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5 頁


晴美向來知道,光枝並不是「慷慨大方」的人,甚至相當「吝嗇」。現在竟然出錢帶靖子出來旅行,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事。「小靖的姐姐結婚時,請我做媒人。可是……」光枝說出多田衣子在婚禮
作者:待考 / 頁數:(5 / 35)

晴美向來知道,光枝並不是「慷慨大方」的人,甚至相當「吝嗇」。現在竟然出錢帶靖子出來旅行,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事。時尚書屋

「小靖的姐姐結婚時,請我做媒人。可是……」
光枝說出多田衣子在婚禮時自殺的故事後,片山等人頓時啞然。時尚書屋
「好殘忍的男人!」晴美首先發言。「我想殺了他!」
「喂,晴美……」
片山不由嘆息。置身瑞士阿爾卑斯的宏偉大自然之中,晴美依然改不了「男人都不是好東西」的口頭禪。時尚書屋
「好傷感的故事。」石津也說出自己的感想。「應該即刻拘捕那男的!」
石津思想單純,換一種說法,就是很有人情味也許是受到晴美的影響之故。時尚書屋
「喵!」福爾摩斯也表示氣憤不平。時尚書屋
「那叫淺井的負心人,結果無法在公司獃下去,辭了職,搬去別的地方」光枝說。「唉,衣子小姐也怪可憐的。」
「那麼,靖子小姐變成孤零零一個人」
「是我也覺得自己有點責任,恰好幾個好朋友談起有個廉價的歐洲旅行團,於是我就硬硬地把小靖拉來」
「不愧是好姑媽!」晴美稀罕地拍馬屁。時尚書屋
「不過,現在遇到你們,我就放心」
片山開始覺得不安。時尚書屋
「為什麼?」
「可不是那孩子還年輕。跟我們幾個老太婆在一起,太可憐啦!畢竟年輕人還是跟年輕人在一起的好,對不對?」
片山望着晴美,確實他也很同情多田靖子的境遇,但是……
「知道」晴美點點頭。「這也算是一種緣份吧!靖子小姐交給我們吧!」
「聽你這麼說,我也很高興。」
片山希望更正光枝的台詞,把「我也」改成「我」。因為片山覺得一點也不高興!
「我的朋友來啦……那麼,待會見。一起下山去吧!還有酒店的事沒弄妥呢!」
「等靖子小姐回來,我們再碰頭吧!」晴美對光枝說。時尚書屋
光枝走開後,片山嘆一口氣。時尚書屋
「唉!怎咱們不如就此回日本算」
「那是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說不定那個多田靖子還想到處觀光的呀!」
「你怎知道?」

「剛纔她說的。她說還想去巴黎、倫敦、羅馬轉一圈。」
「幾時說的?哥哥,你早就認識她」
「不……」片山暗呼不妙。時尚書屋
「從實招來!你在什麼地方勾引過她?」
「尊重一點好不好?我沒有勾引她,只是拉地上來罷了!」
「不要顧左右而言他!」這個時候的晴美,就跟審問兇犯的刑警一般凶悍。「你想隱瞞我好,我會直接問她!」
「好啦好啦!」
片山只好服輸,把在冰室時接受她的糖壓頭暈,以及在她的攙扶下步行的事說出來。時尚書屋
「笨蛋!你向女孩要糖吃?」
「人在不舒服的時候互相幫助是天經地義的事。」
「雖然如此……作為你的妹妹,我卻覺得羞恥你說是不是?石津!」
「我……」
這是石津感到為難的時刻。假如過份得罪片山,恐怕片山會禁止他和晴美來往。時尚書屋
「我……不是片山兄的妹妹,沒有意見。」石津苦巴巴地說。時尚書屋
「總之,為何讓她跟我們走在一塊?」片山問。時尚書屋
「對她而言,這次旅行是為了使她從悲哀中重新站起來。巴黎或是羅馬不是問題,需要的是如何製造契機,使她堅強起來!」晴美振振有詞地說。時尚書屋
「這種事你從何得悉?」
「因為我是女人!」
對於“不是女人“的片山而言,再也無話可說。時尚書屋
況且,縱使這邊廂願意帶她同行,那邊廂也不一定答應。於是片山不再表示意見。時尚書屋
「怎地吵吵閙閙的。」晴美說。時尚書屋
話沒說完,一群日本遊客湧進咖啡座來。好像是新婚夫婦團,大概是二十人左右。時尚書屋
「蜜月旅行團呢!」晴美瞪大眼睛。「有我們在不太好似的,出去吧!」
地方很小,位子不夠。總不能若無其事地霸佔座位。時尚書屋
「可是那位小姐……」
「我們在門口等她好」晴美說。時尚書屋
片山可不太願意。一方面是襯衫弄髒了,二方面是外套一隻袖子沒有了,無法穿著走路。這樣的裝束卻是太寒冷
然而那是別人的蜜月。故意壞心眼為難不離開的事,片山做不出來。時尚書屋
晴美扶住一名轉來轉去找不到位子的女性。時尚書屋
「這裡有空座。」
「對不起!」
對方活潑地回答。看來是個年輕的新娘子,頂多二十歲,也許只有十九歲。身材嬌小玲瓏,然而充滿活潑的朝氣,聯蹦跳跳的顯得更加年輕。時尚書屋
「勇治!他們讓位子給我們了!」女孩子說。時尚書屋
“那真過意不去。——
男人微笑着行禮致謝。女的有點撒嬌的樣子,男的看樣子年紀比女的大許多。時尚書屋
因為蜜月的關係,當然會撒嬌的了……
片山在晴美的催促下,無可奈何地站起來。時尚書屋
出到店外,但見晴美走近光枝所在的桌子侃侃而談。時尚書屋
「真是好事者!」片山自言自語。「同情歸同情,怎能帶一個素昧平生的人一塊兒旅行?你說是不是?」
片山想看一看福爾摩斯,不料發現那個「素昧平生」的多田靖子站在眼前。時尚書屋
「嗨!你好。怎冷不冷?」片山慌忙解釋。「不,我不是講你。恰好其他團體湧進來,我在說他們……」
片山愈描愈黑。可是多田靖子似乎完全沒聽見片山的解釋。她的表情十分僵硬,眼睛望向片山他們剛纔坐的位子方向。時尚書屋
「是否忘了拿什麼東西?」片山問。時尚書屋
「對不起……你說了什麼?」
「沒什麼……」
「阿姨在哪兒?」
「那邊……晴美正在跟她聊天。」
「我知道」
靖子逕自走向兒島光枝等人的桌子。時尚書屋
除了晴美,還有兩名跟光枝同輩的婦人在一起。看來靖子跟着她們,確實無甚情趣可言。時尚書屋
片山聳聳肩。到了這種田地,只好走着瞧啦!
「下山的感覺跟上山大不相同!」片山說。時尚書屋
「因為是下山的關係!」晴美冷冷地答。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