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靈列車》 第 1 頁


幽靈列車第1章「沒錯,的確是八個人。那天最早的一班車只有八名乘客。因為沒有其他站員,我親自剪票,所以我記得很清楚。開車時間是六點十五分,差不多在開車前十分鐘還看到他們。
作者:待考 / 頁數:(1 / 13)



幽靈列車

第1章

「沒錯,的確是八個人。那天最早的一班車只有八名乘客。因為沒有其他站員,我親自剪票,所以我記得很清楚。開車時間是六點十五分,差不多在開車前十分鐘還看到他們。時尚書屋
是的,他們全部都上了車。因為車子好像隨時就要開動,他們就進去了。沒有,沒有上車之後又下車的。我可以保證。時尚書屋
因為從剪票處可以看到火車及整個月台。──會不會從車子的另一側下車,是嗎?若有人從另一側下車的話,車子一開走,應該會看到的,你想不看到都不可能呢!所以說沒有人下車。而且,我還看到他們都坐了下來。──是的,照時刻表上的時間開動的,剛剛好是六點十五分。時尚書屋
我的手錶準嗎?那天早上正巧對過收音機六點的報時。」這是岩湯谷車站站長大谷徹三所說的證言。時尚書屋

車掌森信雄的證言是──

「是的,乘客的確有八位,我可以確定這個數目。因為在火車尚未開動前,我在月台上溜躂了一會兒,確實看到乘客們在車內。──車子照着時刻表上的時間發動,也照着時刻表規定的時間六點二十五分到達下一個車站大湯谷車站。中途我沒有走出車掌室。時尚書屋
是的,跟往常一樣,在行駛期間沒有發現不尋常的事。──沒有,車子沒有停過,在到達大湯谷車站前,除了在過鐵橋及拐彎的地方稍微會減緩速度之外,都是照往常的速度。──從車掌室的窗子當然可以看到外面,所以就沒有特別注意外面的狀況。」

技術師關谷一的證言──

「我也有看到乘客上車的情形,從駕駛處的窗戶探出頭看的。不過沒有算人數。是的,六點十五分發動火車的,以後就跟往常的程序一樣。車子當然沒有停下來過。時尚書屋
──是嗎?車子並沒有那麼快,往常的速度是四十公里。在拐彎地方也差不多是這樣的速度。四十公里好像沒什麼,可是若從車子跳下來,若只是受輕傷算他命大。我啊!曾經從時速二十公里左右的貨車跳下來扭到腳呢!──是的,在駕駛時沒有異常的事發生。」
大湯谷站站長田口良介的證言卻迥然不同──
「那天早上,我這邊的車站連一位乘客都沒有。所以,我站在月台上等早班車來。車子是照時間抵達的。可是,我看火車窗上都沒有人影,就對車掌森先生說:『今天空空的嗎?』森先生卻回答說:『不,有乘客。時尚書屋

』『連一個人也沒有呀!』『不對啊!』森先生說著說著下來到月台上。我指着事廂說:『你看,不是空的嗎?』森先生不解地說:『奇怪了,明明有人上車的。』因此我們二人就進車廂內。──是的,有人坐過的痕跡。時尚書屋
行李都放在網架上。報紙折好放在座位上,在窗邊有打開過的罐裝啤酒。可是最重要的,是乘客連影子都沒看到。我和森先生正窮思不解時,技術師關谷先生也來了。時尚書屋
三個人找遍了火車的每個角落,就是沒發現乘客的影子。我就對森先生說:『會不會記錯了?說不定乘客們突然想到有急事而臨時下車了呢』森先生卻堅持說那是不可能的。因此覺得定發生了事情,才來報警的。──是的,到底怎麼一回事完全沒有頭緒。時尚書屋

乘客八個人全都消失了……」

第2章

我叫做宇野喬一,調到刑事警察局搜查一課已有四年了,再過幾個月就四十歲了。三年前妻子因為交通事故逝世了,沒有小孩子,所以搬到一間一百七十呎大的警察宿舍,一個人生活着。時尚書屋
我自己沒有什麼好說的。在中學時,成績單上的評語是「乖巧不顯眼」,這是地理老師龜田老師給我的評語。而這個評語依然可以應用到現在的我。這是有事實根據的,一趕到現場調查,年輕刑警常常對我說:「啊!組長您真悠閒。時尚書屋
已經看過了嗎?沒有發現什麼吧!」不胖不瘦不高不矮,除了眼神稍微鋭利之外,不顯眼的相貌對幹刑警這種工作來說,說不定是有好處的。可是,那到底只限于相貌的話題而已。時尚書屋
木間課長有一句口頭禪──天賦的才能對刑警是沒有用處的。可是至少也需要走路的才能,以及在短短幾天內能將龐大的資料從頭到尾看一遍的耐力。我的相貌不是怎麼樣,可是倒有上述這二項才能。因此我常常在忍受這二項才能不怎麼樣的同事所帶來的煩惱。時尚書屋
「請給我假期。」雖然這只是一句簡單的話,但有時候卻很難向上司開口。本間課長就是最好的例子。因為他自己都不休假,假日也都上班,蜻蜓點水似地出差也是不在乎地將它做好,因此當他的部下可說是與不幸結了緣。時尚書屋
在本間課長手上已幹了十年的我,那天早上站在課長桌子面前,也只出了一聲!我……──就說不下去了,要接下去的話像是鯁在喉嚨裡吐不出來似的。時尚書屋
「嗯!是宇野啊!有事嗎?」
「是的,我想……」
「正好我有點話有跟你說,先坐下來吧!」
當我坐在斑駁的椅子上時,心想!這下子大概又泡湯了。又有什麼新的案件是派給我的樣子。「什麼?!休假!這是說夢話的時刻嗎?!」大概會來這這麼一棒喝吧!我還是應該直截了當地說出來才對。時尚書屋
「我找你是……」
我坐一下,木間課長就開始說話了,當他用那粗糙的手撫摸他那和工人沒兩樣的黝黑的臉後,說:「不,還是先聽聽你的事吧!」
這是個機會,我站起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道:
「事實上,我想請三天假。」
一口氣說完之後,「呼」地一聲吐出氣。──喘這一口氣對我來說,可以說是救心丸。時尚書屋
總覺得有一會兒時間,本間課長像是以欣賞着奇禽異獸的眼光看著我,嗤嗤地笑出聲音。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