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靈列車》 第 6 頁


「說我們是夫婦是行不通的。那,我當你的侄女好了。」「你在說什麼?」「如此一來,我們兩個在一起就不會讓人覺得怪怪的了。」「為什麼要一起?」「不是要調查這件事嗎?」一副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3)

「說我們是夫婦是行不通的。那,我當你的侄女好了。」

「你在說什麼?」
「如此一來,我們兩個在一起就不會讓人覺得怪怪的了。」
「為什麼要一起?」
「不是要調查這件事嗎?」一副很自然的表情。時尚書屋
「我不要外行人的幫忙。」
「你不是以公家的立場來的吧!那麼,有一個像我這樣的人做伴,不是很好的掩飾嗎?」
「可是……」
「如果怎麼說都不行的話,我就要投書刑事警察局,揭發你昨晚偷看我洗澡的事情。」
我從來沒碰過這麼厚臉皮的女孩子。話雖是這麼說,可是她也有令人無法怨恨的地方,她的任性可說是叫人又生氣又想笑的行為。時尚書屋
如此一來,十分鐘後,我就和永井夕子一起進去那古舊的建築物──岩湯谷警察局。時尚書屋
第5章

「啊!你來了,真好,我已經山窮水盡,束手無策了。」武藤局長招待我們到會客室!門上若是沒貼這個牌子,我還以為是審問嫌犯的房間呢!──當我們坐在陳舊且已磨破的沙發上時,他誇張地伸開兩手說道。時尚書屋
他長得跟本間課長有幾分相似。縐縐巴巴的西裝,歪了的領帶,曬得亮黑的臉,我還以為他們是兄弟呢!不過,如果注意看本間課長的眼神:冷靜、鋭利,給人不是普通人物的感覺。而武藤局長則是畏縮、溫順、柔和的眼神。使我聯想到象的眼睛。時尚書屋
這個差別是否就是刑事警察局課長跟鄉下警察分局長的差別呢?並不是想比較哪一方比較高級,只是覺得各人所表現出來的氣質適合他自己本身的地位罷了!
「這位是……?」
被武藤局長這麼一問。時尚書屋
「啊──……」
我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時尚書屋
「我是他的侄女。」
她微笑地替我說明:「我說可以當他的秘書,硬吵着要他帶我來的。」

或許我還沒有說她是一位相當漂亮的女子吧。我想大概還沒有一個男人當可愛的女子對他微笑時能不為所動的,這位局長也不例外,他趕緊用缺了口的茶杯端出茶來。時尚書屋
局長對我說的仍然只限至今我所知道的。時尚書屋
「真是撲朔迷離的案件!」
最後,局長說:「而且,最頭痛的是那些證人又都是這鎮長值得信賴的人。──站長大谷先生是生長在這裡的人,鎮裡的人都傳說他可能是繼任現今的長尾先生成為鎮長的人。車掌森先生在鐵路局服務很久了,而且他太太在鎮裡也沒有任何不好的風評。技術師關谷先生則是從他父親就在鎮裡鐵路局擔任技術師。時尚書屋
他年輕時候似乎放蕩過一陣子,不過現在有了一位好太太,也認真地做着他的工作。──無法想像他們會捏造謊言。可是若不是謊言,那八個人去了哪裡?又是怎麼消失的呢?」
「那八個人的身份都調查過了?」
「是啊!他們都是批發商人,那邊的警察也儘力調查了他們周遭的人,可是連個蛛絲馬跡都找不到。」
「我懂了。他們來這兒只是想鬆弛筋骨而已?」
「沒錯。而且也只停留一個晚上,隔天就離開了。」
「那麼說,發生這案件的原因不可能在這村鎮上找到囉?本來打算問問兒島先生,他們在旅館時的情形。……如此說來,應該沒有什麼新的資料了?」
「是有一個,可是……」
「是什麼?」
「是小孩子。」
局長面帶難色地,「一位小孩子來說,他曾看到在跑的火車……。可是你知道的,小孩子為了想引起大家的注意,常常會編造謊話的!」
「說來聽聽!」
「好吧!你們坐火車來的時候應該發覺到才對。有一段鐵橋通過溪流的地方吧!那個小男孩,他叫山田健吉,差不多十歲左右。照他所說的,從懸崖到隧道入口處有條路可以爬上爬下的。他喜歡看火車經過的情形,因此時常躲在隧道口旁邊茂盛的樹蔭下,眺望馬上要從自己眼前通過的火車。時尚書屋
而且,有時候火車上的人也會看到他。」
「曾去調查過嗎?」
「當然有啦!確實是可以走上走下。可是很難,對身手敏捷的小孩子來說不算一回事,可是對上了中年的大人,更何況有八個人……。而且,附近的草地或青苔都看過,沒有被踩踏的痕跡。」
「他說有幾個人不太清楚,不過他看到有乘客就是了,但也無法確認臉孔。」
「如果他所說的都是事實的話,到鐵橋之前,乘客都還在車上了。」
「沒錯,可是……」局長嘆了一口氣,「若真是如此,那就更無法理解了。到底那八個人怎麼了?是自己消失的呢?還是被誘拐了?被殺了?還是還活在某一個地方呢?……。你趕快幫我吧!我已經是束手無策了。」
這時候,永井夕子突然插了一句話。時尚書屋
「那個小孩子當時看到火車嗎?」
「是的。」
局長似乎有點慌張失措。時尚書屋
「那火車上沒有什麼異樣吧?!」
「火車上……沒有,他沒有說!」
「是嗎?」
她反常地沉思起來。時尚書屋
「你覺得那小孩子的話可信嗎?」
出了警察局往「蒙蒙莊」走去時,她問我。時尚書屋
「應該可信。」
我馬上回答她。時尚書屋
「為什麼這麼認為呢?」
「小孩子所說的謊話是很荒誕無稽的。比方說,如果他說那八個人像氣球泄氣一樣,從火車跳下去,你會相信嗎?而他只說有人在火車上,我想那不是說謊。」
「原來是這樣噢!不愧是刑警組長!」
「少奉承了,對了,你剛纔在想什麼啊?」
「如果那小孩子沒說謊的話,那我的假設就不成立啦!」一副意氣消沉的表情。時尚書屋
我只有笑着。──外行人的假設是再有趣不過了。每次一發生重大案件,就有很多的「推理」寄到警察局,多得出人意料之外。擔任調查的刑警桌上,堆積了一堆像小山的從外行偵探寄來的「名推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