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第 8 頁


「不過。他追你追到瑞士來,也真了不起。」「他就是那種人。我知道他的為人後,這才取消婚約的。」實穗振奮精神,露出笑臉。「我們住在『雷珍娜酒店』,有空請來坐坐。」「雷珍娜酒
作者:待考 / 頁數:(8 / 35)

「不過。他追你追到瑞士來,也真了不起。」

「他就是那種人。我知道他的為人後,這才取消婚約的。」實穗振奮精神,露出笑臉。「我們住在『雷珍娜酒店』,有空請來坐坐。」
「雷珍娜酒店?我們好像也住那兒。」
經過一段旅程後,片山已養成一種習慣,一到目的地,首先記住酒店名稱。不然他怕迷了路回不了酒店,露宿街頭就慘了!
「是……」
「那麼,到時見。」
實穗走進土產店去從店裡走出來的是兩手空空的晴美,以及大包小包的石津……
「哥哥,剛纔進去的是不是……」
「對。她叫淺井實穗。」
「你和她交談過」
「嗯。我們好像住同一間酒店。」
「嗬!」晴美的眼睛發亮「愈來愈有趣啦!」
「我還被人誤會是她的丈夫呢!」
「什麼?」晴美睜大眼睛。時尚書屋
「她所拋棄的男人誤會我。」
晴美不明所以,瞪大眼睛。時尚書屋
「這是什麼故事?」
「故事太長了,不說也罷!」
見到晴美雙眼發光,片山不由嘆息。晴美唯恐天下不亂似的……但願什麼也不發生。我想活着回去日本!
望望福爾摩斯,他在優哉游哉地用後肢搔耳朵……
「好極團裡增加年輕小姐的確是好事。」
餐桌上,一個興緻勃勃的人是從瑞士到日本之間做片山等人的旅行社導遊松本。時尚書屋
「葡萄酒沒問題吧!一杯如何?來到歐洲連酒也不喝,真不明白是為何而來的!」
松本性情開朗,看來不僅是職業的關係,乃是生來性格如此。有點胖子的味道,臉圓圓,眼鏡也圓圓……整體來說,給人「圓」的印象。時尚書屋
「不夠細心的人,不能做這份工作。」松本說。「還要有健康的胃。為了消除精神壓力,我不停地吃,所以愈來愈胖」
聽他的口氣,好像在為他的肥胖找正當的理由,拚命提出自己的主張。時尚書屋

「謝謝……」
多田靖子也喝了一點酒,臉頰紅艷艷的煞是好看。時尚書屋
也許提早來酒店餐廳的緣故,這裡並不擁擠。時尚書屋
片山和晴美經過商量,決定提前預約晚餐。主要是擔心靖子和淺井勇治夫婦碰見了引起尷尬。時尚書屋
因為晚飯時間提早,兒島光枝等人反而不來,多多少少解除了片山內心的不安。時尚書屋
「明天是去馬特漢峰。」松本說。時尚書屋
他因為喝酒而臉色漲紅。片山當然堅持不能喝,所以臉色不變。時尚書屋
「食物方面,德國和奧地利比較理想。」晴美說。「這裡的麵包有點怪昧道!」
「瑞士為了國防,麵粉是幾年前儲蓄下來的。」松本說。時尚書屋
「這點我也曾在什麼地方讀到」靖子說。「所以先用舊麵粉,難怪麵包做得不好吃!」
「不愧是瑞士!」晴美點點頭。時尚書屋
「上山的路途中到處可見碉堡,有些地方,汽車道直得嚇人。因為半路轉彎處有個空軍基地,緊急時那條汽車道可利用來做跑道哩!」
松本年輕時住過德國和瑞士,十分熟悉地形,德語也很流利。不然他也不會當導遊
「馬特漢峰?」靖子嘆息。「我在記錄片上看過。山峰很小,可是山形十分美麗。」
「明天若是天睛就好」松本說。「有我在,包准天晴——來,再來一杯!」
「我已經醉了!」靖子一邊嬌笑着,一邊在玻璃杯裡斟酒,斟到半滿就一口氣喝掉。時尚書屋
——好現象。片山和晴美相視而笑。時尚書屋
另一方面,石津也在席上。但他沒有加入對話,皆因忙着吃個不停。時尚書屋
盤子裡的食物吃光以後,他才舒一口氣問:「剛纔是不是談起麵包的故事?」
「再跟你談麵包的話,我們就反常」片山苦笑。時尚書屋
順帶一提,福爾摩斯也在桌子底下默默用餐。時尚書屋
飯後,喝着咖啡時,靖子對晴美說。時尚書屋
「晴美小姐,我跟着你們走,真的不要緊」
「當然啦。假如我們覺得不便,就不會邀請你加入放心好啦!」晴美笑眯眯地說。「不過,這樣你就不能去其他國家遊覽啦……你還年輕,將來隨時可以來。」
「怎能隨時想來就來」靖子笑
「咦!片山先生!」
聽到有人喊自己,片山意外地抬起頭來。時尚書屋
是淺井實穗,而且這次不是她一個人。時尚書屋
「他是我先生。這位是我說過的那位片山先生。」
實穗如此介紹。時尚書屋
「幸會幸會。我叫淺井。在山上露出的辛苦樣子被你看到,真不好意思!」
淺井似乎已經完全恢復精神他的臉跟隨着聲音回頭的靖子打個照面,又因此變得蒼白。時尚書屋
「我們的位子在那邊。」實穗沒有留意淺井的表情變化,催促他。時尚書屋
「好。那麼失陪了!」
淺井幾經辛苦才擠出笑臉,到稍遠離的桌子就座。當然,他背向片山等人的桌子而坐。時尚書屋
靖子聳聳肩說:「幸好已經吃過」
片山想,在山上時,靖子畢竟看到他和淺井實穗談話的情形。否則她一定會覺得奇怪,為何片山認識淺井實穗。時尚書屋
「喝完咖啡,出去走走好」松本說。「明天可能要提早出門。早晨散步也不壞呀!」
「我想在這裡多留一會。」靖子說。時尚書屋
「我陪你。」晴美立刻附和。時尚書屋
過了沒多久,又有一對男女走進餐廳。時尚書屋
男的就是剛纔見過的忠井安夫,跟他走在一起的是個比忠井年紀大的女人,多半有三十二三歲的光景。時尚書屋
瘦削型的女人,予人神經過敏的感覺。時尚書屋
晴美飛快地瞥片山一眼,片山在桌布上用手指寫了「忠井」給她看。不用說,晴美的眼睛更加閃亮
可是,那個女人是誰片山記起,實穗曾對忠井質問:「你跟那個女人在一起吧!」
她就是「那個女人」從年齡來看,她和忠夫既不像母子,也不像情侶。時尚書屋
忠井和那女人在淺井實穗正對面的桌子就位。實穗正在着菜牌,無意地瞥見忠井二人,連片山也看出,她顯然大吃一驚。時尚書屋
淺井正在用心閲讀菜牌,沒留意到妻子的表情變化。時尚書屋

——何等複雜的光景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