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靈列車》 第 3 頁


不久我發現對外面景色有興趣的不只是我一個人,還有一個留在車內的年輕女子,她不像我那樣坐在位子上觀看,而是屢次地在左右座位上換來換去,有時還誇張地探出身子回看懸崖,煞有其事地點着頭呢
作者:待考 / 頁數:(3 / 13)

不久我發現對外面景色有興趣的不只是我一個人,還有一個留在車內的年輕女子,她不像我那樣坐在位子上觀看,而是屢次地在左右座位上換來換去,有時還誇張地探出身子回看懸崖,煞有其事地點着頭呢!大概也是為瞭解開案件的謎題而來的吧!外表看起來像是學生,說不定是雜誌社記者。要小心行事。若讓她知道我是刑事警察局的人,大概會緊跟着我不放吧!

她看起來大約有二十二、三歲,雖然矮矮的卻給人一種輕快的印象。皮膚白嫩,襯着可愛的容貌。身上穿著旅遊用的夾克、一件牛仔褲,這是時下流行的樣式。長髮在後面隨便地綁了一個馬尾,看著這位像鐘擺一樣、適當且忙碌地來往于左右車窗的女子,我突然聯想到在「愛麗絲夢遊仙境」故事中的「我已經遲到了!我已經遲到了!」那只跳來跳去的小白兔。時尚書屋
火車通過一座小鐵橋。我以為這鐵橋之後,懸崖應該中斷了。哪知道鐵橋下面的人工挖通的水路,一個隧道接着一個隧道,就像豐富的水以洶湧澎湃的水勢流去,來勢洶洶。我想這段車程是不可能跳車的,看都來不及了,那有可能來得及跳車。時尚書屋
而且「屏風」是不斷地延伸着。時尚書屋
──這不是一件簡單的案件喔!當火車兩側終於展開時,我不自禁地嘆氣。右手邊斜坡上有幾間農家,左手邊雖然是山,卻有草木繁盛掩蓋着的上坡路,不很陡的坡路。從這地方開始到岩湯谷車站是直線距離,只有五十多公尺。從車站的月台就可以眺望得一清二楚的地方。時尚書屋
若是從這兒跳車的話,岩湯谷車站的站長不可能沒有看到。時尚書屋
火車停下來,我慢慢地將行李從網架上拿下來。同車的兔子女孩就像乘坐東京的國鐵一樣,一停車就輕快地飛出月台去了。時尚書屋
雖然時間還不太晚,山間的黃昏卻已來臨。空氣溫度已下降,冰冷地剌在臉頰上。其他的車廂也像是只剩下四、五個人而已,比起大湯谷,這岩湯谷就顯得有些凋零荒涼了。時尚書屋
最後要走出剪票口,我被白髮蒼蒼的站員,不,該說是站長叫住了。時尚書屋
「很對不起……」
「有什麼事嗎?」
「您是不是從東京警政署刑事警察局來的那一位?」
「啊?!」我驚訝地應道,「嗯……我確實是刑事警察局的人,你為什麼知道我要來呢?」
「果然來了!」看起來就像是老實人的站長,安心地笑了起來,「從局長武藤先生那兒聽來的。我是這兒的站長大谷徹三。」
「……請多指教。」
「那邊可以看到鋼筋水泥的白色建築物就是『蒙蒙莊』。要不要我幫你提行李?反正這裡也沒有事了。」
不用了,反正也只有這麼點行李而已,我這樣地婉拒之後,往「蒙蒙莊」走去。這下可慘了!還說是以個人名義呢?!這麼小的村鎮,看樣子說不定全村的人已經知道我要來。這下很為難了。時尚書屋

木造陳舊旅館林立中,只有「蒙蒙莊」是鋼筋混凝土的建築物,是為了容納團體觀光客而設計的三層飯店式的旅館。因為如此現代的設計,說不定已經沒有「溫泉」那種氣氛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時尚書屋
不論走到哪兒,潮濕空氣中都飄浮着溫泉的味道,連路邊的下水道也有溫泉氣上升,真是道地的溫泉鄉風貌。時尚書屋
一走到「蒙蒙莊」,看似掌柜、長得矮矮的中年男子急忙從旁邊的賬房,不,該說是從櫃檯出來,他自我介紹是這兒的主人兒島公平。時尚書屋
「您是東京的宇野先生吧?已經等您好久了。請您跟我來。」
一說完就招待我往二樓的房間走去。時尚書屋
「視線真好。」
我站在陽台眺望浸潤在暮色中的山巒。時尚書屋
「兒島先生,我到底是以個人名義來玩的,若隨便暴露我的身份,我會很頭痛的!」
「是,我十分地瞭解你的處境。」
「知道就好了,明天或許會向你請教幾個問題。」
「啊!若對案情有幫助的話,怎樣都可以。」
因為消失的八位乘客是這「蒙蒙莊」的客人。時尚書屋
「那麼,請好好休息吧!」
「啊,兒島先生?」
「什麼?」
「現在客人很多嗎?」
「這兩、三天好不容易安靜下來了。前一陣子還客滿呢!」
「並沒有因為那事件的影響而一落千丈嗎?」
「一落千丈?相反地還因為報紙、雜誌的報導都跑到我這間來了呢!」
「賺了一筆吧?」
「沒有啦!」
他笑着說:「不過,倒是為了找幫手傷透了腦筋呢!也沒賺多少啦!」
主人走了之後,我一邊將外套脫掉掛在衣架上,一邊在想這位主人不是省油的燈。外表上很會說話應酬的人,他內心在想什麼是猜測不到的,並不是說他可疑,而是不能將他所說的話全部信以為真。──這是我這個干刑警的直覺。時尚書屋
既然來到溫泉鄉,不去泡溫泉也太可惜。拿了毛巾,問女侍要怎麼走之後,就下樓梯往地下室大浴池走去了。微暗的走廊瀰漫著溫泉霧氣,不太看得見路。我几乎要與從對面走來的年輕男子撞上時,「哎呀!抱歉!」
「啊!對不起……。喲!」
那男子一看到我,「你不是組長宇野先生嗎?」
「沒想到會在這兒碰上你。」
「宇野先生沒錯啊!……警察局終於要出面了,是不是?」
「喂,不要疑神疑鬼的,我是來休假靜養的。」
「休假?那當然也是原因之一啦!啊,正好。說真的,這幾天這裡也沒發生不尋常的事,本想回東京了,沒想到,這麼湊巧!不走了!宇野先生,你說說這件事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