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7 頁


「是啊……」「你買了什麼?我想為孩子買這個!」光枝搖動的紀念品發出噹啷噹啷聲,原來是掛在牛頸上的牛鈴。當然只是紀念用的玩具,可是聲音清脆,十分悅耳。「我想買五六個回去。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5)

「是啊……」

「你買了什麼?我想為孩子買這個!」
光枝搖動的紀念品發出噹啷噹啷聲,原來是掛在牛頸上的牛鈴。當然只是紀念用的玩具,可是聲音清脆,十分悅耳。時尚書屋
「我想買五六個回去。」
「買那麼多?」
「可以送人呀!如果有多就掛在死鬼老公的脖子上!」
光枝說話的語氣並非開玩笑,聽了叫人毛骨悚然。時尚書屋
「姑媽。」晴美說。「靖子小姐」
「我們一道來的,她說店內擁擠,出去外面——唉!她沒心情買什麼紀念品啦!」
看樣子,靖子並沒有把在翁格花拉峰遇見淺井勇治的事告訴光枝。時尚書屋
「對了!晴美呀,能不能拜託你們照顧她?她畢竟不想跟我們一塊兒走!」
「假如靖子小姐願意,我無所謂。」晴美說。「那麼,今晚請她來我們的酒店如何?」
「那就最好不過了,我的朋友也可以來」
「當然。一道吃飯好了!」
想到以後的情形,片山頓時覺得胃痛……
片山托晴美為他選購送給搜查一科的紀念品,然後逃也似的出到店外。時尚書屋
嗚呼!想不到來了瑞士,竟然如此累人!
對了,光枝說多田靖子在店外等候。時尚書屋
見到一個面善的臉孔,不是多田靖子,而是……
「喵!」
福爾摩斯?不,福爾摩斯當然「面善」因為獃在店裡有被人「踐踏」之虞,所以跟着片山走了出來。時尚書屋
片山見到的是跟淺井勇治在一起的年輕女子——即是淺一井勇治的新婚妻子。時尚書屋
看來,小夫妻倆也到格林德瓦來也許投宿不同的酒店,然而這是一個小市鎮,隨處遇見井不稀奇。時尚書屋
年輕女子跟片山的視線相遇時,也呀了一聲。時尚書屋
「咦!剛纔不是在翁格花拉山上見過你」她發出和藹可親的聲音。時尚書屋
「是是的。」片山不自然地移開視線。「你的記性很好。」
「那只貓提醒我的。帶著三色貓旅行的人很少見!」
她說的可能是真的。時尚書屋

「原來這樣。你先生他好像不太舒服似的。」
「哦!你也同坐一部下山的列車我倒沒留意到。不過,他的臉色的確很難看……我以為他死定」
女人做夢也沒想到,她丈夫真的差點被殺吧!
「已經沒事啦?」
「嗯。不過還是有點疲倦,在酒店的房間睡覺——對了,我叫淺井實穗。」
「我叫片山……」
「片山先生?你也是來度蜜月的」
「不,我跟妹妹一起來。」
「哦!是她在土產店裡」
「嗯。我托妹妹買東西,自己跑出來。」
「那麼我也進去看一看好蜜月雖然好玩,但是必須為許多人買紀念品,相當不容易!」
「我還沒有度蜜月的經驗。」
「哦?你是單身漢?不過看起來非常穩重」
這句話好像不太值得高興。時尚書屋
驀地,片山的視線落在多田靖子身上。時尚書屋
她是幾時站在哪兒的出來時的確沒見到她。現在,她正百無聊賴地瀏覽土產店的櫥窗。時尚書屋
片山發現靖子並沒有轉移視線,可是注意力卻集中在自己和實穗方面。時尚書屋
「買什麼紀念品好你買了什麼?」淺井實穗坦然地叫。時尚書屋
「呃……買的不是貴重的東西……」
「喵!」福爾摩斯高叫一聲。時尚書屋
實穗露出愕然的表情,望着片山的背後。時尚書屋
片山回頭一看。有個男人站在十分靠近的地方。近得令他吃驚。正確地說,那人似乎準備出手毆打片山的樣子。時尚書屋
只是恰好福爾摩斯尖叫。淺井實穗發現那人才停止行動而已。時尚書屋
「忠井先生!」實穗一臉不能置信的表情。「為什麼……你會來瑞士?」
那叫忠井的男人緩緩鬆開緊握的拳頭。片山鬆一口氣。時尚書屋
萬一被他冷不防地出手一擊,那可不得
忠井比片山矮一些,跟高瘦型的片山一比,對方的體格看起來魁梧得多。時尚書屋
而且他比較年輕,頂多二十五六歲。也許正式受過體育訓練吧!那身體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鍛鍊出來的。時尚書屋
對方有一副嚴肅的臉孔,跟他的體型十分相稱。然而那張繃緊的臉卻毫不客氣地斜睨着片山。時尚書屋
「忠井先生,你好。」片山露出痙攣般的笑容。「我是……」
「我知道你是誰!」那叫忠井的男人粗暴地推開片山,走到實穗面前。「你太殘忍了!」
實穗彷彿從驚詫中醒覺過來。時尚書屋
「我知道。我想我對不起你。可是,已成定局了,實在沒法子呀!請你諒解我!」
「你說分手就分手」忠井似乎相當激動的樣子。「訂了婚,發了婚宴的請柬,卻在婚禮前一個星期突然取消婚事!世上有這麼荒謬的事」
片山嚇了一跳。不僅是淺井勇治,連他的妻子實穗也是半途取消「婚禮」的人。時尚書屋
物以類聚,的確是天生一對。時尚書屋
「忠井——你是追蹤我到這裡來的」
「我知道你們來這裡度蜜月,但不知道詳細行程。所以我在這個市鎮一直等候。我想你們一定會經過這裡的。」
實穗緩緩地搖搖頭。時尚書屋
「為什麼……這樣做又於事何補」
「這是你理屈。」忠井的臉歪曲了一下,也許是想笑一笑。「我有我的道理。這是當然的權利!」
這個嚴肅的男人提出「權利」的字眼,令人有怪異的感覺。時尚書屋
「好吧!」實穗的臉也僵「那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你是不是跟那個女人在一起?」

忠井臉上的表情消失

「我跟誰在一起,你管得着」
那個被情人背叛的男人突然變成一個黑道的小流氓。時尚書屋
「總之,被我找到,你再也逃不掉啦!」
「你想要什麼?要錢的話,我可以給你。不過現在手頭上沒有……」
「這件事以後再說。」忠井抖抖肩膀。「後會有期。打攪啦!」然後轉向片山。時尚書屋
「起碼讓你們留下美好的回憶!」
說完,那人大踏步走開
片山終於明白過來。時尚書屋
「看來,他以為我是你的丈夫。」
「對不起,……讓你看到醜陋的一幕。」實穗深深嘆息。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