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25 頁


片山依照晴美個人的推理,往K酒店方向走,準備告訴栗原一切。雖然市鎮很小,但是走到水田夏代住宿的K酒店卻有一段距離。片山之所以一直走不到目的地,皆因他又迷路了!大街只有一條。
作者:待考 / 頁數:(25 / 35)

片山依照晴美個人的推理,往K酒店方向走,準備告訴栗原一切。時尚書屋

雖然市鎮很小,但是走到水田夏代住宿的K酒店卻有一段距離。片山之所以一直走不到目的地,皆因他又迷路了!
大街只有一條。怎麼看都不可能迷路,然而愈走愈不對勁,不但回不去目標的酒店,甚至朝晴美相反方向走到市郊
K酒店不可能位於這麼荒涼的地方。到了這個田地,片山不得不承認自己確是方向盲,歐洲之旅一點也沒改善這個老毛病……
沒法子,片山只好回頭走來時的路。時尚書屋
縱然想問路,已經半夜了,路上人影全無。況且,縱使遇見什麼人,對方是日本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時尚書屋
言語不通的話,遇見了也沒有意義。時尚書屋
不過,沿著這條路走,應該走到那間酒店吧!為了避免看漏了,片山像上發條的玩具似的左、右、左、右看來看去,不知不覺脖子又酸又疲。時尚書屋
奇怪。警察應該趕到K酒店那麼,酒店前面總會吵吵閙閙,自己不就看到了
難道K酒店不在這條馬路上?時尚書屋

片山終於找到理論上的結論

當然,市鎮雖小,卻不至于只有一兩條馬路。除了一條主要大道,還有不少旁道。片山完全不記得轉彎
走着走着,片山回到自己住宿的酒店來不是後巷,而是正面玄關……是否應該拐去後巷找晴美?時尚書屋
其實,只要去警局,可能栗原也在。萬一她不在
片山也認識不少英語單字,但在目前複雜的狀況下,他不曉得如何向本地警察解釋才好!
「振作一點!」片山罵自己。「你不是堂堂警視廳的刑警麼?」
是的。可是,我不懂德語
總之,先去警局看看才好,萬一完全講不通,回來就是
下定決心之後,片山邁步走向警局。時尚書屋
曾經到過警局好幾次,清楚得很。對。在前面轉個彎,再走一點路就是了……咦?時尚書屋
竟然出到一個寂寂的地方。時尚書屋
難道轉錯了彎?確實應該是這條路的。對啦!
方向盲的人有趣的地方,就是迷惑之後所作的選擇必然錯誤,就是走相反的方向也一樣不對。時尚書屋
此外,這樣走絶對不會錯的。確信之下,朝目標的方向再走,十居九又是錯的。時尚書屋
再走一段路之後,片山終於承認自己錯因為無論怎麼想,去警局的路上也不會經過墳場……
當然,說是墳場,不像日本印象中幽靈出沒的場所。尤其是可稱登山家聖地的宙爾瑪。這裡的墳場埋葬的多是死於山難的人。時尚書屋
然而不論多麼美麗,墳場畢竟是墳場,加上夜間人靜時分,任誰也興不起慢慢散步的心情。時尚書屋

「沒法子,回去吧!」片山聳聳肩,嘆一口氣。時尚書屋
這樣來回走錯路也實在累人,至少希望回去的路不要搞錯就謝天謝地
視野的角落上,有白色的物體在移動。時尚書屋
「咦?什麼東西?」
回頭一看,還是墳場。這個時間的緣故。黑漆漆,靜悄悄,模模糊糊地看到白色墓碑的形狀。剛纔瞬間看到的卻是更白的物體。時尚書屋
算了,與我何關?時尚書屋
正要邁步時,很明顯的一道白光在墳場中移動。時尚書屋
「嘩!」片山不由驚叫。時尚書屋
妖怪出來了!瑞士也有類似鬼火的東西麼?時尚書屋
那道白光似乎朝着雙腿發抖獃立不動的片山走過來。時尚書屋
不要過來!妖怪,走開!
這些話,德語應該怎樣講?時尚書屋
白光在墳場之間移動片刻——終於,片山明白
那是類似手電筒之類的東西。時尚書屋
片山鬆一口氣,同時抹掉汗水,接着差點失笑。時尚書屋
這個時間,誰會在這裡徘徊?總之,只要是「人」就放心
白光直直地向片山走過來。時尚書屋
「請問……」片山不管對方懂不懂日本語,主動向那道光搭訕。時尚書屋
鏘一聲,激烈的衝擊迎頭而來。片山看到眼前散出火花,群星亂舞。不過是剎那的事。片山被擊,就這樣失去知覺,栽倒在路上。時尚書屋
「阿義——阿義!」
咦?那是誰的聲音?時尚書屋
片山在黑暗中,聽到人的呼聲。自己怎麼啦?時尚書屋
墳場。鬼火。白光。時尚書屋
這個好像是兒島姑媽的聲音,為何她把相親的事帶到天國來談?還是天國也有結婚災難?時尚書屋
「對呀!阿義。」兒島光枝揪着片山的衣襟。「再不早作決定的話,你就永遠不能成佛啦!」
「成佛?不結婚就不能成佛?」
「就是呀!」
「胡說!那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
「不管怎麼說,這是事實!你沒時間挑剔了!你的結婚對象是這個人!」
驀地伸到他面前的照片,是個穿婚紗的骷髏!
「不要!不要!」片山拚命搖手呻吟。「我還沒死,我不要結婚——」
「阿義!」
片山突然張開眼睛。眼前不是骷髏,而是普通的兒島光枝的臉。時尚書屋
「姑媽……」
「你沒事好極了!」光枝嘻嘻一笑。「我正在擔心,萬一你死了該怎辦。」
「大概死不」片山坐起來。時尚書屋
頭痛欲裂,全身發痛。也許因為躲在路邊的關係。這一刻,片山突然很同情露宿街頭的流浪漢。時尚書屋
片山用力甩甩頭,一切不明不白的狀況。時尚書屋
片山確實記得自己暈倒在墳場前面。可是現在……
「這是什麼地方?」片山眨眨眼睛問。時尚書屋
「我們的酒店附近呀!」
「為何我會在這裡……現在幾點鐘?」
天色已經亮了,然而四周几乎不見人影,相信時間還很早,大概破曉時分。時尚書屋
光枝側側頭。「大概是清晨六點鐘吧!」
「哦。姑媽,你怎樣找到我的?」
「歪打正着啦!」光枝說。「早上突然醒來,心想有什麼事可做沒有?這裡的電視節目很遲才開始,而且沒有日語配音嘛!」
當然羅!片山說:「於是出來散步?」
「對呀!難得來了瑞士,我想把一草一木看個夠本才走,所以一個人爬起床來——對了,阿義,為何這裡的酒店沒有拖鞋?」
「我怎曉得?」片山沒好氣地站起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