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24 頁


「這裡比較有趣嘛!」這樣的女人也真少有哇!這個時候,片山認真地想,不管是石津還是別人,都要逼她嫁出去算否則憑她這種性格,遲早喪命在殺人犯手裡!「聽我的話,去吧!」「不去
作者:待考 / 頁數:(24 / 35)

「這裡比較有趣嘛!」

這樣的女人也真少有哇!這個時候,片山認真地想,不管是石津還是別人,都要逼她嫁出去算否則憑她這種性格,遲早喪命在殺人犯手裡!
「聽我的話,去吧!」
「不去!哥哥速去速回,不必十秒鐘嘛!」
怎麼可能!片山投降
「好吧!我去!不要亂來哦!」
說著,片山站起來往前走。時尚書屋
「小心別迷路了哦!」晴美輕聲喊。時尚書屋
正想答覆時,傳來咯噔一聲,片山好像踢到什麼絆倒了,連連呼痛。時尚書屋
「沒事吧!」晴美嘆息。「這樣糊里糊塗的,叫我怎能放心去嫁人嘛!」
夜深沉。確實有「夜」的感覺。時尚書屋
若是東京,到處有深夜廣播,汽車引擎的吼聲不絶,霓紅燈閃爍如同白晝。這裡不同,又黑又安靜,乃是真正的「夜」。時尚書屋
宙爾瑪是世界有名的觀光地,從前來過的人再訪宙爾瑪,也許感嘆它已俗化,然而夜晚的靜謐一定沒有改變。時尚書屋
晴美有點無聊地仰望夜空。時尚書屋
這次的旅行遇到不少殺人事件,另一方面,也有不少充滿情趣的事發生。假如回到日本。可能發生一些新的事情。時尚書屋
不過,那種「新事情」,也許是「新案情」的化身……
為了新事情,首先必須平安回到日本……

酒店的後門打開

「有人出來啦!」晴美低聲說,輕輕撫摸福爾摩斯的柔軟身體。時尚書屋
人影有兩個,抑或三個?時尚書屋
不,兩個。另外一個是大型行李箱,箱子下面有輪子,發出嘎啦嘎啦的響聲。時尚書屋
通常的話,大概聽起來不至于發出太大的響聲。然而實在太安靜了,於是很響。時尚書屋
「噓!小聲一點。」
咦?晴美嚇了一跳。那個說話聲音……雖然看不清楚,總覺得是多田靖子的聲音。她在幹什麼?時尚書屋
「別不講理好不好?這麼重,我提不起來喲!」
「可以推它,不過儘量在泥地上。要移動它也真不容易」
「對了,有沒有手推車?」
男人的聲音,乃是淺井勇治!

「你不夠強壯啦!」靖子說。「那邊有什麼呢!」
「不正是手推車麼?好極了!借來一用吧!」
「不錯。這樣反而不會惹人注意。」
他們發現後門附近擺置了一部木製的手推車,好像是用來搬運大牛奶罐之類用的。時尚書屋
不過,誠然是奇異的組合,晴美想。這個時間,靖子和淺井在幹什麼?是否搬運什麼東西?時尚書屋
「先把它抬起來。好了沒?一、二、三!」
口令之後,二人合力把那個大行李箱搬到手推車上。時尚書屋
「唉!腰好痛。」淺井牢騷。「你很壯健嘛!」
「我年輕喲!」靖子輕描淡寫地說。「走吧!」
二人開始推動手推車。木的車輪發出咕略咕略的滾動聲,卻沒有太吵的感覺。時尚書屋
「跟蹤一下好」晴美說。時尚書屋
雖然片山不在,但有福爾摩斯,不成問題吧!大致上,福爾摩斯比片山可靠得多。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先開步走了,晴美跟在後面。時尚書屋
靖子和淺井走向市郊方向。晴美再想,真是奇異的組合雖然晴美偷聽得悉,他們曾經有過戀情,可是像這樣由靖子指使淺井做事的局面,似乎不太尋常。時尚書屋
現在是女人出頭的時代了……晴美自說自語。時尚書屋
靖子和淺井繼續往市郊方向走。時尚書屋
行李箱是誰的?相當大,足夠容納一個人進去。想到這裡,晴美獃住了,不由低語。時尚書屋
難道——行車箱裡面是人,而且是實穗。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彷彿若有所思,沒有特別焦慮的樣子。一副泰山倒于前面不改容的鎮定,叫人氣憤不已。時尚書屋
離開市區,來到跨越河川的橋上。時尚書屋
黑暗中,晴美也聽出流水的聲音。時尚書屋

手推車的聲音停止

搞不好……晴美還在震驚的當兒聽到什麼大件物體落進流水的聲音。時尚書屋
他們把行李箱丟進去了!
假設實穗裝在裡頭的話……晴美美躲在路邊的樹叢陰影裡。時尚書屋
想到他們可能計劃好殺死實穗。晴美真想衝出去,當面質問二人。然而見到福爾摩斯從容不迫的樣子,只好勉強忍耐,靜觀其變。時尚書屋
二人推着空了的手推車。從晴美前面走過去
「不會有事吧?」淺井說。時尚書屋
「你還說這種話?決定了就要做到底!」靖子說。時尚書屋
「你諷刺我」
聽了淺井的話,靖子停下來,冷冷地說:
「別瞎說了!我是為了你,以及為你太太做的!」
「靖子——」
「實穗一定在擔心地等候我們」靖子說著,快步往前走。時尚書屋
那麼,行李箱的內容不是實穗晴美如釋重負。時尚書屋
可是,那個行李箱放了什麼東西?不管怎樣,丟行李箱本身是件嚴重的事。既然現在無法把它拉上來,且設法讓它擺在一邊,然後再跟哥哥等人商量。時尚書屋
四周十分黑暗。一旦離開了,已經不知置身何處。橋下的流水只有一片漆黑,不見一物。時尚書屋
「喵!」福爾摩斯叫了一聲,走上橋頭。時尚書屋
「怎麼啦?到哪兒去?」
福爾摩斯開始沿著河堤下去,晴美追趕上去。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不行太危險了!掉進河裡怎辦?」晴美慌忙阻止。時尚書屋
可是,福爾摩斯身輕如燕,已經走到長草的斜坡下面去
「福爾摩斯,你這麼冷酷,丟下我一個人不管麼?你忘了是誰每天喂你吃東西的忘恩負義的傢伙!」
晴美一個人嘟嘟囔囔的,主要是因膽怯的緣故。本來可以在河堤上面等候的,卻又不甘心,只好戰戰兢兢地沿著斜坡走下去。時尚書屋
「危險……假如被急流捲去,五分鐘也支持不住這水是阿爾卑斯的雪溶解而成的,一定很冷,隨時引起心臟麻痹的——不,我不要死在這個地方!我那燦爛的未來怎麼辦喲!」
福爾摩斯一言不發,任由晴美唱獨腳戲。時尚書屋
「啊……危險——救命」
不意腳下一滑,踩到濕石頭的表面。晴美髮出引起周圍群山迴響的喊聲。從斜坡滑落下去。時尚書屋
4
當晴美從斜坡向着「急流」滾下時,片山正在路上走着。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