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6 頁


從翁格花拉峰下山的列車,在長長的隧道內慢吞吞地往下移動。這是一條挖空艾格峰Eiger的岩石造成的鐵道。想到工程所需之時間和勞力之浩大,更叫片山啞然無語。「我說過,在列車
作者:待考 / 頁數:(6 / 35)

從翁格花拉峰下山的列車,在長長的隧道內慢吞吞地往下移動。時尚書屋

這是一條挖空艾格峰Eiger的岩石造成的鐵道。時尚書屋
想到工程所需之時間和勞力之浩大,更叫片山啞然無語。時尚書屋
「我說過,在列車裡要保持安靜!」晴美說。時尚書屋
「喔!說的也是!」
「不行。你缺少觀察力!」說完,晴美打個哈欠。時尚書屋
「那傢伙氧氣不夠呢!」石津說。時尚書屋
確實,由於空氣稀薄,大家都昏昏欲睡。車廂內出奇的安靜,就是這個緣故。時尚書屋
上山的列車相當嘈閙,但在山上耗一陣子後,大家都有缺氧現象。時尚書屋
片山的身體已經適應了,什麼事也沒有,不少人卻在哈哈喘氣。時尚書屋
尤其是度蜜月的新婚團,大部分男的都臉青唇白。時尚書屋
「你看那邊那個人,整個人都癱瘓」晴美說。時尚書屋
「哪個?」
片山偷窺一下。不錯。看來相當嚴重,臉都綠
「那兩個不是剛纔坐我們位子的」片山說。時尚書屋
「對呀。畢竟年齡不同,做丈夫的累垮了!」
在蜜月期間,男的多少想逞強,在空氣稀薄的地方也跑來跑去,落得這種慘敗的光景。時尚書屋
「哎呀呀!完全垮了!」晴美說。時尚書屋
那男的啪一聲伏倒在年輕太太的大腿上哈哈喘氣。時尚書屋
「勇治……你沒事吧?」
做太太的也許年輕的緣故,臉色絲毫不變。時尚書屋
「好可憐。請他吃一片巧克力好了!」晴美又發揮她好管閒事的一面。時尚書屋
「可是,像他那樣子,巧克力也無濟於事呀!」
「總比什麼也不做的好……咦!靖子小姐。」
片山順勢一看,但見靖子從甬道走過來。時尚書屋
「她不是跟我姑媽她們一夥」
「是剛纔她說一塊兒下山的……」
片山等人坐在車廂的後面,靖子好像沒發現他們。時尚書屋
多田靖子滿懷心事的表情,令片山十分介意。時尚書屋
啪一聲,坐在晴美旁邊的福爾摩斯跳到地面。時尚書屋
這部登山列車的車廂造成斜形,裡面的座位是階梯式的。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穿過階梯狀的甬道,在靖子面前停下來,「喵」了一聲。時尚書屋
靖子大吃一驚,抬眼望見福爾摩斯,然後看到片山和晴美。時尚書屋
「喵!」福爾摩斯再叫一聲,叫法有奇妙的含意。時尚書屋
「它想表示什麼。」晴美低語。時尚書屋
「唔……普通打招呼罷」片山站起來喊多田靖子。「嗨!一塊坐」
靖子突然放鬆肩膀,走下甬道,向他們行禮。時尚書屋
「請坐。」晴美移開行李,騰出空位。時尚書屋
「對不起……」靖子在硬木椅上坐下來。時尚書屋
「怎麼啦?你好像有心事?」晴美撫摸福爾摩斯的頭。然後對靖子說:「你也好像滿懷心事似的。」
「嗯。」
「不必勉強自己,假如不想說出來的話。」
靖子沉默一會,終於慢慢搖搖頭。時尚書屋
「我想還是說出來比較好。」
「什麼事」
「我……差一點殺人!」
片山和晴美面面相覷。時尚書屋
附帶說明,石津已經呼呼入睡這點與空氣稀薄沒有直接關連。時尚書屋
「你說……殺人?」
「嗯。那邊不是有個臉青青入睡的人麼?」
「你說那對新婚夫婦?」
「是的。他的頭枕在女人的腿上嗯……」
「那個人怎麼啦?」
「就是他——淺井勇治。他就是始亂終棄、逼死我姐姐的男人!」靖子說。時尚書屋
3
人生何處不相逢。時尚書屋
只要循着相同的路線,參觀相同的名勝地,總有碰面的時候。時尚書屋
現在,片山一行人又遇到同一批日本遊客對方或許也是這樣想:人生何處不相逢嗯……
尤其是到了土產店,到處都是日本人。日本人狂歡狂買紀念品,因此店家也用日語貼出「謝謝光顧」、「歡迎光臨」之類的標語。時尚書屋
「有點奇怪。」晴美說。「如果用‘Dankeschon」謝謝的話,大家都懂嘛!”
「我也懂!」石津沾沾自喜地說。時尚書屋
據說石津讀大學時修過德語,可是他只記得一句「謝謝」的話,實在沒什麼值得自豪!
「哥哥,要不要買點紀念品?馬上就要回日本啦。」
「嗯……正在遲疑着!大家都在忙,而我四處遊覽,還帶紀念品回去示威的話……」
「話是這麼說,可是大家都知道你出來旅行了,假如空手回去的話,反而更不應該啦!」
「說的也是。」
「況且,稍後栗原先生也會過來這裡跟我們會合,他知道我們不光是遊山玩水那麼簡單的嘛!」
不光沒有遊山玩水。所到之處頻頻捲入兇殺案。遭遇諸多不幸!早知如此,不如留在日本更好過了!
不過,德國的浪漫街頭、維也納的教堂以及瑞士的阿爾卑斯山,並不是一年到頭有機會參觀的場所,說起來也算不枉此行了——片山認真地想。時尚書屋
「好吧!那就買點什麼回去吧!」
「我也為目黑警署的同事買點比較好吧!買什麼好」
石津露出非常凝重的表情思考。時尚書屋
「應該的。不過,你有什麼苦惱」晴美問。時尚書屋
「不……只是,我已經沒剩多少錢了!」
晴美禁不住笑起來。時尚書屋
「沒關係。我來替你墊一些吧!」
「真的?」石津頓時如釋重負。「太好了!我有救了!」
「太誇張啦!」
「不,真的。假如把錢花光了,我擔心回到日本以後沒錢吃飯呢!」
「有情的話,你不吃也可以啦!」片山調侃地說。時尚書屋
「哥哥,你聽那個聲音……」
「哦?好像是她!」
日本遊客雖多,可是那個刺破其他聲音傳到耳際的,肯定是兒島光枝的聲音。時尚書屋
「這個不錯!喂!等一等,我要這個嘛!」
從翁格花拉峰的登山列車下來後,來到阿爾卑斯登山根據地格林德瓦Grindelwald的人很多。晴美暗忖,如果在這裡遇到多田靖子,就要決定怎麼辦
可是抵達之後,每個人都不約而同地走進土產店選購紀念品去畢竟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時尚書屋
「喵!」
最痛苦的是福爾摩斯由於店內人潮洶湧,搞不好被踩個稀爛.死無全屍!
「嗨!阿義!」光枝也發現片山「我們又見面啦!」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