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靈列車》 第 2 頁


「真是湊巧!」課長誇張地揮着手,「事實上,我正想說要你休假,你覺得怎麼樣呢?」七歲的時候,心愛的小貓被車輾死之後,我就變成無神論者,可是在這時候,我卻相信有耶穌基督、釋迦牟
作者:待考 / 頁數:(2 / 13)

「真是湊巧!」

課長誇張地揮着手,「事實上,我正想說要你休假,你覺得怎麼樣呢?」
七歲的時候,心愛的小貓被車輾死之後,我就變成無神論者,可是在這時候,我卻相信有耶穌基督、釋迦牟尼的存在。時尚書屋
「不要說三天,你覺得十天如何?連接了幾件案子,你大概也累了吧!」
當木間課長這麼說時,我稍微有點不安了。總而言之,這會不會是辭職警告?意思是說:你已經被開除了!
「不,並不想休息那麼久……」我戰戰兢兢地說著。時尚書屋
「不要這麼說,即使去溫泉休假也會洗掉性命的呀!知道好溫泉吧!在山裡,相當地安靜,人民也很樸實。保證你是一去準會消除疲勞的」
香煙的煙冉冉升起,「是岩湯谷溫泉。」
我緩緩地坐回橋子。而且在心裡咒罵課長,咒罵神及相信神的自己。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想要我做什麼?」
「不要這麼火大嘛!從來沒有發生過的無人列車事件被大眾傳播渲染成「幽靈列車」,你不會對它沒有興趣吧?!」
「那樣被渲染是意料中的事,可是那並不是我們警局的轄區呀!」
「知道,我當然清楚。──事實上,那邊的局長是我小時候的玩伴,是在一起偷附近人家院子裡柿子的好朋友。頭腦雖然簡單了一點,卻是很認真的好傢伙,他向我求救。」
「怎不向縣警局求救呢?」
「如果可以的話,不太想藉用縣警的力量。他的心情你大概也能瞭解吧!」

「沒錯,我是瞭解。可是……。」
「而且,你是以私人名義去的。換句話說,只是一位去溫泉區做溫泉療養的客人而已。不是以刑事警察局的名義去的。……你覺得如何?請你務必要接受,就當作是幫我的忙,好嗎?」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迅速地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真是豈有此理!把我看成什麼?我可不是你的秘書呀!管你是童年的朋友還是偷柿子的夥伴!為了鄉下的警局,為什麼非派我去調查不可?還說十天的假期?!比起那樣子的十天,還不如三天的自由活動。我最討厭鄉下了。在新宿附近溜躂就能得到充份的休息。知道了吧!我拒絶接下這件案件。時尚書屋
很抱歉!礙難遵命!」
這只不過是在內心裡的大演說。實際上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後,嘆了一聲說:
「那邊分局長的名字是……?」
「武藤浩平,我已經跟他說你要去了。很抱歉,你明天早點出發,詳情細節待會兒給你。」
本間課長是說了聲對不起,其實並沒有對不起的含意。他一說完這些話,就快速地翻閲別的檔案了。時尚書屋
我慢慢地從椅子上起身,想回到自己的辦公桌時,突然想到漏問了重要的事情。時尚書屋
「那個……」
「什麼?」
「旅費及住宿費是不是包括在內?」
「啊,當然幫你出。不過,別的案件可不是這樣喔!」
「謝謝!」
說完這句後,才想到我為什麼要道謝呢?接下來之後的時間,我都在亂髮脾氣。時尚書屋
可是不管如何,不知內情的同事們卻拋來羡慕的眼光,我十天的假期就這樣開始了。時尚書屋
第3章

坐在慢車硬幫幫的座位上,給我的感覺是像已習慣敗兵下場時,那種蹣跚、寸步難行的心情。睡也睡不着,機械性地翻着已經讀膩的雜誌也有三個小時了,好不容易等到廣播員送來「下一站是大湯谷車站!大湯谷車站到了」之時,已經近四點了。時尚書屋
我下車的地點是再下一站的岩湯谷車站!這車綫的終點。那「無人列車」又叫做「幽靈列車」,就是從岩湯谷車站出發,到這大湯谷車站時發現乘客消失了,而我現在是走反方向的路線,從大湯谷車站到岩湯谷車站。時尚書屋
大湯谷車站是只有月台、剪票口的地方,毫無特殊的鄉下車站。有棟像車站的建築物,不,倒不如說是小屋來得合適。站在月台上矮胖、紅臉的人大概是站長田口良介吧!說不定往後有必要找他談話,我把他那紅臉記了下來。時尚書屋
這班車的乘客大約只坐滿三分之一,卻全在這一站下車了,只剩下我及一位年輕女子。車子往終點站岩湯谷站開動了。我將身子靠在窗邊,注視外面的景色。時尚書屋
「現代的神把他們藏起來嗎?」「幽靈列車之謎」「乘客去了四次元世界?」──這二星期來,出現在報紙、雜誌封面上的名標題不下數十個。八位乘客從正在行駛的火車上突然消失的消息,如閃電般快速地傳遍了日本每個角落。各式各樣的推理、猜測也紛紛出籠,各小說雜誌上也開始連載所謂「小說.幽靈列車」這樣的文章。也有奇怪的宗教團體就這事件加以利用,在銀座街道的正中央傳教,更有自稱做誘拐乘客的宇宙人的代理而要求贖金的事情,真是「一種米養百種人。」
社會上流傳各種猜測,但是實際上的搜查卻一點進展也沒有。有關消失的八名乘客的身份沒有一處可疑的地方,都是極普通的商店主人,而且對於兩位站長、車掌、技術師的證言也找不到可疑之處。這八名乘客到底去哪裡了?又是怎樣消失的呢?時尚書屋
一出大湯谷車站,火車走不到幾十公里就進入重重山巒,車的兩邊都是懸崖,最低的地方也有二十公里,最高有三十五、六公里吧!若全是岩石的話,也許還可以攀登,可是這裡的懸崖是屬於容易滑落的黏土質,且又平坦得像屏風一樣,不太容易攀登。即使巧妙地從行駛中的火車跳下去,也無法躲入山裡隱藏。時尚書屋
即使是這樣的地形,我仍然輪流往左右車窗探望,確定有沒有漏看些什麼。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