,別人看不見。時尚書屋
「看來它想在此監視什麼。」片山說著,伸手撫摸福爾摩斯的頭。「會有什麼事發生」
「一定是的。」晴美點點頭。「福爾摩斯和哥哥不一樣,它所做的每一件事自有理由。」
「你就是太多嘴」
二人沉默片刻。當然,福爾摩斯也不出聲。時尚書屋
「我看,那個女人畢竟是水田夏代。」晴美先發言。時尚書屋
「唔。她對探長的問題點頭」
「被刺的剎那,她一定不曉得發生什麼事。」
「尖鋭的刀刺下去時,有時不一定馬上察覺。不過,兇手所做的也真是危險萬分。」
「不錯。兇手大概在伺機行兇,剛好哥哥瞧門,那女人背向着兇手……你的敲門聲使她喪命了」
片山露出不悅的表情,可惜太暗了,晴美沒看見。時尚書屋
「那可不是我的錯!」
「我不是這個意思。不過……兇手必然驚慌失措了吧!刺下去的當兒,當然以為夏代會馬上倒下去的。」
「大概是吧!」
「可是夏代沒有感覺,走向門口……」
「於是兇手慌忙逃走」
頓了一會,晴美突然大聲喊道:「不錯!」
「喂!不要嚇人好不好?」片山撫住胸口嘆息。時尚書屋
「說不定,兇手正想逃亡!」
「什麼?」
「試想一想。兇手見到水田夏代開門,跟我們對應。但是想不到她什麼也沒說就死掉」
「哦……換言之,兇手以為夏代把是誰行兇的事告訴了我們……」
「這麼一想,一定非常不安」
「於是兇手從後門逃掉。」
「可是,從後門跑出去,能夠去到什麼地方?」
「唔,畢竟問題在這裡。」片山想到,這樣不明所以地監視非常難受。「可是,萬一兇手還在逃……應該把事情通知探長。」
「是呀!石津一定也沒想到。」
「確實。」片山毫不遲疑地說。「喂,你去通知他吧!」
「不去。哥哥,你去一趟如何?」
「為什麼要我去?」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